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3月9日刊登

 

 

高阳许氏公会访问团,在许毓德(前排右一)的率领下,于飞往菲律宾前合摄于古晋机场,他们此行巧遇菲律宾发生政变,而受困于酒店五天,饱受一场虚惊。

诏安闻人许毓德⑧
兼任20多个团体领导要职

小档案
姓名:许毓德
出生年份:1940年
职业:朋岭中学创办人、旅游社老板、房地产商

70年代开始投入社团服务,最高峰时,曾兼任20多个团体的领导要职,许毓德落实了“人生以服务为目的”的宗旨。

毓德在办教育之余,亦积极的投身社会公益事业,他在1968年中选为砂拉越高阳许氏公会的理事,且在复选时,被众理事推选为“中文书”,而这也是他步出社会以来,首次在华人社团中担任要职。

实际上,许君的父亲桂山公多年来都连任许氏公会中文书职,后来他因年迈而要求退休,所以在毓德君当选为新理事后,便被推选去填补此一空缺。

通晓中、英文和国语三种语文,又干劲十足的许毓德,确实是担当中文书的最佳人选,也因为他表现出众,他蝉联斯职长达20年,而期间公会的主席一直都是由榕光集团创业人许如玉博士所担任。

许博士是位虚怀若谷,和睿智的务实派领袖,毓德君跟在他身边,不仅学到了很多处理社团事务的手法,也学到了他老人家脚踏实地的处事态度,因而许老可谓是毓德君在社团领域的第一位师父。

1988年许如玉博士告老退休,毓德君接棒当上主席,当时他原打算只任一、两届,许多四年的主席职,孰知却欲罢不能的一直蝉联到2000年才有机会荣休。

砂拉越高阳许氏公会成立于1958年,迄今已超过半个世纪,算是州内历史最悠久的宗亲会之一,虽然她不算是个大型的宗亲会,但贵在宗亲们都能团结一致,并在历任主席和理事们的领导下,于稳健中不断的壮大。

在中华工商联合会担任教育主任的许毓德,于1984年在颁发奖励金予华文独中生的仪式上致词时摄。

2010年8月中,许毓德(右三)代表古晋童军之友协会移交善款予砂拉越同心善堂主席李美和,图中左起为协会副秘书蔡常州、善堂秘书曾圣光、协会主席蔡乙平,右一为协会福利主任鄞绵光和秘书郑荣庭。

许毓德于私邸宴请到古晋开会的外省许氏宗亲会代表时合影留念。

许毓德与高阳许氏公会的全体理事合摄于公会会所前。

出席国内外宗亲恳亲大会

接掌了宗亲会主席职后,便与众理事致力于招收会员和扩大公会结构,在1992年成立青年团,使公会的组织更臻年轻化,同时也与国际接轨,曾亲自或带领代表团出席在国内外举行的宗亲恳亲大会。

犹记得在1989年11月29日,毓德君率领访问团前往菲律宾探访当地的许氏宗亲会,俾以促进两国宗亲的情谊。

他们一行人包括了名誉主席许德生宗长、副主席拿督许我新伉俪、总务许旭光伉俪、副总务许乃家伉俪、中文书许道康伉俪,和顾问拿督许甲明的夫人拿汀邓梅花等17人,原本于结束了马尼拉的参访行程后,第三天才前往五小时车程之外的旅游胜地碧瑶游玩,但却提早一天出发,并入宿星级的公园大酒店。

前往菲律宾遇军事政变

没想到在抵达碧瑶的隔天凌晨,菲国竟发生了军事政变,叛军占据了碧瑶到马尼拉跨越无个省份的公路,整个对外交通中断,毓德和多有团员都受困于酒店内,无法按原定行程离开,当时附近多处都陷入枪林弹雨的混乱局面,情势万分的危险。

从未遭遇过政变事故的团员们,听到叛军已占领了四间五星级酒店,而且挟持了两百多名外国游客为人质,难免会感到不安与害怕,但尽管如此,大伙们都很镇定,特别是在事发不久后,饭店的高层负责人到来安抚他们,并透露有接到总统府的来电,指示酒店要确保“砂拉越客人”之安全,保证就算存粮有限,也不能让客人挨饿,此一番话让众人放心了许多。

原来当时的菲律宾总统,柯拉松的祖籍是福建许家人氏,早知砂拉越许氏公会访问团到访,并受困于碧瑶后,便亲自发下命令,要酒店好好照顾这些宗亲,同时马尼拉许氏宗亲会负责人,也频密的拨电话与许毓德等联系,报告最新的局势发展,而我国驻菲大使馆更是关心有加,不时与他们联络并报告近况,而访问团的团员也上下一心,召开了几次的紧急会议磋商对策。

叛乱几天后便被政府军所平定,滞留在酒店共五天的访问团,好不容易的,终于回到了马尼拉,且通过我国驻菲大使馆和马航的特别关照下,乘搭叛变后的第一班机亚庇安返古晋。

且说,许毓德在连任了两届的主席职后,便有意要引退,但每次都在众理事的大力挽留下,一再的蝉联下来,如此不知不觉中连任了12年主席职,为了能让更多新人接棒,许君决定要退位让贤,所以于公元1999年初和在2000年理事会改选前夕,他写了两封信,一封给理事会,一封是夹在选票给全体会员的公开信,表明去志已决,并不再竞选新届理事执委职位,最后毓德君的辞职要求,总算获得会众的尊重,而让他离开服务了32年的理事会,后被委任为永久名誉主席迄今。

加入古晋中华总商会

于70年代涉足商场的许君,在创业不久便申请加入古晋中华总商会(后来易名为古晋中华工商总会)为会员,并在较后时中选为理事,且在1979年被推选为教育股副主任,更以商会代表的身份成了中中校董。

商会担当理事期间,许毓德很高兴能与当时的会长丹斯里拿督阿玛黄文彬并肩工作,并从这位领袖身上学习到许多的东西,每当提起已故的会长,许君就会肃然起敬的盛赞丹斯里黄是位胸怀韬略,拥有文经武纬之才的企业家,更折服于他为人的度量宽宏,豪迈爽朗,乐于结交各方朋友的待人处事精神。

特别是丹斯里黄一诺千金,讲到就做到的性格,更让许君迄今无法忘怀,犹记得在丹斯里黄在1976年杪发起筹组第一省华人社团总会(华总)时,许毓德便是第一批表态支持的社团领袖之一,过后许君也出席了多次的筹备会议,跟随丹斯里投入筹组华总的工作。

经过两年多时间的筹组,到获得政府批准注册,华总终于在1979年10月21日召开了首届会员代表大会,许毓德亦获选为理事,且在复选时获选为社团与社会小组的副主任。

抱着实事求事精神投入社会服务的许毓德,在社团工作了几十年,确实累积了无数珍贵的记忆,其中他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在丹斯里黄文彬在1978年接任中中校董会主席后,为了一劳永逸的解决校董会办学经费短缺的困境,发动了一次空前的募捐运动,为独中筹集300万令吉的永久办学基金,并率先慨捐了30万零吉。

丹斯里黄的登高疾呼下,所有的华人社团,以至社会各阶层民众都群起响应,有的捐出巨款,有者献出地皮,各行各业争办义卖,整个华社顿时风起云涌,于短时间内便集资超过300万零吉,整个过程让人感动到热血沸腾。

负责千人宴场地工作

当时也是筹募永久办学基金工作小组一员的许毓德,把槟岭中学和独立旅行社的业务搁在一边,亦和其他成员一样,每天都忙着展开募捐,与出席各种募款义卖的活动,犹记得筹募永久教育基金的高潮活动,是要主办一个千人宴,而他便被指派担任负责千人宴场地的保安巡逻和场地布置的工作。

身兼古晋童军总监和多个武术团体主席,许毓德自然不愁找不到人来执行保安巡察任务,但场地布置则让他有些伤脑筋,因为办千人宴的地点是在民众会堂周围的旷地,要在上边搭上能容三百张宴席的临时帐棚,可不是项简单的工程。

骤然间他脑子里灵光一闪,想起了他一位向来热心华教的宗亲,即“发建筑公司”的东主许深发,于是连忙登门求助,古道热肠的深发君,一听是要找他义务搭建永久教育基金千人宴场地的帐棚,二话不说就拍胸口答应下来。

让人感动的是,许君不仅报效搭棚的工料,还放下手头上的工作,亲自率领12名工人,每天赶工十多个小时,而经六天的赶建,临时帐棚终于如期完成,让许毓德舒了一口气,也让他感受到许深发君为华校作出无偿奉献的伟大精神。

七、八十年代,许君积极投入教育、慈善和社会公益活动,身任20多个社团的主席或理事等要职,当中有八成是各类的华人社团,因而十分的忙碌,到了80年代杪,随着他的六名子女陆续进入国外大学受教育,沉重的经济负担,让许君内心挣扎很久后,只好无奈的从一些社团的领导引退下来,其中包括辞去商会理事、中中校董会校董和华总理事等等,俾以能专心于打拼个人事业,负担孩子们的教育费。

 

诏安闻人许毓德(11之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