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8月17日刊登

 

小档案

姓名:郑文辉
出生年份:1939年
祖籍:福建永春
职业:退休报人
本报编务顾问

●1964年7月新加坡发生大骚乱,军警在街道上拉起铁丝网设下路障,检查路过的车辆。

骚乱不绝·局势混乱
见证新加坡独立
报人郑文辉⑥

鉴于戒严令骤然颁布,文辉和编辑部的所有同事,都受困于办公楼而不能外出,不仅当晚没吃晚餐,而且也不能回家,全部呆在编辑部里度过一夜。

●由于新闻工作的关系,郑文辉和很多港台演艺人员结成好友,图为郑文辉夫妇与演活黄飞鸿的港星关德兴(中)合影。

睹群体骚乱,见证新加坡独立,郑文辉在《民报》担任总编辑的三年期间,新加坡和邻国发生多起重大事故。

新加坡通过与马来亚联合邦、砂拉越和沙巴合组马来西亚,摆脱英国统治而获得独立初期,虽然人民行动党在首届选举中,以压倒性的胜利取得政权,但却一直和联邦的联盟政府关系紧张,而在有心人的煽风点火下,深化了其内部族群的矛盾,结果终于引发了大马成立以来的首次的大规模骚乱事件。

1964年7月21日,一个族群举行盛大的宗教游行活动,长达三公里长的游行队伍,在朝向市中心缓缓前行的途中,有部分情绪激动的游行群众,突然脱序演出,恶意推倒在路旁看热闹的公众,一时间人声沸腾,双方的情绪被煽动起来,冲突便一发不可收拾,并迅速的扩散到全岛各地,一天内就造成4人死亡,178人蒙受轻重伤。

当晚10点钟,政府宣布大戒严。

其实在发生冲突骚乱的当天下午,文辉君有经过其中一个骚乱点,当时他坐在由一名记者所驾驶的“史古达”牌电单车的后座,从大坡经过独立桥,准备赶往芽笼19巷的《民报》编辑部发稿。在他们的电单车经独立桥到蒙巴登交通圈时,发现马路上叫声四起,只见一大群人当街开片打群架,文辉君看见一个浑身沐血的伤者,朝着交通圈直奔而来,背后还有好几个人正在追打他。文辉见状知道情况不妙,只道是黑社会份子纠众殴斗,为了免遭池鱼之殃,他吩咐前座骑士扭足油门,加速离开此个是非之地,直朝芽笼的报社办公楼奔驰而去。

●郑文辉(中)率领新加坡报业访问团访华时,合摄于天津日报的报社外。

颁戒严令无法回家

实际上,此时外头很多地方都发生殴斗和骚乱事件,呼啸而过的警车、发出刺耳汽笛声的救伤车,惊叫声、受伤者的痛叫声此起彼落,整个新加坡乱成一团,但《民报》编辑部的运作却丝毫未受到影响。

讯息陆续传来,证实这不是帮派份子当街开片的偶发案件,而是有组织的群体骚乱,由于冲突已经蔓延开来,为了抑制情况继续恶化,最后政府宣布戒严,大批军警投入维安行动。

鉴于戒严令骤然颁布,文辉和编辑部的所有同事,都受困于办公楼而不能外出,不仅当晚没吃晚餐,而且也不能回家,全部呆在编辑部里度过一夜。

翌日天亮戒严令解除后,他们都归心似箭的奔驰回家,然而由于骚乱事件持续发生,政府又再颁布戒严令,军警在大路上架起铁丝网,只让拥有通行证的人车经过,由于编辑部同仁都是属于夜间工作的一群,新闻部特派员到报社来派发通行证给他们。

虽然有了这纸通行证,文辉君每晚在下班后就能上路回家,但街道上除了军警在巡逻外,很少有车辆行走,周遭散发着异乎寻常的紧张气氛,让他一路提心吊胆的快速赶回家,而最有趣者,便是他的邻居误以为他是“政府人”,甚至是保安单位的高级官员,才能在戒严期间来去自如,因此往后碰头时,总是格外的客气。此次的骚乱事件延烧了一个星期,直至八月初才平息下来,根据政府所发表的数字,计有23人在此事件中丧生,而受伤人数多达454人。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和联邦政府失和,双方领袖隔空相互指责的事件频繁发生,于是新加坡将脱离马来西亚独立的传言,一直都甚嚣尘上,作为一位新闻工作者,文辉君有机会作近距离观察,他亦相信新加坡最终会走自己的路,只是不晓得会在何时,用何种方式宣布独立而已?

1965年的8月9日,一个很平常的日子,文辉在一觉醒来后,一如往常般准备吃早餐时,意外发现当地电台一反往常的还在播放着音乐,因为在当年,电台在早晨两个钟头的节目播完后,便会停止操作,直至中午12点再开播,而当天到了上午九点,电台还在播放着音乐,新闻触须极其敏感的文辉君,马上察觉到政府有重要消息要透过电台直播,才会通知电台做好如是的安排。

●李光耀在宣布新加坡独立后,率领国民高喊“默迪卡”的镜头。

新加坡独立出号外

果然在不久后,电台直播李光耀所召开的记者会,宣布新加坡退出大马,新加坡共和国正式成立——

自从新加坡加入大马后,人民行动党政府便和联邦政府争吵不断,双方最大的矛盾源自政治与经济两大区块,在经济上,当初新、马合并的初衷,是要形成一个共同市场,协调双方的经济利益,为各自的工业化进程创造有利条件,然而这个共同经济市场,由于碰到种种的阻扰,始终无法成形。

明显的,在政治立场上,新加坡政府和联邦间存在着南辕北辙的严重分歧,行动党与巫统的领袖,经常就一些课题公开隔空喊话,特别是在1965年,李光耀喊出“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之政治诉求,认为马来西亚人是属于马来西亚人的,而不属于特定民族所有。

随着人民行动党进一步召集认同其“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理念的政党,形成统一阵线,建立“马来西亚人民团结结构”,此举触怒了以巫统为首的联盟,认定李光耀的行动党有染指联邦政权的野心,新加坡与联邦的关系进一步恶化。

1965年8月8日,刚从英国伦敦养病归国的已故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在吉隆坡召见了李光耀,开门见山的告诉李氏,坦言他在伦敦养病期间,已就新马问题考虑的很清楚,最后决定大家还是分道扬镳比较好,否则继续拖延下来,难免会发生更多不愉快的严重事故。

就这样,李光耀在翌日便宣布新加坡独立,新马分家为两个独立的个体。

年多来传言不断的耳语终于成真,身为《民报》总编辑,他在听了记者会的直播后,马上召集编辑部同仁紧急归队,投入出版“号外”的工作,几个钟头后,新加坡宣布独立的号外报纸出街,成了万千读者争先阅读的报纸。

 

报人郑文辉(8之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