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1月5日刊登

 

 

 
杨启良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38年
祖籍:广东潮安
职业:职业摄影师

1987年马航赞助的金狮赛在古晋盛大举行,图为杨启良(左)在场进行摄像工作时摄。

开汽车装饰店又搞录影
美化录影摄制东主杨启良③

他的胞弟启杰君,之前又曾在新加坡的汽车装饰店里工作过,对此门生意有相当的认识,所以便邀他一起合作,创设了古晋的首家汽车装饰店——美化汽车装饰公司。

成功从打白铁师傅转行为摄影师的杨启良,年轻时扛着摄像机投入录影工作时的英姿。

设汽车装饰店,又涉足录影摄制领域,杨启良身兼二职,忙个不亦乐乎。

自从17岁步出社会工作后,杨启良先是在中药铺当学徒,后来又到白铁店学工,本来可以安安稳稳的当个制作锌皮水槽的巧手工匠,然而由于此行业较为粗重与危险,还需要相当的体力,所以感觉到自己年纪渐长,再过些时日恐怕难以再胜任的他,便边工作边寻觅,希望能找到一份更适宜自己的职业。

1974年斯里阿曼行动后,砂拉越的保安与政治局势日趋稳定,经济发展一日千里,各行各业都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旺景,特别是汽车业更是一片大好,大批的翻新二手车,源源不绝的从日本输入本州。

然而当年无论是进口新车或是翻新二手车,几乎全部没有附带空调与音响设备,只有极少数超级豪华轿车,才可能会有空调设备,杨启良还记得,在70年代初,他一位友人蔡老板,就购入了一部附带有冷气设备的轿车,为了突显它的与众不同,车子的后镜上,还贴了一张写有“冷气开放”字眼的条子,风风光光的招摇过市。

预想到装配汽车冷气,将会是门很火红的生意,杨君原打算朝此领域投石问路,但因为察觉它涉及太复杂的专门技术,所以很快就打消了此一个念头,转而把脑筋动到汽车的装饰业上。

杨启良把大部分从摄像赚来的金钱,投资于器材的添置上,图为摆放在他工作室的部分报废摄像机和相关辅助器材。

杨启良(右二)应邀负责在一个宴会场合摄像,图中中坐者为州元首敦沙拉胡汀。

首家汽车装饰店

原来在留意到当年的汽车欠缺空调与音响设备时,除了装配冷气机,他也已经想到汽车音响这一领域,而让他决定放手一试,主要因素之一,便是当时古晋还没有类似的装饰店,再来他的胞弟启杰君,之前又曾在新加坡的汽车装饰店里工作过,对此门生意有相当的认识,所以便邀他一起合作,创设了古晋的首家汽车装饰店——美化汽车装饰公司。

这家公司开在达闽路,潮州公会会所的底楼,当年的主要业务是为汽车安装音响系统,也就是收音机和匣式录音带播放机二合一的音响设备,虽然之前杨君是位打白铁的工匠,但他平时对电器音响本来就很有兴趣,也懂得一些基本的装置技术,所以经一段短时间的学习,便能掌握到相关的技巧,而开始与弟弟拍档为各界车主服务。

在70年代,市场上的汽车音响品牌并不多,当年最通销的牌子为“TEN”收录音机,而装置费用也从100块钱到400块钱不等,视客人所采用的设备品牌而定。

由于是独家生意,加上启良昆仲的服务态度良好,收费也很公道,所以业绩屡创新高,在最巅峰时期,还聘有五名助手,形成一支阵容强大的工作团队。

也几乎在此一同时期,匣式录影带和其放映机开始传入古晋,很留意市场动态的启良君灵机一动,觉得既然有匣式录影带和放映机,肯定有其摄像机,向来对摄像很感兴趣的他,便亲自到PANSONIC电器公司的古晋分行接洽,并从其经理口中得知,该公司的新款录像机的效果良好,便斥资4000多块钱,从海外订购了一台摄像机。

杨君所购置的此部录像机,和今天的数码录像机比起来,就真的有若天渊之别,早年的摄像机和录像机分成两个部分,加上电池等装置,全部重达十几廿公斤,如将它们全揽在身上,确实是极为沉重与不便,所以亲自执掌摄像机的杨君,经常要有一位助手背着长方形盒状的录像机,亦步亦趋的跟在背后。

美化录影摄制公司

自从买进那部录影机后,杨君一有空闲,便拿着它四处录像,并在不断的摸索下,逐渐得掌握到其性能,同时在录影摄像的技巧上亦日趋成熟,于是他便决定将兴趣商业化,成立了“美化录影摄制公司”,开始试着承接“录影”的生意,而这也是古晋第一家正式的摄像公司。

犹记得他的第一单录影生意,是在1980年前后,帮潮州公会拍摄在银禧运动场举行的同乡运动会录影带,可能是第一次正式应聘上场,格外感到兴奋与紧张的缘故,他在完成摄像工作后,先在自家工作室首映时,察觉影片摇晃的很厉害,由于当年没有剪裁机,无法进行后续的裁剪工序,他只好硬着头皮,把这匣影带交给主办单位。

有了此次镜头过度颤抖的教训,杨君往后在承接录影任务时,都尽量克制自己的紧张情绪,同时尽量稳住摄像机,降低镜头摇晃的程度,经过一段日子的“苦练”,他终于做到了让画面平稳的效果。

每当有国家领导人到访时,杨君亦经常应邀随身摄制影带,而与国家元首、首相等领导人零距离接触,心情难免会紧张,在沉重的心理负担下,他便有过忘记按纽开机,而错过拍摄很多镜头的糗事。白天大多数时间,继续在汽车装饰店工作,夜晚承接各式宴会场面录影工作的杨启良君,为了提升录像品质,除了不断强化技术本位外,也持续的买进更新款的摄像机,记得在1982年时,他托一家日本电器公司在古晋的分行,帮他从海外订购一台最新面市的录影摄像机。

不久后,他接到通知说货物已经到了码头,于是他便带齐文件,赶到有关部门的柜台办理出货手续,然而在柜台处,他明明看见自己所订购的录影机,就摆放在有关官员背后的货柜上,但对方却刻意刁难,硬说杨君的录影机还在货仓内,要他迟些再倒回来。

当天下午吃完午餐,杨君再倒回相关柜台时,却被告知有关录影机失窃了,要他到相关单位办理报失手续。

汽车装饰店失火

听到此消息,杨君强按下胸中的怒火拂袖离去,当时他心里气得巴不得一把火将那柜台给烧了,孰料五天后,他的汽车装饰店竟无端端的失火,使他店里的很多存货付诸一炬,财物损失相当严重。

本身是位佛教徒的他,在事后回想起来,将之归咎在五天前所造的“业障”,自此以后他真的不敢再造次,格外留意自家的言行。

且说在汽车装饰店失火后,杨君想到自从他创设第一家汽车装饰店后,很快就涌现了很多类似的店铺,大家在浅盘子内做恶性的竞争,因此所能赚取的利润已经大大的降低,同时装饰店的工人流动性很大,经常都会闹工人荒,所以在遭到祝融光顾后,杨君索性便结束了汽车装饰的生意,搬到潮州公会会所二楼,租下一个单位改行出租匣式录影带,于是古晋第一家录影带出租店——美化录影带出租中心就此诞生了。

 

美化录影摄制东主杨启良(5之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