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3月4日刊登

 

 

 

身兼朋岭睦邻委员会主席职的许毓德(中坐者),出席一项社会聚会时摄。

诏安闻人许毓德⑤
带领学生赴邻国赶考

小档案
姓名:许毓德
出生年份:1940年
职业:朋岭中学创办人、旅游社老板、房地产商

办学认真又亲自抓风纪,许毓德把朋岭中学打造成校风好,成绩佳的私立名校,而由于教育部的诸多限制,他更曾愤然的把学生带到外国参加剑桥文凭考试。

军出身的许毓德,格外重视纪律精神,所以在办学时,除了紧抓学生的学业成绩,也制定了赏罚分明的校规,当中有明文规定,任何学生先动手打人,就得面对被开除的惩罚,不过,纪律虽然森严,但也有人性化的一面。

实际上在新生报名时,许毓德就已经向他们表明,要报读他的学校,就得严格遵守校规,同时在每周的朝会上,他也不断向学生们灌输守纪律的意识,强调校园内绝对不允许打架滋事的事件发生。

就在许君的严加督促下,槟岭中学开办的14个年头里,都没有发生过学生在校园内打架的事故。

许毓德(中立)在童军之友协会成立四周年的晚会上,与主宾拿督杨昆贤联合切蛋糕时摄,图中左一为协会主席张伟全。

2000年许毓德(左)出席童军组织的一项晚会时,陪同主宾拿督阿迪南沙登与童军领袖们握手寒暄,图中左二为国会下议院副议长旺汝乃迪律师,他亦是砂拉越童军的首席总监。

身穿圣约翰救伤队参谋官制服的许毓德,正在教导队员们打“手语”的档案图片。

“执法”态度刚正不阿

不仅顾及校园内的风纪,许君也很重视学生翘课逃学的事件,因此经常会亲自开车到一些逃学生游荡的热点巡视,一旦有发现自己学校的学生在那徘徊,便会将他们押回学校接受纪律处分。

对付校内违规蓄留长发的学生,许君也有先礼后兵的一套对策,他首先会给学生一个时间去剪掉长发,而在限期届满还不加改善,他就会亲自带着他们到学校附近的理发店,交待理发师傅帮他们剪掉长发,还代付剃头费。

然而倘若相关学生过后依旧蓄留长发,则他便会将学生家长找来,要求他们协助督促孩子把长发剪掉。

正因为许君“执法”态度刚正不阿,学生打从心里佩服,全校上下都遵守校规,缔造了良好的校风,而在70年代中,砂拉越警察总部破天荒举行学校纪律比赛,对古晋省内二十多间中学进行为期六个月的视察与评估,结果槟岭中学脱颖而出,夺得了冠军杯,为此当时的州警察总监拿督韩丹西勒还亲自到学校来颁发奖杯。

连开两家分校

品学兼优的卓越表现,换得了更多家长的信心,槟岭中学的新生报名率屡创新高,以致原来的校址不缚应用,因而需要另开分校,而在最鼎盛时期,槟蛉中学就同时在巴都林当路和黄土路开了两家分校,傲视本地杏坛。

除了专心办好学校,许毓德也很关心学生的出路,并曾就一些僵硬的政策,持续和教育部斡旋,好像早年的教育部,对华校毕业生特别有偏见,而祭出种种的不合理条规来限制华校生参加政府考试。

鉴于华校高中文凭不获得政府承认,当年很多高中毕业生都会到私立英校就读,希望能考取剑桥或大马教育文凭,然而教育部却规定所有要报考九号文凭的华校生,必须先通过特定的“八号资格检定试”,过关后才能报考剑桥或大马教育文凭。

此一关卡往往就让许多程度很高的华校生演滑铁卢,以致无缘报考九号文凭,就此许毓德亦为这些华校生抱不平,在1970年前后,他的学校就有15名成绩相当不错的学生过不了资格检定考试这一关。

由于许君明白这些学生的程度绝不在中五之下,因此便帮他们向教育部提出抗辩,但

教育部考试局却坚持己见,而让许君感到忿忿不平。

赴考场路程艰辛

突然他灵机一动,想到剑桥文凭考试其实在英联邦国家都是同一个标准,而且相互承认其资格,既然砂拉越的教育部拒绝这些考生参加考试,是否可以到邻国报考,于是便试着联络新加坡和汶莱的考试局。

几经努力终于获得汶莱教育部的批准,接受槟岭中学的15名考生前往参加九号文凭的考试,于是他与一名女教员,便率领这批学生,浩浩荡荡的前往邻国赶考场。

虽然考场是解决了,但赴汶莱的这段路程却使师生们吃尽了苦头,概因当年往返古晋汶莱间只有空路和水路两个途径,然而空路机票昂贵,他们在经济考量下,决定先乘船到美里,再以陆路前往汶莱。

当时恰逢年底时分,海上刮着强风骇浪,从古晋到美里两天一夜的航程中,师生们都因晕船而吐个七荤八素,就算到了美里码头,也因为风浪太多,无法直接步行上岸,而要他们蹲在盛货的大篮子里,由船上的起重机,把他们连人带篮一起从船舱吊到岸上。

接着他们便马不停蹄的乘坐巴士前往汶莱,住进事先已经安排好的学校课室,而在接下来的两、三个星期里,许毓德和学生们就把课室充“旅舍”,桌子当卧床,同时许君和随行的女老师,则轮流当伙头军,负责烹煮考生们的三餐。

于如此克难的条件下,学生们总算完成了剑桥文凭的各科考试,堪称是皇天不负苦心人,在成绩放榜时,15名考生中,有8位考获全科及格的文凭,而另外7位也都考得多科及格的文凭,没有一位空手而归,也证明了许君的判断正确,这些考生确实具有参考的资格。

其实早年的考试制度下,考生如要选考英文科目,则表示是报考英国剑桥文凭,如果是选考马来文,则是属于马来西亚教育文凭的考生,两者只能选其一,然而槟岭中学是家华、国和英文三语并重的学校,很多学生都同时能掌握英文与马来文,所以一些家长便要求让学生们同时报考这两张文凭,俾以让儿女们有机会考取“双语”文凭,甚至国语或英语中有任何一科不及格,而有足够的其他科目及格,至少还可拥有一张全科文凭。

停办槟岭中学

在家长们提出此看法前,实际上许君掌舵下的槟岭中学确也已经朝此一方向努力,然而在他向教育部提出同时考取剑桥与大马教育文凭的诉求时,却遭到官员们的拒绝,后来经许君不断的据理力争下,教育部才勉强答应其请求,此举证明最终的受益者为考生本身。

鉴于政府不断完善教育体系,提供更多的教育机会予学子们,同时华文独中也提高国、英文水平,以致很多独中生在高二时,就顺利的考取了九号文凭,无需再于毕业后到私立英校进修,有鉴于此,许毓德深觉自己已经完成阶段性的历史任务,所以在1981年逸然宣布开办了14年的槟岭中学停办。

从教育前线退役下来,许毓德并没有彻底离开此领域,相反的他以古晋中华工商总会代表的身份,成为中中校董会的一员,继续贡献他办学的专长,直到90年代之后,由于本身的商务繁忙,他才卸下中中校董的职务。

 

诏安闻人许毓德(11之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