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5月11日刊登

 

 

 

 

小档案
姓名:李林声
出生年份:1937年,现年73岁
职业:商人

  ●在三代人齐心打拼下,六和水槽工程规模日益扩大。

李林声追求平淡安宁
李汪佑一家四代情②

祖孙三代商场奋战

  记忆匣子里的童年很模糊,他只隐约记得在八岁之前,就从来没有看过爸爸,原来他父亲汪佑公,在1936年返乡与母亲完婚后,又再回到南洋谋生,过后因为战争而水路交通中断,一直无法回乡探望家小。

  ●李林声近照。

  不熟不做,要做就要专”,李汪佑家族第二代李林声,在回顾过去所从事的多个领域事业后,得到这样的结语,他在回首来时路时,形容自己没野心,凡事不强求:
  “所以一生平平淡淡,无灾无难”。
  实际上,健康、平安就是福,这种平淡和安宁是多少人所梦寐以求的。李林声是李汪佑公(见上篇《今日主角》)膝下令长郎,1937年出生于福建晋江南门外新店乡的祖厝,当时正好碰上中日战争,因而童年就在一片兵荒马乱中度过。
  记忆匣子里的童年很模糊,他只隐约记得在八岁之前,就从来没有看过爸爸,原来他父亲汪佑公,在1936年返乡与母亲完婚后,又再回到南洋谋生,过后因为战争而水路交通中断,一直无法回乡探望家小。
  与母远渡重洋来寻父
  抗战胜利后的1945年,年已八岁的李林声君,跟随着母亲叶茅和堂兄李荣春,带着简单的行李,拜别了爷爷与奶奶,登上一艘“火船”,说是要到南洋找爸爸。
  也不晓得在茫茫大海上航行多少天,他们终于抵达了新加坡,然而在换船继程到古晋之前,他们与所有新客都被押到一个小岛隔离检疫两个星期,确定没染上瘟疫后,才准放行往古晋。
  两天的航程后,轮船缓缓的开进了砂拉越河,于长长的汽笛声中,轮船靠泊在海唇街的货舱码头,小林声有些胆怯的紧跟在母亲的背后走下码头,办完了简单的入境手续,随着妈妈走向接船的人群,在她的指示下,小林声向一位高瘦的男子,轻声叫了“爸爸”,他便是李林声出生八年后才初次见面的父亲。
  其实李林声父亲所经营的金益成宝号,就坐落在码头附近老巴刹(海唇街),所以走没几步便到达爸爸的杂货店,往后的20多年,他就一直住在这座双层的老店铺内。一个多甲子前的老巴刹和现在的海唇街,在外貌上大同小异,也一样的热闹,所不同的是店家所经营的,已从过去的杂货店变成手工艺术品或古董店,而且业者各属人都有,不象当年纯一色是讲闽南语的福建漳泉人。
  记忆中和家乡最大的不同,便是在大陆乡下三餐大多是吃稀饭,只有在逢年过节时才有白米饭,但在来到古晋后,几乎每一天都能尝到香喷喷的白米饭。
  由于已届就学年龄,李林声不久后便被安排到中华小学第一校就读,然而因为过于顽皮,小一结束后,父亲决定把他转学到浮罗岸的中华小学第三校,当时这所小学是借用潮属慈善家郭锡逢,在田振安路的大仓库开课。
  与艺声闽剧社结缘
  小学毕业后,林声君在1953年前后进入老中中念书,当时校园内弥漫着浓厚的政治味,左派学生透过各种课外活动,好象组织学业补习班、文娱及乐器团体,或各类体育活动,吸收同学们的参与,再从中筛选身世清白,表现积极的学生加入“学习小组”,灌输予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
  少年时好动贪玩的林声君,在当时经常骑着店里的那部“手标”男庄脚车,在放学后四处游逛,亦曾好奇去刺探左翼学生所办的活动,但因为老左们过于严肃,林声君没兴趣参与,加上那些进步派学生,也察觉到他经常在校外偷抽烟,是他们所谓的资产阶级腐败份子,故而没有把他吸收在内。后来在1955年3月杪,左派学生发动罢课学潮(330学潮),老中中被迫停课三个月,李林声君虽和其他的同学一样,没有到校上课,但并没有出席参与左派学生所办的各类活动。
  年少轻狂岁月里的林声君,对校园左翼政治运动没兴趣,倒极其投入于刚成立的“艺声闽剧社”,原来在他十来岁时,便有一批对闽南戏发烧友,经常在晚间于中华总商会旧址(现在砂拉越华人文化博物馆)对面的一间店屋玩乐器,或唱几段闽南戏曲,而每当他们的鼓乐声一响起,就吸引了附近的民众前往凑热闹,李林声就是其中的一个。
  他在当年还连同另七位青少年,被邀组成八仙,于闽南鼓乐声中练习功架,且在广泽尊王圣诞时,组成队伍参与游行。
  在艺声闽剧社成立后,他自然就被吸收为社员,往后他虽没有参与戏班的训练,但积极投入幕后的工作,且在90年代被推选为该社的主席,迄今他还是剧社的名誉主席。
  中学毕业后,李林声便留在父亲的金益成宝号内协助打理店务,并在24岁时迎娶小学与中学时的同学田美莲为妻,当年民风保守,婚礼的繁文缛节很多,他记得婚礼当晚,他在新渔村住家的庭院摆了好几围酒席宴请至亲好友,而承办酒席的则是马吉街露天巴刹(过去叫“公司尾”)的一家大牌档。婚后他更定下心来和父亲与堂兄等经营家族的杂货店,由于跟着父亲的扎实作风,一路走来倒是平稳顺畅,没有太大的风波,直至20世纪80年代,因为超市崛起,传统零售业受到重大冲击,加上租金管制条例被废除,老店的租金从原来的188.15元,瞬间飙升到千多元,他与父亲和堂兄决定结束杂货店的生意。
  水槽工程事业另一春
  家族经营的金益成宝号走入历史,老掌柜李汪佑就此退休,而当时才迈入中年的林声君,只好改变跑道,曾先后与友人合伙作木板生意、在三夹板厂当督工,也做过承包伙食的生意,更曾远赴美里帮儿子打理咖啡店,但最终他还是回到在70年代,与另5名友人合资的“六和水槽工程”——
  原来早在70年代,他认识了在其新渔村住家附近,设坛扶乩帮人查事的温姓客家人,此君原本来自乡区,并以打白铁制水槽维生,只是他缺乏资金,且在古晋认识的人又不多,所以工程量很少,为了帮忙他,李林声便邀了三位友人,每人各出资一千令吉,加上温师傅和另一位水槽技工共六人,合组了“六和水槽工程”。
  “六和”最初的规模很小,厂房就附设在李家于新渔村住家的旁边,林声君和另三名股东,因为不是这一行的专才,只能协助招揽水槽工程,而实际负责施工的则是温师傅和另一位技工。
  如此运作了十几年,虽然工厂的规模有所扩大,也增添了一些新的器械,但生意却是差强人意,因而包括了温师傅在内的四名股东都萌了退意,李林声君只得顶下他们的股份,和另一名带有姻亲关系的股东,勉强把六和经营下去,同时因为当时金益成已歇业,他更接下了管理的棒子。
  到了90年代,他的大儿子明华君自告奋勇,表示愿意接管六和的生意,因此李老便找上他的姻亲,也就是公司唯一的股东,表明准备把生意放手给儿子去作,并获得对方的理解,欣然把股份让了出来,此后六和水槽工程便成了李林声的私营产业。
  年轻又冲劲十足的李明华,果然不负乃父所望,在埋头苦干了几年后,就为公司打开了一个局面,而有子接棒的李林声这些年来也没有闲着,他除了从旁提点外,每天还守在大本营,于厂房监管工人们施工。最让他感到欣慰者,莫过于他的两名孙子,即明华君的两名儿子,也已中学毕业,并到公司来帮忙,因而形成祖孙三代同为家族事业并肩打拼的傲人景象。
  比起父亲汪佑公的低调,林声君在社团工作上可就活跃了许多,他除了很年轻就参与艺声闽剧社的活动,还历任了陇西公会、福建公会、漳泉公会和河婆大庙爷等社团的执委会要职。目前已经是祖父级的李林声,育有四名儿子及一位女儿,其中长子李明华接掌六和水槽工程、次子志华为一家商行的经理,亦担任多个华人社团的执委要职、三子建华定居美里,为一家重型机械零件公司的经理,而老幺福华从商,他们也全都成家立业。

  ●曾出任艺声闽剧社主席的李林声,在卸任后便被委为该社的名誉主席,图为他(前排左起第三位)以名誉主席的身份,与闽剧社的第45届理事会全体同仁大合照。
 

(4之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