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8月25日刊登

 

小档案
姓名:陈文珍
出生年份:1949年
祖籍:福建莆田
职业:食品加工厂业者

●首席部长在1993年参观渔农民节美食展的摊位,陈文珍站在摊口接待贵宾。

光脚乱闯五天没吃没睡
深山脱队迷路惊魂
虾饼达人甲必丹陈文珍④

文珍君在海口阿沙再也的第一中队营地呆了半年多后,被调派到马丹山区的领导中心,说来也很幸运,就在他才离开海口区不久,政府便在亚沙再也展开代号“巨网”的大规模军事围剿行动,一举摧毁了当地的游击队基地,文珍君的很多同志也在这一场战事中壮烈牺牲。

上下图:陈文珍在赴华旅游时,于景点区的打靶场玩枪的镜头。

海口区与马丹森林里活动了年余时间,陈文珍曾患软脚病,和经历深山脱队迷路惊魂记,更有过多次的内心挣扎,寻思要继续斗争还是回返社会?

刚抵达亚沙再也的营地,陈文珍总觉得海口区的天气格外寒冷,溪水更是清寒彻骨,所以在抵步后的第一个礼拜,他全然不敢沐浴,直到渐渐适应当地的气候后,才跟随众人跳到营地附近的小溪里去泡。

说起海口的小溪流水,几乎都是黑黝黝看来很浑浊的样子,实际上它一点都不脏,而且用它来洗衣服,无需用上肥皂粉,都能洗得很干净。才克服了畏冷的心理,文珍君在阿沙再也还不到两星期,可能身体无法适应环境,加上营养不足,竟然患上了软脚病,以至行动极其不便,不过意志力甚坚的他,并不因此就被病魔打败,相反的他强咬牙龈,坚持和其他的同志们并肩工作,最后终于战胜了病魔,软脚病居然不药而愈,同时身体被磨炼的比进山时更硬朗好多。陈文珍在北加里曼丹游击队第一中队时,经常奉派和其他队员到当天他们登陆的海滨,把刚送抵的米粮搬运回山里的营地,日久见功,当初他们走走停停跑了五天的路程,到后来他们仅要耗上三个钟头就可抵达,回想起当初菜鸟新兵时的种种,和现在两相比较起来,他真的会为自己感到骄傲呢。

想念哥罗面和叻沙

然而尽管有钢铁般的信念,崇高的革命理想,但人总有孤寂和情绪不稳定的时候,陈文珍不讳言他和一些队友,在不顺遂时,偶尔会埋怨自己为什么好端端的跑山里来受苦?倘若这时还在古晋有多爽,想要吃碗哥罗面,或香喷喷的叻沙,随时跑到住家邻近的咖啡店里就吃得到,而今身在深山,算算也有两、三个月没尝到哥罗面的美味,更遑论咖啡乌香了,于是他又开始想家。

一次又一次的想家,一次又一次的闹情绪,最终都在自我思想斗争中被驱除殆尽,接着又义无反顾的投入他们“伟大的革命事业”。

文珍君在海口阿沙再也的第一中队营地呆了半年多后,被调派到马丹山区的领导中心,说来也很幸运,就在他才离开海口区不久,政府便在亚沙再也展开代号“巨网”的大规模军事围剿行动,一举摧毁了当地的游击队基地,文珍君的很多同志也在这一场战事中壮烈牺牲。

于马丹领导中心,他如常在山区内开展上级所分配的工作,其中包括了到山下运粮进山,或把部分新到的粮食,运到特定的地点去储藏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有一次他和另四名队友,在一位小队长的领导下,从营地搬运一批粮食到深山储藏,在完成任务的归途中,他和一位队友走着走着,竟然脱了队,与另外四名队友走失了。

虽然两人在此山区已经有一段日子,但骤然间发现自己脱队,亦难免慌张起来,心一乱的结果,是在山林里乱跑乱蹿,最后是完全迷了路。

●若有所思的甲必丹陈文珍。

●陈文珍在70年代,抱着才满8个月的唯女肖霞和妻子合照。

濒临崩溃幸走出山林

事发当时,文珍和他的队友都只穿着一件上衣和一条短裤,光着脚丫子,手无寸铁,他们在跑了一阵子都找不到其他队友后,渐渐的定下心来,他的队友在环顾四周后,认定朝东方的方向前行,就能找到他们驻军的营地,文珍此时已经全没了主意,只有跟那队友结伴而行,孰料他们完全走了相反的方向,如此一来是离开营地越来越远了。

他们摸黑走了几个钟头,还没找到营地,没法只好幕天席地的倒在地上休息,文珍君虽然当时很累,但饥渴和恐惧让他无法入睡,好不容易挨到天亮,他们又继续在山林间乱蹿,如此一连在山林里,没睡没吃的“流浪”了五天,两人几乎已经到了快要瘫痪崩溃的边缘。

最惨的是文珍没穿鞋子,双脚插满了“利蒙藤”的尖刺,脚掌经红肿发炎,走起路来疼痛不已,就在两人有些绝望的时候,真可谓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居然给他们在荒山中发现了一条小草径,让他们为之精神大震,因为顺着丛林小径走出去,肯定可以找到村庄人家。果然沿着草径走过去,他们发现了一栋看来是比达友族人的简陋村屋,当他们悄悄的靠近后,发现屋里空无一人,显然主人家是到田芭里种地了,于是他们先到厨房拿了些米,煲了一锅饭充饥,由于文珍君的上衣,在山林里流窜时已被山腾树枝勾破,所以他潜入屋主的房间,拿了男主人的一条外衣来穿。

鉴于担心主人家突然回来,引起不必要的冲突,他们在草草的填饱了肚子后便匆匆的离开,不过在临走前,文珍君还记得部队里经常要朗读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军规中,有一条“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戒律,因此留下十块钱在桌子上,作为一种弥补。

吃饱后不仅精力恢复了许多,脑子也清醒了许多,他们不久便走到石隆门县的短廊镇,总算是脱险走出了荒山,此时两人内心又有一番的挣扎,再度面对何去何从的抉择,即趁着和队友走失的机会,就此回到各自的家,还是倒回马丹的营地报到。

回城搞学运获配手枪

然而就和过去几次的思想斗争结局一样,他们最终决定继续还没有成功的武装斗争,于是两人便在短廊乘坐巴士到石角,找到“交通员”把他们带回马丹的营地。

地下组织的“交通员”,指的是那些熟悉地方环境,负责部队和外界联系的干部,而他们的责任之一,便是遵从上级的命令,到指定的地点接刚从森林出来的武装同志,或将他们安全护送到森林营地。

看到两个同志平安归来,全营上下无不欢呼喝彩,实际上在小队长发现他们两人走失后,有马上发动人马出去寻找,但就是无法找着他们的踪影,经历了此次的脱队历险记,文珍君以往跟队员外出工作,都亦亦步亦趋的紧跟着队伍,不让惊魂记再度重演。

如此在马丹山区又呆了半年,上级命令他回到古晋帮忙搞学生运动,临行前还郑重其事的派发了一把自动手枪,和一枚子弹给他。

一把手枪和一枚子弹,很像是暗示他在危急时用以自尽,但实际上,当时部队枪弹严重匮乏,分配枪械予他,是在突显他是位拥有配枪的高干地位,象征意义高于实际作用,而文珍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因此在往后的一段日子,他一直将手枪保藏的很好,直至后来被逮捕时,手枪才被警方从他的住家搜了出来。

说来也让人暗捏一把冷汗,在他的手枪被缴后,警方人员曾将那枚子弹上膛,试着要发射看看,没想到子弹却卡住射不出来,倘若真的在危急时要用它来救命,遇上此种卡弹状况,后果还真的不堪设想。

 

虾饼达人甲必丹陈文珍(7之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