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8月26日刊登

 

 

 

小档案
姓名:陈文珍
出生年份:1949年
祖籍:福建莆田
职业:食品加工厂业者

●担任兴安会馆执行秘书长达18年,陈文珍和最近出海失踪的兴安拿督李宗林交情深笃,图为他(左)在70年代末,陪同兴安会馆青年团代表拜会拿督李(右四)时所拍摄的珍贵图片。

搞学运被捕·拘留两年多
重返社会为生活打拼
虾饼达人甲必丹陈文珍⑤

有一晚,石角区一个港门的同志办晚会,文珍和他的部分组员应邀出席,在归途中,遇上军队在巡逻,为了避免无谓的牺牲,他领导组员们作转移,安全避开了巡逻军警,然而孰料此时,却发现一位杨姓组员脱队走失。

●1972年陈文珍摄于六哩政治犯拘留中心。

●服务社会有功,陈文珍在2009年获得州元首敦沙拉胡丁封赐A.B.S.勋衔。

学运工作时被捕,陈文珍重返社会后,成了生活战场的前线尖兵,为了家庭生计奋发图强。

1970年杪,陈文珍受到上级的指示,与一名女同志离开马丹山区的营地,于交通员的引路下入驻石角,就如同他上次离开亚沙再也第一中队营地般,在他离开马丹不久,便听说政府军发动围剿,领导中心营地被迫再度转移他处。

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工作,文珍君很快就联系上地方干部,开展他们的学运活动。

有一晚,石角区一个港门的同志办晚会,文珍和他的部分组员应邀出席,在归途中,遇上军队在巡逻,为了避免无谓的牺牲,他领导组员们作转移,安全避开了巡逻军警,然而孰料此时,却发现一位杨姓组员脱队走失。

于是陈文珍指示组员们抄小路返回营地,自己则带上他那把仅有一枚子弹的手枪,和交通员循着来时路去寻觅脱队的组员,结果在草径上发现一滩鲜血,文珍君的心不禁寒了大半截,后来证实杨君在和众人走失后,撞见了保安部队而惨遭击毙。石角活动了一段日子后,他奉派到古晋继续搞学运工作,没想到在1971年尾,于一名群众的家开会时,被闻讯赶来的警察所逮捕,扣押于六哩拘留中心,而他的兄长禄贵君亦在他之前,于青山海口区落网,同样被关在政治犯拘留中心内。

随着北加里曼丹人民军领袖黄纪作,在1973年与当时的首席部长敦阿都拉曼耶谷签署谅解备忘录,率领地下武装份子放下武器,步出森林重返社会后(斯里阿曼行动),文珍等一干人亦放下思想,决定准备回归社会。

在拘留中心的两年多里,文珍有参与裁缝班,学习到一些缝纫手艺,也申请在拘留中心的餐厅当服务员,每月赚取15令吉的工资。

他和一批前同志在较后时,被安排住在青草路的一栋独立屋,接受为期三个月的思想教育,为重返社会铺路。

身兼三公会执行秘书

1973年底,他重获自由回到阔别多时的家,然而当时他父母和弟妹们,已经搬到民达华渔村居住,原来在他进入森林后,他父亲改行从商,在浮罗岸那栋租来的店屋经营杂货店,奈何生意差强人意,家庭经济极为困难,结果屋主给了他们1500令吉作搬迁补贴,便把店铺给收回去。

所幸他们有位单身的亲戚,刚在民达华渔村分配到一栋房子,因此献议文珍的父母拿出1500令吉来买下“半份”屋权,于是他们一家就搬进去居住。

离开社会好几年,文珍首先面对到求职上的困难,就在此时,兴化大老陈宝珍,介绍他到古晋兴安乐善社当座办,每个月的薪金为200令吉。

兴安乐善社主要的功能是协助兴化同乡办理丧事,会所就设在浮罗岸旧的天后宫(宋庆海故居)中,文珍的工作主要是向会员征收年捐,和帮助会员家属处理白事,这些工作对擅长于搞组织的文珍而言,是轻而易举的事,因此在闲暇的时间,他便在家制作豆腐水,交予二哥与妹妹们拿去兜售,以弥补家庭收入。

其实文珍的大哥禄贵君,和他在同一时期获得释放,只是他在拘留中心出来不久,就渡海到新加坡去攻读电器维修课程,一年多毕业归来后,便学以致用的经营维修和销售雪柜的生意,并让他在此业界中创出一片天来。

而陈文珍在兴安乐善社当座办一段时日后,也兼任了兴安会馆和华人渔船公会的执行秘书,多了两家会馆的补贴,收入状况大为改善,期间他们的那位单身亲戚,因为要到美里发展,要求文珍把他的那“半份屋权”也一并买下来,他当时开出的价码是3万2千令吉,于是文珍把几年来工作的积蓄,再组了一个30人份,每份300令吉的银会,好不容易拼拼凑凑到这笔款项,为家人购置了一栋完整的房子。

虽然身兼三个公会的执行秘书职,但每个薪水的总和也不过千来令吉,这种入息实在无法应付日常开销,因此他不断寻思开源之道,最初的时候,他向亲戚振合兴宝号的东家,商借一架短斗货车,于每个星期天开着它,运载鸡蛋到位于回教堂对面停车场的“周日市场”兜售。

●陈文珍与妻子林静音在1980年结婚时所拍的结婚照。

●陈文珍一家四口的全家福照片。

从鸡蛋佬到渔获头盘商

由于摆摊的经验不足,营运的地点不佳,经常失算而剩下很多鸡蛋卖不出去,不久后他得到消息,说是“星期天市场”要迁移到砂卓路,因为摆卖地点欠佳而吃尽闷亏的他,灵机一动便抢先到新地点“占地盘”,结果如愿的给他抢到经营的好位置,同时他也从卖鸡蛋改为卖鲜鱼。

作为华人渔船公会座办,又住在民达华渔村,文珍认识很多渔民,他们在得知他要在市场摆摊卖鱼后,纷纷表示愿意供应高档鱼给他,货源是没问题了,但营业时间就只是周日半天,还是经常会有存货很多,要把剩货贱卖给伙食供应商的问题。

就在他一直担忧销售的问题时,他一位在海马海产公司任职的老同学沈仁忠,提点他为什么不拿些红虾到档口去卖,这一句话让文珍抓到商机,因为当时周日市场的鱼档就只卖鱼,没有摊贩卖虾,如此一来他便象在作独市生意般门庭如市,很快就把红虾贩卖一空,算算短短的半天,就能赚上两百多令吉。陈文珍在星期天市场卖虾的拼劲,受到很多人的激赏,更换得供应他鲜虾的海产店老板的肯定,介绍了几艘马来渔船的船主给文珍,建议文珍当他们的老板,出资支持他们出海去捕鱼,然后当头盘商收购他们的渔获,再批发给鱼市场。

从星期天市场的卖虾摊贩,摇身成头盘鱼老板,文珍为了这个转变,他买了一架二手日产货车,每天上午十一点左右,便会单枪匹马的到码头收鱼,经分类和秤过重量后,再逐一的送到二盘商的档口。

头盘商所获得的利润当然不俗,但那也是要用劳力去换来的,文珍君应该是拜早年曾在森林磨炼所赐,才能白手成家,为了改善生活,不畏吃苦和坚韧不拔的干劲。

收入渐丰,家境也大有改善,文珍君在几年间非但清还了当初买“半份屋权”时的亲戚贷款,还在民达华第三期房屋兴建时,获得分配到一栋半独立屋,于是他把旧的屋子留给胞弟,自己则与母亲和妻儿搬进了新家,同时开始朝食品加工业投石问路。

 

虾饼达人甲必丹陈文珍(7之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