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8月13日刊登

 

小档案

姓名:郑文辉
出生年份:1939年
祖籍:福建永春
职业:退休报人
本报编务顾问

●马来西亚政府代表团,在华玲与马共领袖陈平等举行和谈的历史性照片,中坐者为已故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左为马绍尔,右为敦陈祯禄。
当记者见证历史大事件
陈祯禄葬礼毕生难忘
报人郑文辉④

可能是早年接触太多“小报”的关系,文辉君在当记者时,特别喜爱跑社会新闻,他似乎也忘了求学时,马六甲教育局局长送他“一块脏布不要在众人的面前洗”的西洋谚语,反而勤于揭露社会黑暗面的新闻。

●陈祯禄(右)与国父东姑阿都拉曼并肩作战多年,是政坛上的一对好朋友。

●马华公会的首任总会长敦陈祯禄。

业后即当上无冕皇帝,郑文辉勤跑社会新闻,三年多的记者生涯让他见识了社会百态,还亲眼目睹马六甲巴巴望族奇异的葬礼。

在马六甲的育民中学毕业后,因家境关系,郑文辉没有继续深造,也婉拒父亲要他回乡帮忙割树胶的诉求,决定留在马六甲找工作,而延续读书时代就当报社通讯员的香火情,最先想到的,自然就是到报社当记者。

很快的他获得《虎报》的聘请,成了它驻马六甲办事处的记者。

《虎报》总社在吉隆坡,社长为东南亚知名殷商胡文豹的儿子胡清德,其家族所生产的虎标黄金油畅销东南亚各国,并在新、马创办了《星洲日报》等中英文报章。

虽然胡清德是位不谙华文的二毛子,但这位企业家第二代却对办报的兴致很高,而在他的掌舵下,一度把《虎报》办得有声有色,销路扶摇直上。

具魄力和勇于改革的虎报,是战后第一份把本地社会新闻登上首版的华文报,而于此之前,除了少数国内特大新闻,会荣登华文报首版外,平时首版所刊登者,几乎一律是国际新闻,虎报把本地社会新闻登上首版的创举,深获读者的欢迎。

此外,虎报也是首份连载金庸武侠小说的本地报章,没想到一经推出,竟广受读者的喜爱,而在众多读者的逐日追看下,顿时洛阳纸贵,过后其他华文报章才奋起直追,争相连载长篇名家武侠小说,特别是金庸所撰的武侠小说。

●郑文辉笔耕辛勤,是位多产的新闻工作者。

●郑文辉(左)与他的恩师黎东方博士,在1984年合摄于台湾中国文化大学。

紧急大新闻用电话报

且说文辉君在当上记者后,每天都在忙于跑新闻,由于是驻外记者,必须把新闻稿送到总社编辑部,而当年通讯没有象今天有互联网这般方便,所有稿件必须通过人力传递到总社。

文辉君必须把晚上及早晨所采访到的新闻写好,连同相片一起置于大信封内,等待当天从吉隆坡送报纸到马六甲的报车,在上午回返首都前到来收稿,除了此趟定时的报车,下午的稿件,则要送到车站,请求开往吉隆坡的巴士或计程车司机帮忙带过去,再通知报社派人到车站去领取。

最麻烦是晚上有重大事故发生时,文辉君除了必须赶在编辑部截稿前写好稿件,还得通过电话,一字字的读给接听电话的总社同事笔录,由于文辉君的华文发言带有福建腔,而接听电话者往往是广东人,经常一些字眼要一再重复的念,才能让对方勉强搞清楚,但尽管如此依然还是错误百出。

反观今天先进的通讯设备,无论人在天涯海角,都能透过互联网迅速的把讯息发出去,和50年前文辉君打电话报新闻的时代,真的只能用天渊之别来形容。

可能是早年接触太多“小报”的关系,文辉君在当记者时,特别喜爱跑社会新闻,他似乎也忘了求学时,马六甲教育局局长送他“一块脏布不要在众人的面前洗”的西洋谚语,反而勤于揭露社会黑暗面的新闻。

真所谓初生之犊不畏虎,尽管一些被揭秘者经常闹上报馆喊打喊杀,但兵来将档,水来土掩,各方找碴的人终究一一被摆平,所以文辉君始终相信真相胜于狡辩,邪恶始终不能胜正。在马六甲当记者的三年多里,他也见证了不少大大小小的历史事件,当中让他毕生难忘者,首推马华公会创会总会长敦陈祯禄(1883-1960)的丧礼——

敦陈祯禄政、经双栖,他与儿子敦陈修信都是国内叱咤风云的政坛人物,也是马六甲华社的第一望族,由他的高曾祖陈观夏开始,敦陈家族在马六甲已定居了200多年。

陈观夏是于清乾隆年间,从中国福建南来马六甲创业,长袖善舞而富甲一方,同时也在马六甲开枝散叶,形成了一大家族。

早年毕业于新加坡莱佛士学院的敦陈祯禄,在1908年回到马六甲后便投身橡胶工业,后来在岳父的支持下拓展商业,很快即跻身富商之列。

由于工商业成就辉煌,又积极参与社会工作,是位受人尊敬的华社领袖,亦受到英殖民地政府的另眼相看,委以乡村局委员、海峡殖民地行政议会议员、海峡殖民地行政议会执行委员,任内他屡次对英殖民官员鄙视华人的种种行为提出抗议。

1949年陈祯禄提出组织“马华公会”的建议,得到全马各州华团的热烈响应,同年2月27日马华公会正式成立,陈祯禄被选为总会长,且蝉联至1958年,此期间他领导马华,与巫统合作,结成华巫联盟,争取马来亚独立。

罕见国葬结合家葬

正由于敦陈表现出不屈不挠,坚定立场与东姑领导的巫统共同奋斗,马来亚终于在1957年8月31日脱离英殖民统治,独立建国,也让百万华人在独立年取得公民权,确保了华人在这个国家的公民地位,并确立华人参与国家的公共决策,共享政权的宪法保障。

他在1960年12月13日逝世,享年77岁,当时恰巧在马六甲当记者的文辉君,被派到陈府作丧礼的全程报道,并让他见识到了属于巴巴社会的丧葬仪式。

原来敦陈病逝于马六甲中央医院,按照巴巴社会的习俗,一家之主应该要寿终正寝,而为了符合这个要求,陈府的大门刻意挂起红彩,不久后,敦陈的私人座车开到府前,但见他的私人秘书和一名随扈,一左一右的撑扶敦陈的遗体下车,且慢慢的把他扶到摆在正厅的一张木床上倒下,整个过程就好象主人家走着回家的样子。

此时原本回避开来的敦陈家眷,才哭着跑出来,工作人员也拉下红彩,换上了白布,客厅瞬间被布置成灵堂。

在入殓后,文辉还看到敦陈的长子,当时担任联邦财政部长的敦陈修信,被安排当场吃下代表传宗接代和长寿的寿面,奇怪是这碗寿面特别长,吃时还不可把它弄断,于是只见陈修信蹲下身子,用筷子从碗中捞起几条的寿面,然后小心翼翼的往上拉,为了将之完整拉出来,他甚至站到椅子上去,接着才把寿面吸进嘴里,慢慢的把它吃掉。

出殡当天,先是举行国葬仪式,马六甲州元首和当时的首相东姑阿都拉曼,率领全体联邦内阁部长,一起出席出殡仪式,接着在警察铜乐队的率领下,长长的送殡队伍朝马六甲市区方向徐徐的步行了约半公里路,铜乐队的乐声骤然而停,但见孝子孝孙们迅速的换上传统的丧服,披麻戴孝的围在灵柩边,几个道士摇着铜玲念起“师公经”,领导灵柩与送殡的队伍继续前行。

此一国葬与家葬合并的隆重出殡仪式极其罕见,而文辉君却有幸见证整个流程。

说回郑文辉所服务的《虎报》,虽然报份不俗,但因为内部经营不当,以至亏损连年,而在1963年初宣告倒闭,他也在当了三年多的记者后,随着报社的关门大吉,北上吉隆坡找工作,结果外勤转内勤当起了《马来亚通报》的编辑。

 

报人郑文辉(8之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