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1月17日刊登

 

 

 

 

 

小档案
姓名:丁永实 James Ting
出生年份:1951年
祖籍:福建古田
职业:商人、砂武术总会总教练
网站:www.youtube.com/tjamesseek

童军活动是丁永实(后排右一)读中学时一项重要的课外活动,图为他舆团员们到西马参加童军大露营时合摄。

武术界闻人丁永实⑥
出海解压迷上钓鱼

初次出海就钓到大勉鱼,丁永实就此迷上钓鱼,尔后的28年里,他几乎每个周末的夜晚都在茫茫大海上度过。

1966年丁永实到马六甲参加童军露营活动时,摄于当地的旅游热点。

拉越华人武术龙狮联合会总教练丁永实,自小就十分好动,在求学期间,他除了热衷于练武和玩吉他外,也是名活跃的童军。

1963年于私立的德圣英文中学念过度班时,他就已参与校内的童军组织,后来他转校到圣伯特立中学就读中一后,应友人之邀,加盟青年俱乐部童军团,结识了更多来自不同学校的青少年,也扩大了与外界的接触面。

于青年俱乐部童军团内,他除了参与很多培训课程外,也经常和童军兄弟外出露营,当年他们最常露营的热点,便是山都望和巴哥,此外,他们也不时会应邀在一些官方或民间组织的大型活动维持现场秩序。

然而这些活动大都是属于陆上,而涉猎到海上的钓鱼活动,则是1978年,当他已经是名26岁的青年之后的事——

丁永实有三位哥哥,各有不同的嗜好,而他们都给老幺永实君带来了相当程度的影响,好象二哥永恭君教他弹吉他,三哥永任君是早年和他一起练空手道的伙伴,大哥则邀他出海钓鱼,而让他对此运动产生了一发不可收拾的浓烈兴趣。

在海上历险归来,心有余悸的永实君和从海上钓回的渔获合影留念。

海上垂钓初体验

原来永实君的大哥永文君,是位海外毕业归来的药剂师,任职于古晋中央医院,酷爱钓鱼活动,经常与中央医院的同事在周末相约出海垂钓。

1978年前后,他见到永实君整天东奔西走,忙于到各处传授“踢拳道”,担心他承受太大的压力,便邀他一起出海钓鱼解压,于是永实君有了海上垂钓的初体验。

首次跟着大哥出海,永实君连一根普通的钓竿都没有,当船只停泊迫山都望岸外的海域后,他拿了兄长借给他的钓竿,就站在甲板上跟着众人垂钓,没想到这位钓鱼界的初哥,当晚就给他钓着了一条重达13磅的勉鱼(本地俗称乌敏鱼),而让同行钓友羡慕不已。

初试啼声便有如此的佳绩,大大的激励了永实君,在回航后,他迫不及待的到钓具专卖店,购齐了全套的配备,就等候大哥组织下一回的海上垂钓之旅。

如此一连出海几次后,永实君很快的便掌握了钓鱼的各种诀窍,也和大哥的那班钓鱼结成了莫逆之交,后来他大哥渐渐的淡出,于是在中央医院服务的那班钓友,便共同推举永实君作为新的召集人,由他安排和筹备出海垂钓的事宜。

永实君亦很称职的扮演召集人的角色,几乎能在每个周三、周四,就预告钓鱼们,周末集合的时间与地点,此等定期扬帆出海钓鱼的活动,维持好长一段时间,直至参与的人数逐渐减少以后,才划上休止符。

不过,在此之前,永实君已结识了另一批钓鱼发烧友,而且还加入了游艇协会,也购置了一条小游艇,不过它仅用于内河垂钓,出海垂钓时,永实都会租用体积较大的钓鱼船。

初时永实和他的钓友,只在山都望岸外海域,沙丹岛附近垂钓,后来则扩大到砂拉越最西端的丹绒拿督海域垂钓,而且经常会偷偷越界到印尼“三粒巴都”的海域下钓,因为那面水域风平浪静,鱼群特别的多,是垂钓者的天堂。

为了到丹绒拿督水域垂钓,永实君又购买了一艘汽艇,并寄存于三马丹友人处,虽然当年古晋和三马丹间的公路,还没有铺上沥青,路况十分恶劣,但已迷上垂钓的永实君,每逢周末,都会约了三两位友好,不顾路况颠簸,风尘仆仆的赶上百多公里的道路,到三马丹码头,开了汽艇就往丹绒拿督的“三粒巴都”水域奔驰而去,直至翌日才返回古晋。

练武有拳谱、玩音乐有乐谱,钓鱼也有“钓鱼经”,在此方面,永实君确也曾用心去揣摩,所以他能辨别出怎样的水流,适不适合垂钓,怎样的水温最多鱼群,水清、水浊以及海底暗礁状况等等,都能了如指掌的侃侃而谈。

每次出海永实君都作足了准备,除了租用马力大安全性高的钓鱼船,也会装置卫星导航仪,海底雷达扫描器,以及备齐各种的钓具与器皿,就因为有作足功课,加上手气不错,从一开始,永实君每趟出海,都有很不俗的收获。

“肮脏”海域历险

钓鱼运动虽然很刺激,但却存有一定的风险,因而钓鱼们都有一些禁忌要遵守,特别是在一些被公认为特别“肮脏”的海域,好像丹绒拿督水域,就时有无法解释的灵异事故传出来,而最喜欢到此片海域垂钓的永实君也遭遇过一次类似的状况:

记得那是80年代的一个周末,永实君偕同堂兄和亦师亦友的沈丰发君,从三马丹出海,来到丹绒拿督水域垂钓,当晚三人的手气都很好,钓得了不少大鱼,就在他们兴高采烈的继续垂钓时,骤然间漆黑的夜空亮光一闪,海上宛如白昼,可以一览无遗的清晰看到海上作业的渔船,和远处岸上的群山。

此一奇景延续了三、四秒钟之久,由于永实君是资深的钓客,懂得在遭遇奇怪的景象时,必须保持缄默的禁忌,所以他纵然对眼前奇观感到震撼,但强装若无其事般继续垂钓。

直到翌日太阳升起,他们的汽艇回航到靠近三马丹的水域时,永实君再也撇不住问两位同行的伙伴,是否有看到该道瞬间的亮光,但两人却异口同声的表示什么都没看到。

还有一次,也是发生在80年代的一个年底雨季时分,当时他听说山都望岸外,二次世界期间,一艘日本战舰沉没的海域,正是勉鱼出没的旺季,因此便约了三几位友好,从游艇协会码头开了一艘钓鱼船,直指岸外的“日本船”水域进发。

孰知到了海口处,但见海上10来米高的巨浪滚滚而至,他们不敢涉险,只好调转船头回航,第二天再出发,来到出海口又是同样的情况,无奈的再度折返。第三天上午,他们再出发后,察觉海上的风浪比前两天稍小,便冒然出海,但鉴于海上的风浪还是很大,不仅渔获很少,大伙开始晕船,而在回航时,因为海口处风浪大作,开足马力往前冲的钓鱼船可谓是险象环生,差点就被从后面赶来的千层巨浪所覆盖。

永实君在当下就看到一艘和他们并行的钓鱼船,因为载得太重,为了减轻载量俾以加速前冲,被迫把船上的一些杂物,好像藏有渔获的储藏箱等,全扔到海里去。

经历了此次的风险,永实君再也不敢造次,而绝不会在年底风浪大的季节出海钓鱼。

垂钓的兴趣一直延续了28载,直至2007年一群老朋友邀他合组电子吉他乐队,他才暂停出海,当起吉他手兼主唱。

年届花甲的永实君,已是祖父级的人物,他的三名儿子中,除了老幺还在大学读书外,长子与次子都已成家立业。他家大儿子华益君,摄影专科毕业,目前经营婚纱店,已婚,育有一对子女,二弟华尊君从事电池代理生意,已婚,育有一名女儿,而老幺华立君刻于澳洲深造,攻读国际贸易科系。

有关丁永实君在砂武总的更多活动详情,可登录他所架设的网站www.youtube.com/tjamesseek。

 

(6之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