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3月10日刊登

我国副首相于2010年5月中,亲自颁发“最高团结奖章”予许毓德时一瞥,在场观礼的尚有首席部长丕显斯里泰益玛目(左四),首相署部长丹斯里许子根博士(右四)和副首席部长拿督巴丁宜陈康南医生(左二)及拿督斯里黄顺舸部长(左)。

诏安闻人许毓德⑨
任劳任怨推动“睦邻计划”

小档案
姓名:许毓德
出生年份:1940年
职业:朋岭中学创办人、旅游社老板、房地产商

当时许君就在会上提出“我们都是一家人”的概念,认为既然是一家人,凡事都可以开诚布公的坐下来谈,不应动辄兵刃相见,以致落个两败俱伤的局面,而他也建议所有组织,特别是以种族为根基的团体领导者,都表达如何防范种族冲突的高见。

朋岭睦邻委员会自2001年开始,每年都有定期举行布施活动,以援助区内的贫寒家庭,图为睦邻委员会的部分理事与主席许毓德(右五)合影于布施活动上。

朋岭睦邻委员会主席许毓德在2005念的布施会上致词时一瞥。

少时就住在马来村落,许毓德最能体会睦邻的重要性,所以他30几年来,任劳任怨的推动“睦邻计划”,致力打造种族亲善和谐的社区。

1969年西马发生“513”种族冲突事件,全国进入紧急状态,虽然本州没有发生类似的悲剧,但州政府为了防范未然,亦召开了紧急会议,而许毓德也应邀参与此会议,且就相关课题发表了意见。

实际上,自从许毓德举家在1952年,由实加玛搬迁到朋岭路后,他们家周围的居民都是马来同胞,但这些友族邻居都视许君兄弟姐妹们如同一家人,根本没有任何的种族隔阂,特别是毓德君的双亲,为了生活每天都朝出晚归,就靠着这些邻居发挥守望相助的精神,给予了他们无微不至的照顾。

当时许君就在会上提出“我们都是一家人”的概念,认为既然是一家人,凡事都可以开诚布公的坐下来谈,不应动辄兵刃相见,以致落个两败俱伤的局面,而他也建议所有组织,特别是以种族为根基的团体领导者,都表达如何防范种族冲突的高见。

经过513种族冲突的教训,政府开始致力于推展国民团结运动,并在1975年开始实施“睦邻计划”,两年后,此一计划也伸延到砂拉越,由前副首席部长丹斯里杨国斯担任州团结局主席,全力推行睦邻原则计划。

州团结局首先在古晋设立四个睦邻计划区,其中包括了“双溪阿榜区”(现在改称朋岭区睦邻委员会),初时此睦邻委员会的主席为已故拿督陈明聪,许毓德被委为秘书,几年后,拿督陈因为事务繁忙而要求去职,许毓德遂被委为主席,且还兼任了古晋省睦邻委员会的秘书长。

鉴于年幼时获得友族邻居的关怀,许毓德特别能体会到在多元民族的社区里,各族间彼此谅解和关怀的重要性,而睦邻计划就是一个能促进各族邻里亲善谅解的平台,所以他自当初受委为秘书,到后来担任上主席,一路以来都很积极参与睦邻委员会的工作。

古晋省各地区的睦邻委员会,从最初的四个区会发展迄今已经有整整100个区会,当中朋岭区便是其中一个居民种族结构最复杂的区会,在朋岭区的万多名住户中,除了有华裔和马来友族居民外,后来暴增了很多达雅同胞,以及来自一些国家的外劳。

正因为各族聚居于一处,很容易会发生一些摩擦,所以极其有需要睦邻委员会这样的组织之存在,她在平时可以藉由各种喜庆活动,或社区清洁运动,增加各族居民的接触与互相了解,而遇到有一些摩擦事故时,可以马上居中调停。

许毓德在1989年随官方考察团到中国进行考察,并提呈备忘录献议政府开放让人民自由访华,图为他与考察团团长东姑依斯迈甘达玛(左)合影于北京。

获颁“最高团结奖章”

在许毓德领导下的朋岭区睦邻委员会,拥有25位委员,他们都是来自区内各角落的各族代表,因此一旦有任何不愉快的事情发生,理事会的这些委员很快便会把事件平息下来。

组织不断在扩大的朋岭区睦邻委员会,每年都举办十几个活动来促进各族在地人的团结,并从2001年开始,每年都有定时举行布施活动来援助各族贫寒居民。

他长期以来在睦邻委员会所作出的无偿奉献,亦获得政府层峰的注意,因而在2010年荣获副首相亲自颁发“最高团结奖章”。

30多年来,除了孜孜不倦的服务于睦邻委员会,许毓德也担任过几个官委的职位,其中包括了曾被委任为紧急法令(修正)听证会的主要发言人、古晋房屋租贷仲裁庭的委员、古晋中央监狱部巡回委员、第一省反毒品滥用委员会财政,也曾出任古晋六哩戒毒者改造中心的委员等等。

1989年初许毓德参与一个由森美兰州王储所率领的官方与民间代表团,前往中国各主要城市进行考察,这个包括了政府有关部门高官,与民间代表所组成的考察团,旨在考察当时中国的政治环境,是否适宜让我国公民自由前往旅游。

考察团在深入观察了中国各主要城市后,回国便向政府提呈一份备忘录,详细陈述了当下中国的状况,并提议政府解禁,开放让民众可以自由前往中国旅游,同年的9月间,中央政府终于宣布允准人民自由前往中国旅游或交流。

作为古晋童军总监,又身兼多个民间与半官方组织的领导要职,许毓德经常应邀参与重大的官方庆典工作,记得在80年代,有一年在古晋中央广场举行的一个大集会,而庆祝活动的重头戏是当天上午的检阅仪式。

参与此次大集会的队伍很多,其中包括了军、警,制服团体和民间组织与学生队伍,总计几千人,按照以往惯例,负责现场总指挥的,向来都是高阶军官或警官,但这一年高层却委任许毓德担任大集会的总司令。

可能是军警一向是不受平民发号施令,所以此一委任下来,顿时引起军警高层的特别关住,最终许毓德还是有幸成为来自民间的总指挥,这也显示了政府开明的一面,和对各族的一种鼓励。

曾经在童军活动中接受过严格步操训练的许毓德,在操练和喊动作口令上,当然不会有问题,于是大集会当天,但见他全副总指挥官装扮的向州元首敬礼,并作报告,接着向全场发号施令,所有队伍都黑他最完美的配合,一个口号一个动作,使到他感到万分的荣幸,且对所有的队伍所给予的合作,致以万分的谢意。

实际上,许毓德当天也有所顾虑,担忧自己的表现不够好,因为最尊贵的州元首与首席部长等高官都是当天的座上宾。

赴华禁令解除后,出团到中国旅游成了毓德君的独立旅行社之主要业务。

筹备工作几乎下不了台

参与官方或民间活动的筹备工作,并不是次次都能水到渠成般顺利,就有一次便几乎让许君下不了台,和被误解刻意在为难人家——

事缘有一次适逢州元首的两位千金出阁,州政府决定在州立法议会大厦举行盛大的婚礼,当时负责策划此庆典的部门首长,要求许毓德提供两百名童军在宴会现场帮忙,并安排队伍到场增加喜庆气氛,同时还要他安排多位华裔少女出席婚礼,俾以联同其他各族少女参与撒花瓣之类的仪式。

调派童军在许毓德而言,当然毫不成问题,而兼任砂拉越华人武术总会会长的他,要招来几支狮队到场迎宾,自然也是轻而易举的事,至于要安排华裔少女到场参与其盛,当时担任华总社团与社会组副主任的毓德君,须透过华团属下会员团体协助安排。

当时他心想,那些有被邀请出席盛宴的华团领袖,是最适合帮忙安排其会员儿女参与相关仪式,然而让他惊讶的是,当他向多位华团领袖提出此要求时,他们竟然都表示没有接到婚宴的请柬,就连华总领导层也没有收到邀请柬。

于是毓德君便向主管庆典的部门作出反映,要求提供一份名单,俾以联络有接到请柬的华团领袖,要求他们协助安排华裔少女参与婚礼仪式,然而此要求亦不得要领,以致工作顿时陷于胶凝状态,无法继续进行下去。

在职的大多数华团领袖,没有在受邀请之列的怪异情况,很快传到副首席部长丹斯里拿督阿玛沈庆鸿的耳里,在他向承办此庆典的部长了解情况后,有关部长马上命令属下补上请柬,交由华总分派给属下会员团体的领袖。

如此一来,延宕多日的请柬问题总算圆满落幕,而许毓德也获得那些有收到邀请的华团领袖的协助,如数的安排华裔少女,出席参与世纪最盛大,且受大家祝福的婚礼仪式。

 

诏安闻人许毓德(11之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