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11月10日刊登

余守仁的第一个专业便是维修飞机引擎。

 

 

 

 
余守仁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48年
祖籍:广东陆丰
职业:跆拳道教练
自小对飞行感兴趣
苦读飞机维修工程
跆拳黑带七段师贤余守仁(上)

跆拳道黑带七段“师贤”级教练,原来是位维修飞机的技师,目前的正职是卖烤鸡饭的摊贩,余守仁有一段与众不同的人生故事。

跆拳道黑带七段师贤余守仁近摄。

跆拳道世界中,黑带是高手的阶段,而黑带又有一至九段之分,一段到三段被称为“副师范”,四段到六段属于行家阶层,统称为“师范”,七段以上通常是技术和道德皆已臻完美境界者方能考获,故此七段和八段高手获尊称为“师贤”,九段是最高荣誉,被尊称为“师圣”。 

拥有黑带七级以上荣衔的跆拳道“师贤”,在本州当真是屈指可数,而在橡胶路开设道馆授徒的跆拳教练余守仁,便是极少数中的一位。

余守仁,客家人,出生于晋连路35哩,父亲余恩耀是位体育老师,任教于35哩中华公学,守仁君是家中的老大,下有一个弟弟和两位妹妹。

当守仁六岁时,父亲恩耀公奉派到古晋中华小学第四校,继续担任体育老师,于是他们全家住进树胶路一栋属于客属公会所拥有的木屋中,小守仁亦在较后时进入四小就读,且在1960年毕业后,报读古晋中华第三中学。

1963年潮州公会收回中华第二中学(老中中)的校址,开办了“古晋中学”时,守仁君在父亲的安排下,从三中转到晋中,由中三一直念到中五毕业。

由于跟随方野学泰国拳的缘故,守仁君结识了很多武打明星,图为余君(右二)与电影红星谷峰(右)等合摄于60年代末。

在香港时,余守仁(右)曾在邵氏电影公司武打明星,方野(右二)所开的泰国拳武馆习武,图为他与方野及一群武打明星合影。

就读“飞机维修工程”

他在1966年中学毕业后,面对了升学和就业的抉择,最终他在征得父母的同意下,于1967年飞往香港,进入远东航空学校专攻“飞机维修工程”——

原来守仁君自小就对飞行很感兴趣,但当飞行员的条件过于苛刻,所以转而求其次,想想当个飞机维修技工,也是很“酷炫”的行业,于是他特别留意这一个科系,而在发现香港远东航空学校招生,便即刻投函报读,并很幸运的被录为学员。  香港远东航空学校成立于1933年,校址位于启德机场的西南端,拥有一系列资源配套,包括教室、机库、零件库、工厂以及职员宿舍,开始时就拥有五架爱弗罗飞机,教官大多是就从英国礼聘空军退役人员到来任教。

学校提供商业飞行执照(CPL)、私人飞行执照(PPL)、航空工程等课程,吸纳了不少侨居外籍人士、海外华侨和学生赴港留学。守仁就是其中一位慕名前往报读的大马学生,他与一群来自各地的新生,如期到开设在启德机场边的学堂上课,而课程先是从了解车子的引擎结构,发动原理等入门,如此经过两、三个月,把车子的引擎结构全搞清楚后,便正式进入维修飞机的课程。

“飞机维修工程”属于两年半制,守仁和他的同学,不仅接触到了螺旋桨飞机的引擎,也见识到了多款喷气式飞机的引擎,于在学的30个月里,他们几乎把送到课堂来的飞机引擎都拆成散件,又要一个螺丝都不剩的组装回去。

这一系列的专业飞机维修工程训练,似乎让守仁越学越感兴趣,在完成了学业,顺利考获专业文凭后,他的几位从马来西亚过来的同学,纷纷回国投入航空公司的维修部服务,而他却想更上层楼,于是便飞到加拿大的多仑多,进入GEORGEBROWN大学的航空系深造。

学费与生活费不济

实际上,守仁君的家庭环境相当清寒,一家大小的温饱,全靠父亲每个月400多元的薪资来维持,有鉴于此,他的父亲每个月只能汇100块钱给他当学费与膳宿费,此笔款项在香港还能勉强应付过去,但到了学费与生活费都远较香港高出好几倍的多仑多,马上就出现抓襟见肘的困境。

为了舒缓经济上的困局,他便到当地的唐人街找工作,总算如愿的在一家由香港人所经营的粤菜餐厅,找着在厨房洗碗的工作,于是他每天下午5点钟就到餐厅打工,一直工作到凌晨1点,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宿舍,如此一晚苦干了8个小时(时薪1.9元加币),大约能挣得加拿大币15元,合折当时的马币65.3令吉。

两、三个月后,酒楼的二厨离职,平时对守仁工作表现颇为赏识的大厨,便提拔他进入厨房工作,学习炸鸡和炸虾等等厨艺,如此一来,他的时薪马上就加至四块加币,而让他能应付大学沉重的学费与膳宿费。

大一的时候,守仁主要学习飞机起飞前,飞行引擎的各种安全检查,但到了大二,便开始要学习在飞机飞行状态中,如何去检查和解除机械故障,因此学员必须随机升空飞行,而每次升空都要付出相当昂贵的飞机租贷费用。

通常在一次飞行中,连同机师的工资,每个钟头的收费为加币22元,此等开销使到类如守仁这样的穷学生大喊吃不销,因此他在苦撑了两年后,实在无法再维持下去,只好自动放弃继续深造的机会,留在加拿大当个维修飞机的小技工。

 

跆拳黑带七段师贤余守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