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11月4日刊登

 

 

 

 
杨谦俊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42年
祖籍:客家人
职业:知名老报人

20世纪80年代初,杨谦俊(左二)跟随马华工商联合会总会长丹斯里拿督阿玛黄文彬(右二)到中国访问时留影,在场者还有丹斯里黄的助理丘立基(左)和已故骆义平律师(右三)。

辞教职当起无冕皇帝

退休报人杨谦俊③

杨谦俊在小学毕业时,已经快满18岁,若以当时他的年龄和贫寒的家境来看,本来应该没望进入中学了,但因为他渴望继续求学,终于在两名贵人的相助下,总算能如愿以偿。

杨谦俊(右二)在60年代到马印边界采访时,与三名记者同业于一台英国制大炮前合影。

1968年10月1日出版的《国际时报》创刊号封面。

了一年的英文中学老师,杨谦俊向昔日的小学老师,兼该校董事呈辞时,透露准备要去应征记者,当时他的老师就以杨君性格过于内向为由,直批他不适合当记者。

边工作边进修,杨谦俊足足在新闻前线冲刺了20年。

任了一年的英文中学老师,杨谦俊向昔日的小学老师,兼该校董事呈辞时,透露准备要去应征记者,当时他的老师就以杨君性格过于内向为由,直批他不适合当记者。

老师的铁口直判,并没有影响杨谦俊朝新闻工作投石问路的决心,其实早在小学时,他便喜欢阅读《世界少年》之类的书籍,到后来各中文报纸更是他日常的主要精神食粮,同时他也勤于投稿,而且文章屡见于各杂志报章中刊出。

当新闻记者是他在读书时就立下的心愿,为此他确曾下足准备功夫,其中除了勤于写稿来磨炼文笔外,在中三时,还报读了由职工会所办的夜校华文班,而且从中四开始,他选修了华文科,还在剑桥文凭考试时,加考华文科试卷,并得到很好的成绩。

他听说当记者要懂得速记法,于是在剑桥文凭考试后,便以函授方式,报读香港“唐亚伟速记学校”的课程,成了当年少数掌握华文速记法的记者。

杨谦俊(左)在1965年中叶加盟《砂拉越快报》,图为他与一名同事合摄于快报编采部。

60年代的记者在采访时的标准装备,图为当年前锋日报的总编辑梁国信(左)与名摄影师何亚传准备赶往采访一项官方新闻时摄,梁君亦是杨谦俊投入报界后的第一位“老板”。

应征《前锋日报》记者

从上述的准备,确实不难看到杨谦俊对新闻工作的向往,他在辞去教职后,在1965年12月28日,从石隆门骑着电单车到古晋的《前锋日报》报社,求见社长梁浩然,开门见山表示有兴趣当记者,询问该报是否还有空缺?

梁老板在查阅了他的履历表和简短的面试后,即席聘用他,要他翌日就来上班,薪金是每个月200令吉,而且还要他在离开前,先和他那负责编务的儿子梁国信见见面。杨谦俊按指示到编辑部求见总编辑梁国信,后者听说他兼通中、英文,便询问他是否懂得翻译,还来场即席考试,拿了一段英文报道要他翻译成华文,没一阵功夫,杨君便完成了翻译工作,梁君似乎很满意他的表现,只是对他所翻译的人名有意见,以带着好奇的口吻问他:

“你不知道罗素?那么有名的哲学家,怎么可以把他的名字译错了?”

罗素是何许人,当时谦俊君真的不知道,所幸梁国信也没有太刁难他,只简简单单的建议他到书店去购买一些关于新闻写作的书籍作参考,其他的等以后再说。

终于能实现当记者的梦想,谦俊心情很愉快的骑着他那部已经用了一年多的电单车,轻松的离开报社,实际上他胯下的那部“丰拉”125CC的电单车,是在1963年底,剑桥九号文凭考试结束后,想到在将来到社会上工作,有必要物色一部代步工具,而在大石路邮政总局对面的一家车行,以1000令吉的价码,用分期付款方式买下来的。

过后的一年间,他应聘在石隆门的金山英文中学执教,每天就骑着它往返住家与学校之间,而他这次能顺利被录用,其中一个因素,也许就和拥有交通工具有关。

离开报社他急着要前往的目的地,便是到书店去寻找梁老总要他买来参考的书籍,结果他买了《新闻学》和《报业钜子普立兹》这两本与新闻工作有关的书籍,然后到居住在美记园(和平路)的女友家报喜。

报读外国函授课程

早在谦俊君于圣若瑟中学就读时,他便认识了这位女友张赛花,当时她是他学校对面的圣德丽莎女校读书,张氏的父母在美记园住家的旁边,加盖了一排木屋,出租给学生和新婚小家庭,于是杨君就向未来的岳父母租了一个房间,如此一来,既方便到报社上班,也能和女友朝暮相见,最终双双步上红地毯成了眷属。

且说他在12月29日大清早,杨君就穿得整整齐齐的到报社上班,从那时开始,他便被安排跑社团和突发性新闻,而入门之初,除了采访部的资深记者与编辑,不时会给予他指点外,杨君也以函授方式,报读了台湾与英国新闻专科学校的课程,靠着自修提升自己的新闻专业素养。

跳槽到《砂拉越快报》

半年后,他跳槽到《砂拉越快报》,负责跑法庭与警署的新闻,同时也兼任翻译工作——《砂拉越快报》在60年代初,由颜自发、黄开渊和蔡坚强三人联合创办,但因为管理不善,亏损连年,在1963年由拿督阿玛黄佛德和丹斯里拿督阿玛黄文彬联合接手,股东蔡坚强继续担任经理,主编为林日晃,编辑部就设在艾贝尔路的一栋店屋二楼,当时的报费每个月才区区的三块四毛钱。

而《砂拉越快报》发行至1968年时,拿督阿玛黄佛德退股求去,丹斯里黄文彬全面承顶下所有的股项,并在同年的10月1日,把《快报》易名为《国际时报》。

谦俊在1966年中加盟《砂拉越快报》,继续在新闻线上奋战了三年多后,适逢《诗华日报》在古晋设立分社,已故沈来明担任分行经理,在沈君的力邀下,谦俊君应聘出任采访主任,由于当时国内保安局势不靖,政治氛围凝重,记者写稿有如走钢线,稍有不慎便会踩到地雷,而惹来许多麻烦。

打一开始就很谨慎落笔的杨君,亦难免有失手的时候,他的报道先后让报纸被停刊了三次。

 

退休报人杨谦俊(6之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