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11月8日刊登

 

 

 

 
杨谦俊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42年
祖籍:客家人
职业:知名老报人

国际时报在90年代末收购《砂拉越晚报》,杨谦俊(前排左二)代表晚报董事部,与黄文彬报业集团总裁拿督黄国忠(前排右二),在相关文件上签字时摄。

亲身采访无数重大事故

退休报人杨谦俊⑤

晚报草创之初,编采部人手不足,身为董事的杨谦俊亦责无旁贷的给予义务协助,除了帮忙跑新闻,偶尔还要协助行政管理的工作,直至报社运作纳入轨道后,才功成身退。

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莅访,杨谦俊与商会代表们到机场列队迎接,并和首相握手寒暄的境头。

杨谦俊(右)亦是筹组古晋新闻从业员协会的发起人之一,图为在新协的一项晚会上,他应邀与历届主席合切纪念蛋糕时摄,在场者左起刘细畅、李福安、黄优才和杨谦俊。

闻前线奋战20年,亲身采访过无数重大事故,诸如婆罗其昌船难、斯里阿曼行动、石隆门大火、巴士坠湖等,虽然已事隔三、四十年,但当年现场情景依旧历历在目。杨谦俊在1972年进入英文周报《婆罗洲纪事报》当记者后,他的前上司即诗华日报古晋分社经理沈来明亦呈辞离开,并与一群友人筹办《砂拉越晚报》,杨君亦受邀参股,成了这家新报社的董事秘书,沈来明则出任董事总经理。

晚报草创之初,编采部人手不足,身为董事的杨谦俊亦责无旁贷的给予义务协助,除了帮忙跑新闻,偶尔还要协助行政管理的工作,直至报社运作纳入轨道后,才功成身退。

然而晚报在1976年所发生的一起编采部“工潮”,迄今他印象犹新,原来早年晚报的记者,每天中午都会轮流跟随海唇街“大千书店”的车子上机场,前者是要去运载其所代理的西马各语文报章,后者则是要去看看有没有可字采访的新闻,同时接收诗巫分行同事托乘客带过来的稿件。

于大千书店的车子回到古晋时,随车的记者亦会顺便把报馆所订的几分西马华文报纸带回去,以便编辑部的同事能转载其中的一些新闻。

编采部集体辞职

1977年6月1日达雅节,晚报循例放假一天,翌日记者到大千书店要拿取前一天的几分西马报纸时,却被告知报纸已经在前一天被沈来明拿走了,于是便拨电话向沈经理要报纸,谁知他非但否认拿了报纸,还马上召集会议把众人训了一顿,指责编采部同仁失职,说什么就是不把报纸交出来。

当年晚报编采部同仁,是一群干劲十足的年轻人,他们在会议后越想越不服气,便派一名同事到沈经理于报社附近的住家看看,结果真的在客厅上找到了相关的几分报纸,当天下午,大家讨论起这件事,觉得对方做得太过火,于是编采部十几人决定集体辞职。

大伙在翌日都递上辞函,给予公司一个月的通知,此事顿时惊动了董事部,除了董事秘书杨谦俊等,纷纷赶来慰留外,就连董事长谢纯全也从印尼赶回来斡旋,当时编采部同仁提出了条件,就是要沈经理道歉,并保证以后不会重犯。

谁知沈君一声对不起都不肯说,编采部同仁别无选择的在期限届满后集体离职,骤然间编采部出现真空,杨谦俊只好硬着头皮上阵,他和沈来明在数位友好的协助下,总算勉强让报纸按日出街。

如此硬挺了好一段日子,当编采部的所有空缺被弥补,运作恢复正常后,他才得以抽身,继续他的采访工作,直至1984年,由于患上“偏头痛”顽疾,才辞去记者的工作。

婆罗其昌号的档案图片。

重大事故难以忘怀

回首在报界的20年,最让杨君难以忘怀者,便是在1973年12月27日的船难,当时一艘定期川行于古晋与诗巫间的客货轮“婆罗其昌号”,满载客人与货物,在接近泗里街的海口处被风浪击沉,造成数以百计的搭客坠海罹难。

事发后,杨君于一批同业登上军用直升机,从古晋出发,赶往船难现场采访拯救工作,由于当时天候恶劣,强劲暴风把直升机吹袭的剧烈摇晃,使他当场吐到七荤八素,几乎无法拿稳相机拍照,此一狼狈相后来一直成为同行记者们的笑柄。

1978年9月24日,石隆门镇上的69栋双层木板店屋,在一夜之间惨遭祝融夷为平地,他在得知消息后,马上连夜冒着寒风,骑着他的电单车,赶往20哩外的现场采访,让他印象深刻的,则是在距离灾场几里外,便能看到火光冲天,照红了漆黑夜空的恐怖场景。

说到石隆门,还有一桩叫他刻骨铭心的重大事故,即巴士坠湖惨案:

在1979年6月7日,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一辆挤进67名学生的巴士,在经过碧湖旁时,竟然失控坠落湖中,瞬间夺走了30多条学生的宝贵生命,杨谦俊闻讯亦火速赶到现场,忙着采访打捞救援的新闻,也采访罹难者的家属。

看着30多副从湖里打捞上来的尸体,整齐的排列在地上,家属们呼天抢地的哀嚎声,此情此景,既使是已经拥有整20年采访经验,目睹过无数重大事故的杨君,亦难免受到现场气氛感染,以致感到鼻酸。

谦俊在60年代中叶进入报界当记者,适逢砂拉越保安局势最动荡的岁月,那年头的新闻从业员十足象个夹心人,报道内容或用字稍有不慎,就会被保安单位请去喝咖啡听训话,同样的若报道太多“恐怖份子被歼灭”的新闻,分分钟也会收到来自地下组织的警告信,总之大家都要自求多福就是了。

“斯里阿曼行动”

值此军事围剿行动频密的岁月里,谦俊曾出席多个官方的“前线报捷”新闻发布会,其中包括了政府军在代号“巨网”的行动中,一举在阿莎再也海口区摧毁共产游击队基地的新闻,以及后来振奋人心的“斯里阿曼行动”。

砂拉越首席部长拿督拉曼耶谷在1974年3月4日,邀请了百多位国内外记者,包括当时正在《婆罗洲纪事报》的杨谦俊,出席于古晋敦拉昔展览馆举行的新闻发布会,宣布了取名“斯里阿曼行动”,即砂越政府与砂共透过和谈,达致停止内战协议的经过。

意气风发的首席部长,在记者会上非但发布了双方谈判的经过外,也宣布从1973年10月至当时止,共有482名共产武装份子,当中包括311名男性、171名女性,在斯里阿曼行动下步出森林。

接着杨君也没不停蹄的采访了州政府先后在古晋、成邦江、诗巫等城镇举行的盛大群众集会与大游行,毕竟民选政府和武装共产组织能达致和谈,放眼全球倒还很罕见,更重要是内战全面停止后,砂拉越有望迎来更大的转变。

20年的记者生涯,当然不仅仅只报道灾难或悲惨的新闻,他也出席和报道了很多喜庆的场景,包括了砂拉越通过组织马来西亚获得独立10周年和20周年庆典,他也在1972年3月间,当英女皇伊丽莎白二世伉俪,和她们的女儿安妮公主访问砂拉越时,奉命跟随女王到各城镇做全程报道。

 

退休报人杨谦俊(6之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