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3月14日刊登

 

 

 

 

 

许毓德伉俪与老母亲沈曼才老夫人,和六名都已学业有成的子女合摄的全家福玉照。

诏安闻人许毓德11
时刻感念贵人提携

小档案
姓名:许毓德
出生年份:1940年
职业:朋岭中学创办人、旅游社老板、房地产商

受人点滴,必当涌泉以报,许毓德时刻感念在他事业上,社团工作上一路相挺、提携和扶持的贵人,为此他还曾破例主动出面为两名故人之子及一位老同学拉票。

识许毓德的人都会察觉,他经常会选择朋岭路一家星级酒店的咖啡厅约见朋友,并非这家咖啡厅的饮食,与其他大酒店有所不同,也不是他的收费较廉宜,而是酒店的业者郑老板,在过去很支持他的旅行社,所以就算许君已经退休多年,他还是感念旧情而继续“回馈”下去。

主动帮三候选人拉票

“念旧、感恩和知恩图报”,是华人的千年古德,许毓德不仅能领悟其真谛,而且还终身在实践之,他不时勉励后辈:“施人慎勿念,受施慎勿忘”的做人道理。

热衷于社会公益事业的毓德君,甚少涉足政党事务,特别是选举拉票工作,但在此一生中,他却有主动帮过三名候选人拉票,他们是拿督黄国忠、沈耀荣和拿督沈庆辉,前两者都是故人之子,后者则有老同学兼老同乡之谊。

已故马华工商联合会会长丹斯里黄文彬,非但是许毓德所崇敬的杰出华社领袖,更曾是他在社团工作上的导师,当年许毓德就曾在丹斯里黄掌舵下的商会、中中校董会当过理事,也曾和他一起投入筹组华总的工作。

多年的社团工作伙伴,许毓德很崇敬丹斯里黄文彬,并形容他是位具有宏观与辽阔国际视野的领袖,特别是他那度量宽宏,虚怀若谷、豪迈爽朗,乐于广交各方朋友的为人态度,更是许君学习的对象。

临危不乱又能当机立断,固然是丹斯里黄特出的领袖魅力,但让很多人折服者,还是他那一诺千金,讲到就做到的性格,许毓德对丹斯里黄在社团工作上的指导,和商业上的帮助,可谓是点滴在心头,因此当他的长公子拿督黄国忠在国阵的旗帜下,征战古晋国会议席时,毓德君便主动挺身出来为故人之子拉票。

于接下来的另一场国会选战中,人联党派出新雀沈耀荣律师出战古晋国会选区,许毓德再度出来为他拉票,因为他是另一位故人沈添发之子——

沈添发是位知名的诏安属殷商,与许毓德有同乡之谊,而许君在办槟岭中学时,沈老板不但全力相挺,还主动献议把自己与槟岭中学结邻的空地割让给许君,当时他很慷慨豪迈要许君自己开价,而且手头有多少就先还多少钱款,其余的则慢慢才摊还。

刚刚才创业的许君,因为资金有限,婉拒了沈老的好意,但尽管买卖不成,许君还是很感激这位乡长的提携与知遇之恩典,所以在他的儿子耀荣君参与国会选举时,便义无反顾的挺身出来帮忙拉票。

朋岭区前任州议员拿督沈庆辉,和许毓德都是老中中分校的同学,加上大家都是诏安同乡,以及拿督沈的老长官,即副首席部长丹斯里沈庆鸿曾给予许毓德在社团工作上的诸多帮忙,因此当庆辉君接棒竞选朋岭区州议员议席时,许君二话不说便出面相挺。

在为上述三位竞选人拉票时,许君遭到一些人的抨击,但志在“报恩”的他,总是毫不介意的一笑置之。

拥有幸福圆满好家庭

于商界和社团服务上都有标青成就的许毓德,亦拥有一个幸福圆满的好家庭,他的贤内助黄世芳,在1964年披上婚纱嫁入许家之前,是于诗巫侨南中华小学执教,嫁到古晋后,初时她是在十哩的圣禄加中学执教,后来转到现代中学继续其粉笔生涯。

随着长子孟康在1966年呱呱落地后,许夫人辞掉教席,准备当个相夫教子的家庭主妇,然而因为夫婿在1967年创办槟岭中学,草创初期非但师资不足,而且因入不缚出,经济有些捉襟见肘,所以她逸然决定重执教鞭,于夫君的槟岭中学当个全职的“义务老师”,以协助减轻学校的开支。

当1973许君开设独立贸易公司时,许夫人更与毓德君以夫妻档的姿态,联手打拼事业,鉴于事业才启步,公司员工少,大多数事务要由他们负责撑起,所以有好长一段时间,夫妻俩每天的工作时间长达十多个小时。特别是在70、80年代,许君积极投身社团服务,故此主持公司运作的重责,很大程度落在许夫人的肩头上,所幸她是位能干,又任劳任怨的贤淑女性,在家不仅克尽贤妻良母的天职,在外也是夫君事业上的好帮手。

许毓德与夫人黄世芳,共育有二男四女,这六名子女都已学业有成,并多已成家及拥有各自的事业,故此在1994年,当最小的一名孩子也都大学毕业,并有自己的工作后,许君便决定把独资经营的独立旅行社卖掉,从此过着半退休的生活,经常陪伴妻子到世界各地旅游,同时也成为了儿女事业上的义务顾问,或他们公司的董事。

实际上除了许毓德一房人,他的胞弟和姐妹各房人亦枝叶茂盛,家族成员多达百馀人,并且分布于好几个国家,后代中不乏医生、律师、建筑师等专业人才,作为家族的“大家长”,毓德君经常召集这些定居各国的家族成员大聚会,紧密的维持着融洽和团结的关系。

人生观告诫后人

从小就受到中华文化熏陶的毓德君,把传统的做人哲理奉为人生观,不仅穷其一生都在奉守和落实,还不厌其烦的把他以下的人生观告诫后人:

“做人一定要诚恳,不可高傲,待人应一视同仁,不可有贫富贵贱高低之分,同时要有正义感,对朋友应讲义气。

处事时必须认真,不要沽名钓誉,要有信用,要有善良恻隐的心,帮助有需要帮助的人。

重视下一代的教育,再穷也不能穷教育,要孝敬父母、尊敬长辈。

人穷志不可穷、不义之财不可取、伤天害理的事不可为,要勤俭,重友情,不胡乱树敌,重亲情,对邻居要友善,发挥守望相助的睦邻精神。

遇到不甚如意的事时,不要挂在心上,最后于太阳下山前把它消除掉,时时刻刻做一个快乐的人。”

“我一生欠了太多太多人的人情,我有今天小小的小成就,全靠大家的帮忙”,他在总结其访谈时,很谦卑的说:“夕阳无限好,可惜近黄昏,在晚年的时间,只要还能看到太阳,且身体不行,我会继续循着我一向来的原则,继续为社会做店公益的事,最后我也把我的人生观与大家共勉之!”

许桂山家族各房人枝叶茂盛,整个家族成员多达百多人,且居住于多个国家,图为部分家族成员在古晋聚会时,合摄于许毓德的住宅外。

 

诏安闻人许毓德(11之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