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8月24日刊登

 

小档案
姓名:陈文珍
出生年份:1949年
祖籍:福建莆田
职业:食品加工厂业者

●北加里曼丹游击队第一中队全体队员合影,图中后排右七为刚入伍不久的陈文珍。

为一颗狗头整组人仓促转移
“山老鼠”生涯五味杂陈
虾饼达人甲必丹陈文珍③

陈文珍一行人在领导的指挥下,各自从船上背了一些米粮便随他上岸,快步抄小径往附近的山林钻进去,如此步行了两、三个钟头,来到藏匿在丛林中的一间空屋,他们全都住进这栋据说是向当地支持群众借来的空屋里。从抵步的那一刻开始,文珍等这些“菜鸟”,就要接受严格的军事训练,他们白天要学习操练、革命理论和枪械的使用法,晚上则分批轮流站岗守夜。

●第一中队在营地学习。(摘自《砂拉越巴南河流域发展史》)

●陈文珍在70年代摄于青山甘榜娥明政府码头。

学毕业后被组织征召,潜入森林参与武装斗争,陈文珍“山老鼠”生涯的初体验,可谓是五味杂陈。

进入中学后,陈文珍几乎把全副的心思,放在帮地下组织搞经济的任务上,因而忽略了功课,以至学业成绩很差。

1965年初中毕业后,恰逢福州第一路的中华第三中学,准备开办首届的高中班,由于入学门槛较低,文珍和部分同学便从一中转校到三中就读高中一年级的课程,同时继续在校内搞左翼学运工作。

高中课程越来越繁重,偏偏地下学运的工作也越来越多,凭着文珍和他一群同志的学业状况,根本不可能逐年能通过考试升级,但应付各种大小考试,特别是期末大考,他们之中就有人有办法预先弄到考题,所以他们只要死背这几条考题的答案,每年都能勉强及格过关。

被召入伍不告而别

于念高中的期间,文珍经常奉上级的指示,在学校假期时,随同一名女同志,乘坐婆罗其昌号客货船到民丹莪(过去称民那丹),负责联络中区地下组织,并传送左派报纸刊物给他们。

毕业考试后,文珍没有打算继续升学,遂向上级提出申请,要求让他进入森林参与武装革命斗争,满腔热血的准备把青春奉献给祖国。

学校放假了,进森林的申请还没批下来,他便到表兄的公司当店员,学习销售各类的机械,然而他只工作了五天,便接到组织的通知,征召他即刻入伍,为了避免消息走漏,他连工也没辞,父母兄弟姐妹都没照会一声,悄悄的收拾了简单的行囊,当晚就匆匆上路,来个“突然失踪记”。

就文珍的父母而言,这种家庭成员“突然失踪”的事件并不陌生,文珍的大哥禄贵君在几年前,也一样忽然离开了教职岗位玩失踪,后来才知道他已经走入森林,因此在三子文珍也采用同个模式不告而别,双亲心里都明白他的去向,所以仅有在暗中默默为他祈祷,希望他在来日能平安归来,而没向警方报案。

且说陈文珍在背上行囊后,便按通知连夜来到福州第一路尾(福州芭)的河边等候,没多久陆陆续续来了十几名青年,而当全部人到齐后,领导要他们登上一艘装有舷外摩多的舢板。

当时他们一行快20人,全坐在舢舨的后半部,而前半部则堆满了米粮食品,显然已经超载的舢舨,摸黑沿着河道前行,在天刚破晓时抵达砂隆河的河口小镇实巴岸。

陈文珍一行人在领导的指挥下,各自从船上背了一些米粮便随他上岸,快步抄小径往附近的山林钻进去,如此步行了两、三个钟头,来到藏匿在丛林中的一间空屋,他们全都住进这栋据说是向当地支持群众借来的空屋里。从抵步的那一刻开始,文珍等这些“菜鸟”,就要接受严格的军事训练,他们白天要学习操练、革命理论和枪械的使用法,晚上则分批轮流站岗守夜。

●陈文珍夫妇在春节时接待到访的众善堂小朋友,小朋友们吃了陈文珍所生产的虾饼都赞不绝口的镜头。

野菜巴拉煎饼佐饭

每天他们每人分得一牛奶罐白米和玉米各参半的米粮,于是文珍每天就利用三分一牛奶罐的米,煲成稀饭来当早餐,另外的三分二则煮成饭来充作午餐与晚餐,至于佐餐的菜肴,主要是采摘自邻近丛林间的野菜。

在这段时间里,他们最常在面粉中加水,和些许的巴拉煎(虾膏),一并搅拌成糊状后,于锅中煎成饼来下饭。

起初时这种味道咸咸的巴拉煎烧饼还挺下饭,但接连吃了几个月,天天三餐都吃煎饼佐饭,害得文珍君有好长一段时间,看到巴拉煎就会退避三舍。

如此在那片荒野接受了三、四个月的军训,物资生活虽然很匮乏,但倒还平安无事,谁知就为了丢弃一颗狗头,整组人却要匆促转移。

事缘某一天的中午,突然有一条野狗在他们的木屋附近闲逛,久未尝到肉味的他们,便合力把它制服,然后宰来了煲成香肉,但由于狗头不能吃,必须将之处理掉。

其实当时他们只要就地挖个洞将之埋了就一了百了,谁知有两三位年轻的成员,却舍近求远,准备提着狗头步行到好一段距离外的河边去丢弃,结果在回程中撞见了几个土著,以至暴露了他们的身影。

他们的领导在接到队员暴露行踪的报告后,担忧对方会去通风报信,引来政府军的围剿,为了全体队员的安全,当机立断马上就作出转移的决策,于是他们收拾行囊,连夜整装下船,沿着海边朝亚沙再也(当年称作奴诺)的“革命基地”进发。

●2009年文珍抱着深海渔船所捕获的一条苏梅鱼留影。

●陈文珍(右二)与友人参观西马榴连园时合影留念。

北加军第一中队成立

原来印尼亲共的苏卡诺总统,在大马成立之初,除了向马来西亚发动武装对抗外,也让砂拉越地下武装份子深入西加里曼丹腹地,为他们提供军事训练,同时印尼共产党更与砂共部队成立联合指挥部,然而在苏卡诺政权被苏哈多将军推后,印尼政府在国内大肆展开剿共行动。

为此砂、印联合指挥部,在1968年初决定化整为零,砂拉越的地下武装份子撤回古晋省海口区活动,而印共则继续留在境内与印尼军作战。

这些早前在砂印边界活动的武装份子,潜回了奴诺海口区(即现在的阿沙再也)后,便在当地建立根据地,动员民众参军、举行大型的毛泽东思想学习班、成立农村委员会等等,而陈文珍等就是在这当儿被征召入伍,而他们此次因行踪败露,所要转移的目的地,便是在阿沙再也海口区的指挥中心。

话说他们一行整廿人,仓促的离开实巴岸的营地,乘坐舢舨于海上航行了三、四个钟头后,于一个海边的沼泽地登岸,此次的抢滩让文珍等吃尽了苦头,因为海边的泥沼软滑,每走一步双脚就深陷入烂泥中,真可谓是寸步难移,况且海边蚊虫又多,文珍等纵然浑身涂满了万金油,但海蚊还是毫无畏惧的把他叮得满头包。

身上都驮着沉重背包的这支新兵,此行足足跑了五天才到达阿沙再也的指挥中心,实际上此段路程并不是很遥远,而是因为他们全是刚入伍不久的知识份子,住惯了舒适的城市地区,一时间根本无法适从当下的环境,所以在走走停停的情况下拖延了行程。

抵达目的地后,领导中心除了为他们办欢迎会外,也宣布成立“北加里曼丹人民游击队第一中队”,陈文珍和他的队友全被收编进了第一中队。

 

虾饼达人甲必丹陈文珍(7之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