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1月26日刊登

 

 

 

 
何再明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55年
祖籍:福建诏安
职业:专业探险向导

探险队乘坐橡皮艇,在巴南河上游禁航勘察时摄。

山林禁忌 不得违犯
探险界奇人何再明⑦

入乡要随俗,要懂得尊重在地的民间信仰,何再明虽然不迷信,但也绝不会刻意去挑战各种禁忌,他每次在率队探险前,都会郑重告诫队友们,凡事不可“铁齿”。

何再明 (左三)带领队友在欣达山的钟乳洞中探秘时摄。

上山进岩洞探险,队员们都必须发挥团队互相帮忙的精神,图为砂拉越探险队的队员 ,在石隆门一个有地下河流的采金洞探险时的档案图片。

军出生的何再明,自青少年开始,就已经四处露营远足,懂得使用指南针辨别方向,也获得各种体能、野外生活技能的训练,后来又随同国际探险队在石隆门探测山洞,学习到很多探险的专业知识,特别是新进探险配备的使用,加上多年的磨炼,可谓是位身经百战的资深探险家。

不过尽管如此,他每次在率领队友进行探险工作时,除了要求队友们都带上所有配备外,也会预先作好准备功课,好像向在地人求教,了解周遭地区的地理环境,并观察山形结构,确然其岩石结构安全,有否地下泉水渗透等等细节后,才策划出征的下一个步骤,绝不会象无头苍蝇般,没摸清底细就一头往山林或岩洞里硬闯。

一般上他也会和助手们模拟可能发生的事故,和设计出应对之道,接着他会主持“勤前教育”,叮咛队员们在出发后,要发挥团队精神,彼此必须互相帮助,切勿随意擅自脱队行动,同时提高警惕,小心观察周遭的一举一动。

正因为爬山和进山洞探险,随时都会出状况,因此前辈们定下了很多的禁忌,再明君的内心里,虽然对一些忌讳抱着不以为然的态度,但还是不会明知故犯,或故意去挑战它们,同样的他也一再提醒队友们,不要“铁齿”,不要刻意去犯忌,而且进山后就不要口无遮拦的胡言乱语。

实际上,再明君每次上山探险之前,都遵守前辈所教导的“入门扬声”规矩,于山脚下,或进入山洞之前,都会手触山壁,然后轻轻的叩地三下,心里默念有词,道明他们一行人上山入洞的目的,并希望他能给予保佑,让此行能圆满成功。

有时若遇上在地人,或是负责带路者告知,在进山前最好能进行某些祭祀仪式,他都会在入乡随俗的原则下照办如仪。

探险员都要学会野外生火烹饪的技能,图为何再明一次于巴南河上游探险时,在河边烹饪刚从河里捕获的鲜鱼当午餐时摄。

迷失的世界

正因为他每次率领队友探险前,都有做好准备功夫,加上他的专业技术和丰富的经验,于几十年的探险生涯中,都没有遭遇到重大的意外事故,不过,却有一次在燕窝山邻近的山林里,碰上了一桩无法解释的“灵异事件”——

于80年代末,他听说石隆门燕窝山附近的原始森林中,隐藏有一个“迷失的世界”,当地村民经常有听到山林深处传来清晰的铜锣声,就好像有部落村民在山里办什么节日的庆祝活动般,然而在地人都晓得,此山林中渺无人烟,根本没有人类居住。

一些曾到此座荒山狩猎的村夫还言之凿凿的说,在山林里的地上,随处可以看到很多野兽的脚印,但既便是最有经验的猎人,无论他们怎样追踪这些足迹,都会落个进宝山空手归的下场。然而也有猎户透露,他们若在进山前,先于山下举行简单的祭拜仪式,虔诚的要求“山神”怜悯,赐予猎物供家人食用,往往都能如愿的猎到一条山猪或野鹿,数量不会多,每次也仅仅一条而已。

鉴于人们的绘声绘影,把燕窝山邻近的山林,形容为“迷失的世界”,而引起了再明君的兴趣,决定进山探个究竟,然而在他向在地人提出此计划时,很多村民包括猎户们,都以此山太邪门为由,拒绝帮他们带路。

好不容易他才说服一位曾经进山采集森林产品的村夫,恳求他充当向导,并按他的要求,预先准备了诸如白酒、槟榔、烟丝和饼干之类的祭品。

约定的日子终于来了,再明和他的队员,在进山前,跟随那村夫在山下举行了简单的祭祀仪式,接着大家怀着紧张又兴奋的心情,沿着羊肠草径往森林深处走去。

在走入浓荫蔽日的山林不久后,很多队员心里突然起了很奇怪的感觉,仿佛觉得树丛间有“人”在监视着他们,但定神观察却见不到什么动静,因此浑身不禁起了鸡皮疙瘩,随着也有队员们听到小孩子的哭声和狗吠声等等,但就是一个人影也没有。

他们继续往前走了一阵,来到一个较平坦的旷地,但见眼前出现一些奇怪的石堆,就象什么奇门遁甲中的“石头阵”一样,再明见此奇景,连过往在山野中取景,会先在心中默默念念有词,要求准予拍照的“规矩”都忘了,拿起相机就按下快门,孰知相机骤然间却离奇的失灵了。

其他团员虽然有连续拍了几张,但接着相机就先后出现故障,更巧的是,他们在下山后,把底片拿去冲印时,却发现拍摄“石阵”的那几张底片,全然一片空白。

石隆门燕窝山附近那个“迷失的世界”,迄今还在再明的脑海里,深烙着很多无法解答的谜题。

30几年的探险生涯,庆幸没有遭遇重大意外,但小状况则难以豁免,而这些突发性事故,在再明等镇定从容的应对下,往往能有惊无险的被解除,成为探险旅途中一些让人难忘的小插曲。

摩禄山探险

好像在90年代,有一次再明率领一支官方探险队,深入巴南河上游腹地,准备透过山路前往砂拉越最高峰“摩禄山”探险。

此一支共有40名男女成员的队伍,原本应该按照再明等所规划的固定路线,靠徒步方式钻过几个山头,再攀登最高峰,但带头的官员却临时决定雇用四轮驱动爬山车,沿着木山泥路,绕一个大圈直抵摩禄山脚。

变更后的路线,比原定的山路远了很多,但却胜在减少了很多步行的时间,于是全体队员分乘整10部四轮驱动车,浩浩荡荡的沿着木山路进发。初时车队还算顺利的前行,但在走的中途时,概因该片山区连日来霪雨连绵,以致山路泥泞不堪,加上山势峻峭,很多车辆在泥路上打滑,以致险象环生,没多久,跑在前头的一架车子,在一个下岭处撞上了山壁,以致翻倒横卧在山路上,导致车队无法通过。大伙在经过商议后,一致认为前路山势险峻,如继续开车往前闯,难保会发生更严重的事故,所以决定下车沿木山路徒步“行军”,车队则空车按原路撤返。

这一次“远足”,让全体队友吃尽了苦头,因为脚下泥泞不堪的木山道路,不仅走起来倍感艰辛,头上更没有树荫遮蔽,太阳直射而下,几乎要把人晒晕,很多队员走到中途,便因双脚抽筋而要停下来歇息,这可苦了负责殿后的再明君,既要为他们按摩双脚,又要掺扶他们继续前行。

经过如此一番折腾,他们足足走了18个钟头,从上午直至翌日的凌晨时分,才狼狈不堪的抵达目的地。

 

探险界奇人何再明(12之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