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11月5日刊登

20世纪90年代,我国最高元首巡幸古晋时,当时担任砂拉越中华工商联合总会执行秘书的杨谦俊,与商联会同仁亦到机场迎接元首陛下。

 

 

 

 

 
杨谦俊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42年
祖籍:客家人
职业:知名老报人

见证动荡时期重大事件

退休报人杨谦俊④

然而尽管杨君如何步步为营的写报道,编辑部同仁怎样严格把关,总是会百密一疏,甚至在有心的鸡蛋挑骨头下出了状况。

杨谦俊(中)在70年代与同业合影,图中右一为已故报人沈来明。

各报记者与编辑同业,在1968年前后,于一次公共假期相邀郊游时大合影。

政府巡逻艇于拉让江执行任务时一瞥。

1971年政府在诗巫实施戒严,保安部队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巡逻的景象。

安局势动荡不安,杨谦俊战战兢兢的在跑新闻,但再谨慎还是让报社被停刊三次,作为一名前线记者,他几乎见证了州内在60年代到80年代中叶的所有重大事故。

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中叶,是本州政治与保安局面最不稳定的时代,先是有左翼人士走入森林,发动武装革命斗争,继而因为马来西亚的成立,印尼向大马发动战争,就连州内阁也因内斗,而被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际此非常时期担任记者,肯定会格外的艰辛,在入行之初,前辈们曾一再告诫杨君在作报道时,必须回避那些敏感课题,不可使用那些具煽动,或会引起民众误会与恐慌的字眼等等。

然而尽管杨君如何步步为营的写报道,编辑部同仁怎样严格把关,总是会百密一疏,甚至在有心的鸡蛋挑骨头下出了状况。

误踩地雷报纸停刊

1969年间,杨君在作一则关于民生课题的新闻报道时,用了一句“怨声载道”就被抓包,说是故意夸大其词,硬是下令报纸停刊一周,以示小惩大诫。

另有一次是他的经理接到消息,说邻国的一个亲善代表团到古晋作访问,全体团员下榻当年的一间五星级酒店,然而在他们退房离开时,店家发现客房里的茶具等器皿不翼而飞,因此吩咐杨君去作采访。

经过查证确有其事,而且店家也已据情报警,于是杨君便发了这条新闻,谁知报纸出街后,却引起了轩然大波,有关方面认为这条报道会伤害友邦感情,甚至会惹来外交风波,因此再次下令杨君所服务的报社停刊。

这一回的风波显然比“怨声载道”事件来的严重,报纸被停了一个多月才复刊,而在停刊期间,他被调到诗巫的总社工作,并入住双溪安都的报馆宿舍,让他记忆犹新者,莫过于经常在半夜被枪炮声吵醒。

实际上当时诗巫的保安局势很严峻,政府为了打击武装地下活动,频密的展开军事围剿行动,双方经常在山林里短兵相接,引爆激烈的驳火,由于当时宿舍就只他一人寄宿,这些午夜枪炮声,往往吵得他彻夜难眠,好不容易盼到报纸复刊,他连忙向公司申请回到古晋的工作岗位。

独家报导引轰动

1969年5月13日,西马发生严重的种族冲突事件,政府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然而当时砂拉越还在进行着大选,所有竞选和选举投票的活动并未立即停止,5月15日的晚上,杨君从报馆回家后,如常的扭开收音机收听联邦的新闻时,猛然间听到联邦内政部长宣布,砂拉越州的选举活动必须马上停止。

他听了此消息,马上打电话回报馆,据情向主编吕朝景作出报告,后者决定马上改版,并要他立即回到报馆撰写相关的新闻。

这条大独家在翌日以首版首题的姿态出街后,顿时造成很大的轰动,可是因为古晋各官方衙门、选举委员会和各政党,并没有收到冻结选举的命令,乡区的投票工作如常进行,而杨君也按采访部的工作安排,大清早就跟着人联党的秘书长杨国斯,到晋连路17哩新生村进行选举宣传活动,当然在路上大家也谈论起内政部所发出的指示,但因为大家都没有获得明确的指示,对杨君所发的该则新闻,保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不仅一般政治人物对此讯息疑信参半,就连警方政治部也在大清早派员到杨君的报馆,想查问他的新闻来源,然而在得知他到17哩作采访后,只好无奈的离开,不过在当天上午较后时,内政部的正式公文下达各单位,指示即刻停止州内的所有选举活动。

独家新闻获得证实,政治部官员不仅没有再来查究,报馆上头还决定发200令吉的奖金给杨君,表扬他对新闻工作的认真和勤勉。

高薪任职《婆罗洲纪事报》通讯员

513事件平息后,砂拉越在1970年迎来了首次的直接选举,由于当时的通讯与交通没有今天般发达,整个选举历程要耗上几天,而作为采访主任,杨君可说在这次的马拉松式选举中,吃尽了连续几天为了整理选举新闻而通宵工作之苦。

在1972年,他得知在汶莱发行的英文周报《婆罗洲纪事报》,准备聘请驻古晋的记者,因而动了从中文报记者改任英文报记者的念头。

事实上,在过去几年,他便已经兼任《婆罗洲纪事报》的通讯员,定期投稿给这家英文周报,且每个月能赚得300多块钱的稿酬,此数字比他当时的正式工资还高,由于所使用的媒介语不同,和他的正职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所以没有受到雇主的干预。

跃跃欲试的他,特别请了一天假,从古晋飞到汶莱去面试,结果顺利的被录用,新东家给他的薪水高达千元,此数字当真羡煞当时普遍只领几百块钱的同行。

从日报转到周报,他首先要改变新闻角度的取向,由于周报的总社在汶莱,在那个连传真机都还出现的年代,所有的稿件都要靠空邮,赶在周三的截稿时间之前寄到编辑部,遇上重大的突发性事件,他还得赶到电报局,由发报员把文稿发出去。

为了新的工作要求,他把家里的冲凉房改装成冲相片的暗房,原来在80年代之前,所有新闻图片都是属于黑白照片,而记者除了要懂得拍照,还要学会自己冲底片和印照片,杨谦俊犹记得,他在《砂拉越快报》任记者时,所使用的是属于中国出品的“上海牌”相机,最初的时候,相片是交由相馆冲印,后来报馆自己设了暗房,记者们就得学会冲洗相片了。

他在《婆罗洲纪事报》一干就是12年,直到1984年才从新闻前线退役下来,转而当起商联会的执行秘书。

 

退休报人杨谦俊(6之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