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1年1月4日刊登

扛着摄像机,杨启良脸上满是自信的神情。

 

 

 
杨启良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38年
祖籍:广东潮安
职业:职业摄影师
当过中药及白铁店学徒
美化录影摄制东主杨启良②

从来都没有接触过中药材的启良君,突然间要面对数千种不同名目的药草,还真的有些眼花缭乱,不晓得要如何下手,好在有姑丈等前辈的从旁悉心指导,而在他耐心的学习下,一段日子过后,倒也渐渐的能分辨出很多种药材,以及它们药性与疗效。

2010年9月初,古晋德教会紫辉阁主办“免费装置义肢慈善活动”,杨启良应邀负责全程的摄像工作,图为此慈善活动的开幕礼现场一瞥。

七岁迈入社会工作,杨启良首先是在中药店里当“药童”,继而到下横街的“白铁店”当学徒。

1955年一场轰轰烈烈的老中中学潮(330大罢课),让恰好在那念初中二的杨启良,索性中止了求学之路,当时他由于寄宿在姑丈沈宏藩的草药铺,“万春堂”的楼上,所以离开学校后的第一份工作,便是留在药铺里当学徒。

座落在中国街的“万春堂”,是间典型的中药铺,目前还在营业中,而她店面最显眼之处,便是店铺左侧靠墙而立的那台高逾7尺,长达20尺,以坚硬盐柴木打造成的老药柜。

乌溜溜的盐木老药柜上,满是抽屉式的小格子,每个格子的大小约为一乘二尺,总共多达60格,格内同时储存了多种草药,而格面上则以白漆写明内里各款药材的名字。

杨君的工作室内,堆满了好几代的摄像机与其他器材,足可形成一个迷你的摄像机博物馆。

 

 

 

穿着背心的杨启良,在工作室专心的进行后续作业时摄。

接触各式各样的草药

早年的万春堂,就如其他的药草铺一般,常驻有一位中医师帮病人看症,但随着老医师辞世后,就只单纯的售卖各类草药与成药。

虽然中药铺供应的主要是生药材,但这些药草在交到顾客的手上前,都要经过适当的加工程序,好像把那些刚从大陆进口的各类药草之根、茎、叶,花或果实,甚至用来入药的昆虫干尸,及动物身上取下的某些“零件”,都必须预先进行冲洗、晒干,然后需要切片的切片,需要去壳的要去壳,再分门别类的收藏于指定的柜格内,象这类繁杂的事务,便是启良在当学徒时的日常工作。

从来都没有接触过中药材的启良君,突然间要面对数千种不同名目的药草,还真的有些眼花缭乱,不晓得要如何下手,好在有姑丈等前辈的从旁悉心指导,而在他耐心的学习下,一段日子过后,倒也渐渐的能分辨出很多种药材,以及它们药性与疗效。

如此经过一两年后,他也开始站在柜台后,按照顾客送来的药方,小小心翼翼的帮他们按方抓药。

20世纪50年代中叶的中国街,在白天里极为喧哗嘈杂,短短的巷弄间,从不间断的传出出叮叮当当敲打锌片的声浪。

原来早在百年前,便有一批“大埔客”,落户于中国街和隔邻的下横街,他们把家乡学来的打白铁工艺带到南洋,在这两条巷子里开铺帮人打造各类锌皮器皿,因而在白天里,这些“大埔乐师”们,就会一锤锤的敲打着锌板,合奏出时齐时乱的“生活乐章”。

改行当白铁店学徒

且说杨君在万春堂当了几年的学徒后,虽然已累积了不少关乎草药的知识,但静极思变的他,总觉得自己不太适合此份工作,因而便在友人的介绍下,到下横街的一家白铁店“竞发”宝号当学徒,学习打白铁的手艺。

下横街的英文名为“Bishopsgate Street”(主教栅街),但本地的潮州人只管叫它“横街仔”,而实际上这个土名倒取得很传神,因为它横贯海唇街与亚答街,是条名符其实的“横街”,而“仔”字又恰恰能形象化的反映出它仅有三十来米的长度。

于50年代时,下横街就和近邻中国街一般,依旧是大埔人定居的据点,而这些茶阳老乡,十之八九是从事打白铁的手工业。

杨启良所投身的竞发宝号,在当年可说是古晋规模最大的白铁店之一,除了制作各类锌片器皿外,也承接制作水槽的工程,可以说举凡属于白铁的工程,都来者不拒的照单全收。

刚转行进入白铁店的启良君,最初的薪金是每个月80元,而在离开万春堂后,他也搬了出来,于网寮(毕达那路、打铁街)租了个房间作栖身之所。

回顾当年在白铁店当学徒的情景,他笑称打白铁这门传统手艺其实并不难学,秘诀是先要具备耐心,工作时需要全神贯注,准确的拿捏各种尺寸,其他的裁剪,敲打和焊锡细活功夫,则要靠循序渐进,终究熟能生巧。其实在早年,几乎家家户户都备有由本地白铁铺所制作的器具,好象煤油灯之类的照明器材,早年的工匠会按规定的尺寸,以锌板或铜片制成煤油灯的遮板和盛油罐,再装上由中国进口的煤油灯头,与采用印度麻绳制成的灯芯,让用户夜间充作照明之用,启良君在白铁店里工作时,就曾在师傅的教导下,制作过很多此类的煤油灯,以及漏斗、信箱、垃圾桶、抽煤油器和商家用来量米的“干冬”等容器。

犹记得在从前,公众会把准备寄回大陆乡下的各种物资,全塞进空的“饼干珍”内,然后拿到白铁店,要求师傅用锡把珍口紧紧的封起来,而这也是杨君当学徒时的日常工作之一。

但随着塑胶产品,在较后时的大量面市,上述锌、铜制的器皿遭到淘汰,竞发的业务重心趋向水槽的制作,而早年没有压水槽的机器,从剪割到压出水槽半圆形,或四方形的形状,都要靠人工来完成。

工作态度认真,虚心求教的杨启良,深得店内老师傅们的喜爱,因此纷纷倾囊相授,让他很快就能掌握到打造各类器皿的技巧,同时他除了在店里制作锌皮水槽,也经常要跟随同事们到建筑工地安装水槽。

鉴于当年没有鹰架之类的器材,工人们只靠简单的木梯,摇摇晃晃的在屋檐间进行安装水槽的工作,尽管此等工作既粗重又危险,但年轻时的杨启良却毫无畏惧,经常一马当先的爬到梯顶干活。

启良君当了好多年的打白铁师傅,但随着白铁器皿渐渐被塑胶制成品所取代,而水槽的安装工作又需要体力,年纪渐长的他,感到身体越来越难以负荷,于是开始寻找其他适合自己的职业,终于在1974年前后,他在潮州公会底楼承租了一间店面,创设了古晋的第一家汽车装饰店——美化汽车装饰公司。

 

美化录影摄制东主杨启良(5之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