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5月10日刊登

 

 

 

 

小档案
姓名:李汪佑
出生年份:1914年,目前96岁。
籍贯:福建泉州晋江
职业:金益成老东家,已退休。

  ●从60年代开始,李汪佑一家就住在新渔村的此栋双层独立屋中。

过番打拼半辈子
李汪佑一家四代情①

低调勤俭“阿佑伯”

  整十年前,因为不良于行,开始用轮椅代步,人们这才察觉到他的岁数很大了,但纵然如此,这位李家的“阿祖”,还是会经常坐在轮椅上,于庭院里缓缓而行,可是这几年,就很少再见到他的身影了。

  ●96岁人瑞李汪佑公近照。

  居们好久没有看到“阿佑伯”光着脚丫子,在院子里打扫树叶了,这在过去可是他日常的功课,想当年他几乎每天清晨六点钟便会走出家门,拿着扫帚弯着腰,把庭院中的落叶打扫干净,然后坐在树下的椅子上,悠闲的看着报纸。
  整十年前,他因为不良于行,开始用轮椅代步,人们这才察觉到他的岁数很大了,但纵然如此,这位李家的“阿祖”,还是会经常坐在轮椅上,于庭院里缓缓而行,可是这几年,就很少再见到他的身影了。
  偶尔邻居会问问他的近况,只听他的儿孙们回答道,老人家年纪大了,作息有些不规律,也比较懒得下床活动,经常都是呆在房间里闭目养神。
  目前高龄96岁的李汪佑,在1914年出生于福建省泉州晋江市南门外,新店乡的一个中农家庭,是家中三兄弟里的老幺。

  ●李汪此与汪佑两兄弟,在战前就租下老巴刹的此栋店屋,合创金益成宝号。

  南洋创业回乡娶妻
  李家祖上遗留下不少田亩和龙眼果园,单是在他们的祖厝前边,便有大片的土埕可资晾晒稻谷,然而尽管家产不薄,但因为清末民初的政局不稳,地方治安不靖,土匪横行,加上天灾不断,庄稼连年失收,乡民们被迫离乡背井,过番到南洋谋生。
  当年闽南乡邻间传唱的民谣就有点到:“番平若是真好赚,许多人去几个旋?
  都是家乡环境逼,只好出门度难关。”
  为了生计,李家三兄弟也辞别了老爷子,先后跟着乡人的步履过番平(也有人称番邦,指的就是南洋),而年方16岁的汪佑公,则在1930年前后来到了古晋。
  他和两名兄长一样,先是投靠在老巴刹(海唇街)一家由同乡所经营的米铺里,他们藉由打工,试着先熟悉热带地区的环境,特别是学习本地土语,而在摸清状况后,老大先行创业,而汪佑公亦和二哥汪此公,向一名印度裔商人,承租他在海唇街门牌62号底楼的半间店面,合资开设“金益成“宝号,经营杂货零售生意,同时也租用了店屋的二楼,作为日后两房人的栖身之所。
  离乡六年后,汪佑公奉父亲之命首度返乡,原来他的双亲已托了媒人,为他物色了隔邻村的一名少女叶茅为妻,回乡的最主要目的,便是和她完婚。
  初见面儿已七岁
  汪佑公在迎娶了妻子后,于家乡呆了个把月,便挥别了娇妻,只身乘船重返古晋,本来他打算在古晋的事业稍微稳定后,就把她接来南洋团聚,谁知不久后爆发了中日战争,船运交通中断,两夫妻如此一别就是八年,直至日本战败投降的1945年杪,才把妻子与已经七岁的儿子李林声,及侄儿李荣春接来古晋。
  且说金益成宝号在李汪此与汪佑两兄弟的刻苦经营下,生意渐渐的上了轨道,到了战后还兼作起土产买卖,且租下整个店面扩充营业。金益成宝号的顾客群,主要是在周围各衙门服务的公务员,和来自砂拉越河对岸的马来人,渐渐的也有很多近郊的甘榜村民到来光顾,而这些顾客主要是以赊账方式到来购买日需品,按月在出粮后,才来偿还账款。
  一路采取保守、稳扎稳打营运模式在经营金益成,李家两兄弟把从杂货店所获的薄利,用在维持两房人的日常开销外,也将盈余投资地产和店产,他们曾经在实淡宾买下80亩地皮,和在海唇街购置一栋双层老店。
  二哥汪此公在60年代辞世,他的儿子荣春接手继续与叔父汪佑公联营金益成,但为了避免日后诸多事端,两房人决定将店、地产分割清楚,于是便把实淡宾地段卖给一位李姓客属富商,作价3万元,两房人各分得一万五千元的现款。
  至于海唇街的一栋店产,汪佑公则出资买下其亡兄的半间店股额,此后这栋店产便属于汪佑公此一房人所有,并且保留迄今,再用剩余的钱,于新渔村路口,买了块面积约80点的山坡地,盖了间双层木板屋,举家搬迁到新址居住。
  尔后二十年如一日,他每天上午都会乘坐巴士,到海唇街的杂货店做生意,再于夜晚返回新渔村的住家。
  唯一娱乐看电影
  基本而言,96岁的李汪佑,是位极平凡的小商人,只在日据时期,曾遭受战乱之苦外,一生没有什么高潮迭起的际遇,单靠着勤奋,汲汲营营的在商场上打拼大半辈子,况且他生性内向,不擅言辞与应酬交际,所以作风低调、保守,朋友亦不多,除了参加陇西公会,并没有参与其他的社团组织,唯一的娱乐便是看电影,他经常在店铺歇业后,步行到汉阳街的利联、丝米亚戏院观赏晚间的第二场电影,然后才乘坐巴士回新渔村的住所休息。到了20世纪80年代初,由于超级市场与迷你超市的大量涌现,抢走了传统杂货店的客源,金益成的很多顾客亦转到超市购物,而继续前来光顾的,大多赊账的客仔,生意在越来越难维持的状况下,两房人一致决定结束这家已经营了半个世纪的店铺,而当时汪佑公已年过七旬,所以索性就此退休。自此以后,他深居简出,十几二十年都过着很有规律的生活——
  每天清晨睡醒,便在庭院收拾落叶,随后看报纸吃早餐,然而在儿子附设于住家旁的厂房,观看工人们制作水槽,直至十年前,他的糖尿病恶化,以至不良于行,需要靠轮椅代步,渐渐的他的身影越来越少见,而到最近邻居们更是难再见他到屋外走动。
  无论如何,他已经是位四代同堂的人瑞级阿祖,家人归纳他的长寿原因,可能是他节俭成性,没有不良的嗜好,三餐清淡不挑食,注重个人卫生,更重要是脾气平和,不爱与人争吵。
  从16岁到南洋,一转眼就已经80多年,老人家膝下育有三名儿子,而且各房子女枝叶茂盛,以他平和内向的个性,显然不会是家族中强势的支配者,但却因待人和蔼可亲而换得了众人的敬爱。

 

(4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