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8月18日刊登

●1965年武侠小说作家金庸查大侠(右二)参观新加坡民报时,与该报高层合照留念,图中左二为当时担任民报总编辑的郑文辉。

 

 

 

 

小档案

姓名:郑文辉
出生年份:1939年
祖籍:福建永春
职业:退休报人
本报编务顾问

加盟金庸《新明日报》
笔耕不辍洛阳纸贵
报人郑文辉⑦

这整十年来,郑君历任了槟城《光华日报》、耶加达《印度尼西亚商报》、棉兰《讯报》和古晋《国际时报》的编务顾问,并且也是新加坡报业控股华文报集团的新闻奖评审。

●郑文辉已出版了十几本的著作,且都获得佳评如潮。

槽金庸大侠所创的《新明日报》,郑文辉在那一呆就是40年,从编辑一路跃升至副总编辑,同时他也是位多产的作家,已出版超过十本的著作。

1967年,香港《明报》的老板,也就是著名的武侠小说作家金庸,与《新生日报》的老板,合资在新加坡创办《新明日报》,草创之初求才若渴,于是郑文辉在《虎报》前上司康诗源,便力劝他跳槽到新的报馆。

也许是在《民报》呆了太久了,让文辉君有了转换环境的冲动,更可能是仰慕金庸的大名,很想试着和这位大师共事,于是便在康老的介绍下,前往会见金庸。

其实在此之前,文辉君已经和金庸有过一面之缘,犹记得在1965年间,金庸到新加坡旅游时,还顺道参观了《民报》,身为总编辑的郑文辉当然要在场接待贵客,同时当晚报馆宴请金大侠时,郑君也有参与饭局。

服务《新明》40年

第二次的见面,是在金庸的办公室双方在握手寒暄了几句后便切入正题,金庸以相当优渥的待遇,聘用文辉君担当地方新闻的编辑,不久后文辉便正式到《新明日报》上班。

创刊初期,金庸从香港聘请了很多知名的艺文界人士到来坐镇,其中登上总编辑龙头宝座者,更是掷地有声的大作家余过(原名潘粤生),也就是著名奇情小说《四人夜话》的作者。

本来总编辑的职责之一,便是要留守在办公室内审阅大版,但余过才子风流,晚上有很多的应酬,所以便吩咐文辉帮他看版,由于工作态度积极又任劳任怨,文辉深受上司与同事的爱戴与肯定。

回首在《新明日报》的岁月,可用“安稳顺遂”四个字来形容,也因此他这一呆便是40年,从一位地方新闻版的编辑,晋级为执行编辑以至副总编辑,资历完整。

1984年新加坡政府下指导棋,推行岛内报业大合并,《海峡时报》入主《新明日报》后,对新明内部行政实行大改组,也对版面编排作出规划,为了将原来的直排版面,改成西报般的横排模式,新的管理层,在合并的第二年,也就是1985年,重金礼聘《华盛顿邮报》的版面设计专家前来新加坡开课,讲解西报横排的技巧,而当时担任副总编辑重职的文辉,便有幸获得此位名师的单独指导,让他吸收了很多关于横排版面设计的专业知识。

他后来经常在讲堂上向学员强调,横排亦有自己的规则,如果舍弃这些专业,强将中文报旧式的排版法加进去,那就宛如“用筷子吃牛扒”般,看起来总是有些别扭。

●郑文辉在《新明日报》任副总编辑时,摄于其办公室外。

●草根性很强的郑文辉,每到一个地方,总喜欢到当地市场走走,图为他抽空到古晋星期天市场闲逛的镜头。

马印受聘编务顾问

除了掌管《新明日报》的编务工作,郑文辉在报业大合并后,也兼任培训班导师的职务,在《海峡时报》所办的“新闻从业员学院”当讲师,负责讲解新闻包装、写作和编辑的课程,同时他也连任新加坡华文报业俱乐部副会长重职多年,任内多次率领代表团到中国、台湾参访,并和当地的同业作交流。

2002年郑文辉正式从新闻前线退役下来,然而他丰富的编务经验,却吸引了海外同业的注目,纷纷递来聘书,邀他协助改革编务和传授编务知识。

这整十年来,郑君历任了槟城《光华日报》、耶加达《印度尼西亚商报》、棉兰《讯报》和古晋《国际时报》的编务顾问,并且也是新加坡报业控股华文报集团的新闻奖评审。

郑君在新闻工作之余,还是位笔耕极为勤勉的作家,即使在退休后,依然维持着大量的文字工作,在一些报章开辟专栏抒发己见,同时也按日程表伏案写作,陆续出版了多部历史巨著。

实际上,早在1962年,郑文辉便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专书《马六甲古今谈》,这是他在担任《虎报》驻马六甲记者期间,所陆续发表的作品,后来《虎报》停刊,他便把这些涉及马六甲历史、地理、经济、政治和人文的作品略作增删,编撰成一本类似地方志的书籍,交托给柔佛巴都巴辖的京华书店出版。

当时店家以买断版权的方式,付予文辉400元稿酬,答应书本杀青后,会赠送他100本,随即将原稿送到香港去印刷,首版5000本运回国后,很快就被抢购一空,可见当年社会阅读风气之高。

处女作叫好又叫座,鼓励文辉君继续将作品结集出版的兴趣,第二部大作《马来西亚史话》,在1965年出版面世,过后还陆陆续续的发表了多部新书,其中包括了《新加坡报业史》、《漫游新加坡》、《新加坡的私会党》、《新加坡私会党e时代走向何方?》、《三年八个月》、《天仇》、《开埠前的新加坡》和《新加坡从开埠到建国》等等,林林种种多达十几部。

●郑文辉的首本著作《马六甲古今谈》。

新作撰写大马史

在他最新巨著《新加坡赤道小红点》(2009年5月出版)的“后记”里,透露了40多年笔耕生涯的心路历程,他以很感性的笔触这样写道:

“大约在40多年来,我业余不断地阅读有关新加坡,甚至是东南亚有关历史方面的著作,我把这些书里的文字,一字字变成了甜甜的糖果,溶化在我的舌尖,进入了我的身体。——而历史的事实却一直冰冻在我的脑海里。退休之后更显得疯狂。现在,我才深深地发现到原来我似乎患上了严重的“历史综合症候群!”

但,我从不怨不悔,因为我也“老鼠爱大米”——原来,我沉醉在新加坡历史的梦境里,现在都醒不过来,也不愿醒来……”

然而他坚持在追朔新加坡历史的脉搏时,“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从新加坡人的观点,新加坡人的方向来把脉。”

作为一位帮新加坡把脉把了40多年的新闻工作者,他所著作的史书,肯定更贴近在地人的观点。

写完了新加坡,他已投入下一部巨著的写作,文辉君透露这是一部关于马来西亚的史书——《马来西亚:赤道金地》,就让我们引颈期盼他另一部巨著的诞生吧!

 

报人郑文辉(8之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