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1月7日刊登

已故副首席部长丹斯里拿督沈庆鸿(中立者)为砂泰佛教会主持成立典礼的档案图片,图中左二的泰国僧人龙菩赞,为杨启良的师祖。

 

 

 

 

 
杨启良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38年
祖籍:广东潮安
职业:职业摄影师
机械人手术失误又创“第一”
美化录影摄制东主杨启良⑤

开刀后,愕然发现他的大肠,在动前列腺手术时,被机械人刺破了三个洞,因此只好切除被误伤的相关肠道,而如此一来,也让杨君足足在加护病房躺了半个月,卧床五个月才渐渐的痊愈。

 

 

 

 

 

 

杨启良与妻子王爱妹在1968年结婚时所拍的婚纱照。

法道界高人杨德祥。

前列腺手术,居然误伤了大肠,在事业上争得多项“第一”的杨启良,竟然也创下国内首宗机械人手术失误的案例。

杨启良是首位在古晋开设汽车装饰店、录影摄制公司和录影带出租中心的业界先锋,然而他笑称自己亦是首位被“机械人”误伤大肠的病人——

事缘2005年,杨君被诊断出前列腺出状况,需要接受开刀手术,但是他的主治医生建议他到吉隆坡的专科医院,由机械人操刀做切除手术。

按照主治医生的看法,以电脑控制的机械人,非但能零失误的准确进行手术,而且伤口小,通常三天就可出院,调养一个来月就可正常工作,比传统的人工开刀手术更安全、更快捷,也大大的缩短了术后调养的时间。

接受医生的建议,杨君飞到吉隆坡,选择由机械人为他做开刀手术,孰料在手术后的第二天,他的病情恶化,主刀医生察觉情况不妙,马上再将他送上手术台,开刀后,愕然发现他的大肠,在动前列腺手术时,被机械人刺破了三个洞,因此只好切除被误伤的相关肠道,而如此一来,也让杨君足足在加护病房躺了半个月,卧床五个月才渐渐的痊愈。

医生告诉他,从过去的医疗记录显示,机械人主刀的失误率等于零,他居然是被机械人误伤肠道的首个案例。

普通这种医疗失误,病人都有权依法向当局索取金钱上的赔偿,但杨君却选择宽容,因为他明白这是一种无法控制的意外,况且在住院期间,他感受到医院内,从医生到护士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尽心尽力为病人的精神,所以他不忍心因为小小的失误,就去怪责和打击他们。

杨启良在去年应邀于美里潮州公会的30周年庆典上,讲述“出花园”习俗时的神情。

杨启良的潮州歌谣班学生,在“潮人文化之夜”传唱歌谣时一瞥。

启良君精通潮州民俗,并在潮州公会主持歌谣班,图为他所培训出来的歌谣班学生进行大合唱时一瞥。

法道界高人杨德祥首徒

不仅是首个被机械人误伤的病人,杨启良亦是法道界高人杨德祥的首徒:

原来在1984年前后,他察觉自己患了“五十肩”,颈椎经常性疼痛异常,因此便四处寻医,甚至于求神拜佛,然而无论是中、西医或是神坛,打针、吃药以致喝符水,都无法见到功效,最后便有亲友介绍他到实加玛路,向杨德祥师父求助。

具有通灵法力的杨师父,在为启良君看诊后,开了处方给他,并表示在服药后,若不见功效,就不用再倒回来找他。

启良君依照吩咐,按方抓药回家熬来喝,然而在连服了数贴药后,病情依然没有多大的改善,不过,自从与杨师父见面后,启良君便察觉到对方是位世外高人,所以尽管师父有吩咐他,若是没有取得药效,便不必再倒回去,他依旧在较后时登门求教。

也许正因为他的此种精神,杨大师收他为入室弟子,成为他门下的首徒,并要他随意打套拳脚给他看,由于杨君先前曾想过“五禽戏”气功,于是很自然就在师父面前演练了一遍五禽戏功法。

从当晚开始,尔后每晚九点钟,杨君都会来到杨师父的法坛,一直练功到11点才回家,而在练功的过程,杨师父只是坐在一旁看着,从没有开口指点或作出任何的示范的动作,但很奇怪的是,启良君来到法坛前,只要一定下神来,就会自发性的耍起拳脚,好像冥冥中有高人在授艺,和纠正他的姿势般。

练功调养疗好病症

就在启良君到杨师父的法坛练功后的一段日子,陆续有一些新纳的弟子加入练功的行列,他们大多都患有各种疾病,而有趣的是,每个人都和他一样,来到坛前后,不用师父提点,就各自打起拳脚,而且每人所练的都不相同,仿佛各有一套为他们量身定做的功法般,因此在神坛前的小小空间内,可以看到十几人各自全神贯注的练着五花八门的拳脚。

如此风雨无阻的过了一年后,有一天,杨师父郑重的向启良君说:“你的病好了”,还告诉他,其实他所患的“五十肩”只是小病一桩,真正严重的是“肝硬化”的顽疾,好在经过一年的练功调养,总算把此病症给疗好了。

回想起来,在未到杨师父这里练功前,启良君除了颈椎疼痛外,精神也很差,时常感到很疲倦,走路来总是垂头丧气,而在开始练功,以及定期服用师父开给他的药物后,这些症状在他不经意间全消失了。

实际上启良君的师父杨德祥,在七、八十年代,是古晋法道界知名的高人,可惜英年早逝,如今已经渐为人所淡忘,他在生前也是砂泰佛教会的发起人之一,并成立和亲自指导诵经团及医药组。

美里潮州公会会长拿督刘绍慧(右)赠送纪念品予杨启良时一瞥。

发扬潮州民俗活动

正因为这层关系,杨启良亦跟随师父加入砂泰佛教会,且成为理事会一员,还曾经担任副秘书要职。

除了忙于录影摄制业务,杨启良亦落力于发扬与推动潮州民俗活动,同年在中国家乡学过很多潮州歌谣的他,应邀在潮州公会开班,义务教导同乡子女传唱潮州歌谣。

此外,他也应州内各潮州公会的邀请,前往主讲潮州的各种民俗节日,在推动传统民俗,和道地潮语方面的贡献很大,好像在2010年,美里潮州公会在欢庆成立30周年纪念时,便邀请他到油城,以潮州话主讲“出花园”的潮州风俗。

启良君的太太王爱妹,海南人,早年住在下横街,父亲经营王亚应电器行,当年杨启良在下横街“竞发”宝号当打白铁的技工时,因近水楼台的关系而娶得美人归。

他们在1968年缔结良缘后,共育有4名女儿,长女杨丹丹毕业于古晋中学,任职于一家挂牌公司,丈夫邓君从事电器业,育有两名孩子。

次嫒杨慧慧,在完成学业后,在家协助父亲工作,她的三妹吟吟亦在中五毕业后,任职于砂拉越经济发展局属下的一家子公司,已婚,丈夫为邓君。

家中的老幺杨亭亭,完成中学的学业,亦留在父亲身边当助手。

 

美化录影摄制东主杨启良(5之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