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10月22日刊登

●梁满连年轻时,全神贯注的拉着小提琴的档案图片。

 

 

小档案
姓名:梁满连
祖籍:广东省台山县
职业:资深小提琴导师

一把小提琴拉出一片天

音乐家梁满连②

在50年代,老中中校园内笼罩着浓郁的政治硝烟味,亲新中国的左翼学生,和有旧国民党背景的老教员,在校园内展开激烈的斗争,初时右翼阵营,仗着行政权在握,大力打压左翼学生组织,强行解散“学生自治会”,勒令校内的左翼刊物停刊,双方矛盾日益白热化,大规模的学潮一触即发。

●1978年梁满连(右)在圣若瑟礼堂,与英国著名大提琴家做双重奏演出时摄。

●梁满连在一项慈善晚会上,带领弦乐团公演的场面。

●德国吉打演奏家前来古晋开演奏会,梁满连应邀率领他的弦乐团作全场伴奏。

●梁满连指导两名年少的学员练小提琴的画面。

●州宴散席时,州务秘书趋前感谢梁满连(左)和他所领导的交响乐团之精彩演出。

●梁满连指挥弦乐团演奏时的神态。

哥慷慨支助下,梁满连15岁购置了第一把小提琴后,便与志同道合的同学醉心于练琴,如此一拉就是一甲子岁月,也拉出了他在本地乐坛的一片天。

小六毕业后,梁满连进入中华中学,也就是老中中就读初中一,当时适逢左翼政治思潮席卷校园,并不时发生左派激进学生,和从中国逃来南洋,应聘到老中中执教的前中国国民党官员相互批斗的事件。

渗透在校园各班级中的左翼组织成员,不遗余力的积极招收新生,作为新生的满连君,自然也是被争取的目标,然而个性平和低调的梁君,对这类校园内的政治活动一点也不感到兴趣,刻意的和进步派学生保持距离。不过尽管如此,他在念初一那年,还是受到高年级左派学生所发动的“1029”大罢课所冲击,被迫停学103天,直至罢课结束后,才恢复正常的校园生活。

婉拒合力创建“新中国”

原来在50年代,老中中校园内笼罩着浓郁的政治硝烟味,亲新中国的左翼学生,和有旧国民党背景的老教员,在校园内展开激烈的斗争,初时右翼阵营,仗着行政权在握,大力打压左翼学生组织,强行解散“学生自治会”,勒令校内的左翼刊物停刊,双方矛盾日益白热化,大规模的学潮一触即发。

1951年10月29日早上,校长通知两名左派学生领袖到警局录口供,孰知他们一去后,迟迟不见返回校园,于是左派学生开始担忧鼓噪起来,到了下午三点过后,学生们包围校长室,强要他出面去把两人保回来。

眼看学生们的怒火已一发不可收拾,校长悄悄的从窗口递出了一张纸条,向在附近监视的警方便衣人员求救,于是在下午五时许,大批武装警察浩浩荡荡的开进了校园。

指挥官先是喝令学生们解散,接着朝校长室附近的课室发射催泪弹,校园内顿时秩序大乱,很多学生夺门而出,一口气跑到附近的博物院公园,而大部分的学生则散布在校园的周围,过后大批警员赶来增援,包围整座校园,禁止学生进入校门。

左翼学生即刻成立“学生委员会”,号召全校学生在翌日展开大罢课,由于双方互不让步,谈判呈现胶着状况,大罢课就此一直延续下去,直至103天后,校董会答应将校长张俊等革职,学生领袖觉得斗争的目标已达到,才宣布结束罢课,“1029学潮”终究在1952年初结束,老中中恢复上课。

满连君在学校复课后重返校园,他记得当时还有左翼学生力邀他结伴回大陆,一起合力创建“新中国”,但都被从来就不愿淌政治那滩污水的梁君所一一婉拒。

独爱音乐

当年能在政治风潮中置身事外,除了因为梁君不逞强不好斗的个性外,主要还是他独爱音乐,无法分心涉足其他领域的缘故:

其实梁君自小就钟爱音乐,而启发他体内音乐艺术细胞者,便是他的几名兄长,特别是他的大哥发连君,后者很早就与几位音乐同好组成“吉打乐队”,经常聚集在亚答街的店里演练,于是满连君在耳濡目染下,对音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因为当时年纪小,没法和大人般玩吉打和小提琴,因此以学吹口琴入门。

进了中学后,在念初中一那年,他在汶莱教书的四哥楷连回来古晋,问他要买些什么,满连表示想要一台手风琴,四哥二话不说,便买了一台价值60元的手风琴给他,自此后,他便整天弹手风琴,很快的便无师自通,能用它演奏出很多乐曲。

过后他又向四哥要了把吉打,到了15岁他念初中二那年,四哥如他所愿的,用60元购买了一把他梦寐以求的小提琴送他,从此他就和小提琴结下了不解之缘。

有了小提琴后,满连每天放学就和同窗蓝祥安和陈焕章等,留在课堂里勤加练琴。

也因为如此醉心于练琴,对校园政治思潮的纷纷扰扰毫不兴趣,而让满连等能在大学潮中独善其身,并顺利念完华文初中三的课程,尔后他转到圣若瑟中学读英文,从头由中一开始念起,一路念到英文剑桥九号毕业为止。

从小学到中学,满连在学业上一直都维持着中上的成绩,但在小提琴和音乐的造诣,则不断的提高,特别是他在进入圣若瑟中学后,琴艺更是突飞猛进。

●应邀在一项官方晚会上演奏后,梁满连与首席部长丕显斯里泰益玛目伉俪,和高级官员们寒暄的愉快镜头。

成为砂拉越音乐协会会员

事缘警察乐队的总指挥乔治菲迪,在1955年前后,发起组织砂拉越音乐协会,欢迎所有对音乐有兴趣的公众参与,当时正在圣若瑟中学念中二的满连,闻讯报名成为会员,此后他便在这个摇篮里尽情的吸吮艺术的营养。

由15岁拥有自己的一把小提琴,到他18岁参加音乐协会的那四年间,满连都是靠着和同学一起研究揣摩,或向一些前辈请教,从没有接受过正式的培训,但在进入音乐协会的交响乐团后,他认识了很多高手,而在他们的指点下获益良多。

音乐协会的交响乐团每逢周五晚上,在邦加拉巴都码头,旧法庭大厦前边的“方堡”排练,作为乐团里的小提琴手,满连君可说风雨无阻的准时赴会,并参与了各种大小演奏会。

中五毕业后,他步入社会工作,被农业部录用,奉派到四蒙谷农业试验中心担当文员,并住在试验站的宿舍中。

位于朋尼逊路的西蒙谷,当年人烟稀少,交通极不方便,然而却给满连营造了一个最佳的练琴宝地,他在每天下班后,吃完了晚饭,便拿出小提琴来演练,悠扬的琴声,在宁静的山林间回荡,宛若晚风徐徐的吹拂,又如高山行云流水,让人心旷神怡,舒适无比。

 

音乐家梁满连(4之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