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8月5日刊登

  ●华圣君在1991年摄于新西兰。

 

 

 

小档案
姓名:丁华圣
出生年份:1965年
祖籍:福建古田
职业:建筑师建筑系博士班研究生

重点研究砂古建筑
建筑师丁华圣③

  由于心里存在太多的疑问,华圣君在古晋帮叔父五年后,决定倒回大学去教书,并申请进入研究院攻读博士学位,于是在2003年,他带着妻子徐燕卿又回到澳洲的墨尔本。

  ●丁华圣与父母出席二妹丁美欣医生的毕业典礼时摄,图中左起为华圣君、母亲吴素玲、美欣医生、三妹美萍和父亲丁永杰医生。

  领学生到新、马、印作学术考察,丁华圣迷上了东南亚特有的建筑风情,由于察觉到砂拉越的古建筑群格局,有异于其他英联邦国家,引发他倒回研究院修读博士课程的动力,且将重点放在研究砂拉越的古建筑群。1993年,当丁华圣应聘回到母校,即皇家墨尔本工艺大学的建筑系执教时,他组织了一个海外学术考察团,带领15名在籍的学生,前来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尼做古建筑群的考察。
  当他在印尼爪哇见到“婆罗浮屠”佛教建筑遗迹时,顿为其堂皇壮观的格局所震撼,因为在他念大学时,建筑系上所读的,绝大部分是西方的经典建筑物,却很少提到东南亚甚至亚洲的古建筑群,眼前的佛塔更是他们课本上所没有的。
  和埃及金字塔、中国万里长城、柬埔寨吴哥窟,同誉為“东方四大古迹”的婆罗浮屠,坐落于印尼中爪哇省,是当今世上最大型的佛教建筑物,主体圣殿面积多达2500方米,整个建筑分为三层,基层是五个呈角锥体的同心方台、中层是由三个圆台组成的圆锥体,顶部为佛塔群,四周的围墙和栏杆刻有浮雕,建筑结构含有深奥的佛教教义。原来早在公元750年到850年之间,当时爪哇岛的统治者笃信大乘佛教,于是就在海拔279米的山丘上,兴建了这座婆罗浮屠(山顶上的佛寺)佛殿。
  这次婆罗浮屠的惊艳之旅,显然使华圣对东方建筑风格留下难以抹去的印象,并开始弥补过去建筑学里所遗缺的此一区块,用心钻研关乎东南亚建筑的资料,他的这股求知欲,一直延续到后来进入工程顾问公司任职,都没有消减过,当时他渴望公司能接到马来西亚或印尼的工程方案,这样他就能争取到当地工作,顺道研究地方上建筑群。
  可惜因为澳洲的顾问费很高,东南亚国家很少会找上门,因此他迟迟无法如愿,直至他离开这家工程顾问公司,应叔父丁泳超所托,回到古晋来帮他管理其名下的顾问公司后,此一愿望方得以实现。

  ●丁华圣伉俪于1999年合摄于丁家诗巫的祖厝外。

 

 

 

 

  ●华圣君与妻子徐燕卿律师合摄于罗马。

  解开砂古建筑谜团
  在古晋他发现拉者朝代,甚至英殖民地时代的建筑物风格,跟新、马和其他英联邦国家的格式截然不同,就以古晋旧法庭大厦为例,他指出在新加坡、香港和澳洲等英国统治过的地方,其法庭大厦的建筑外观,就和英国伦敦的法庭一模一样,宛如同一个模子打印出来的般,而古晋的旧法庭大厦却独树一格。
  由于心里存在太多的疑问,华圣君在古晋帮叔父五年后,决定倒回大学去教书,并申请进入研究院攻读博士学位,于是在2003年,他带着妻子徐燕卿又回到澳洲的墨尔本。
  说到他的妻子徐燕卿,还有那么一段小故事,原来她的双亲和华圣君的双亲是好友,而华圣君的妹妹又与他的大姨子是同窗姐妹淘,所以他们经常有到丁家做客,华圣君也都有见过,就是单独没有见过燕卿。
  1997年华圣君从澳洲回到古晋帮叔叔打理其工程顾问公司的期间,经友人的介绍,认识了刚从澳洲学成归来,在父亲律师馆帮忙的徐燕卿律师,两人一见钟情,由热恋而终于步入教堂结成眷属。
  婚后徐律师追随夫君移居澳洲,目前在墨尔本市政府的税务局工作。
  且说丁家伉俪在2003年从古晋迁居澳洲后,华圣君先回到皇家墨尔本工艺大学建筑系,开课传授东南亚建筑史,并创设了他个人的工程顾问公司,以一脚踢的方式,承接一些工程设计方案。两年后,当生活稳定下来时,华圣君开始一边教学,一边开展他的学术研究,并在他锲而不舍的钻研下,揭开了很多存留在胸中的谜团,特别是对砂拉越的古建筑,有了更深层的解读——
  他从一些历史文献中查悉,过去英殖民地国家,诸如香港、新加坡或槟城的总督,计划在管辖地大兴土木,兴建某些重要的官方建筑物前,必须先向头顶上司,也就是东印度公司作出申报,再经后者审核后提交伦敦最高当局寻求批准。
  监管海外殖民地政务的伦敦当局,在批准相关申请的同时,还会指示按照伦敦现有的建筑,依样画葫芦般复制一个过去,好像说新加坡的殖民地政府,申请兴建一座法庭大厦,英国政府就会指示按伦敦法庭大厦的建筑格式,在新加坡兴建一座一模一样的法庭,所以才会搞到很多英联邦国家的政府建筑物外观同出一辙。

  ●多年的钻研苦读,丁华圣已是研究砂拉越以至东南亚古建筑的达人。

  编撰《砂拉越建筑史》
  此等作法无非是在宣示国威,让人一看就晓得那是属于大英帝国的辖地,然而尽管这些大厦外观富丽堂皇,但无论是建筑设计或是使用的建材,都往往与在地的环境格格不入,而成了帝国主义者好大喜功的白象工程。
  相对于其他英殖民地城市建筑的美仑美奂,砂拉越拉者布洛克王朝所留下的古建筑群就简朴实用多了。
  华圣君认为布洛克王朝的开国拉者詹姆士,和他的接任者查理斯与梵恩纳,虽然与英国保持紧密的联系,但砂拉越毕竟是个独立的国家,所以他在决定兴建任何官方建筑物之前,根本无须向英国政府报备。
  更有可能为了突显自己是独立国国君,不用听命于英国,刻意回避复制其宗主国的建筑风格。
  加上拉者王朝的经济能力有限,无法象英殖民地政府般,动辙投下大量资金来兴建高楼大厦,只能延用本地的建材和本地的技术,按实际的环境需求来设计与完成相关建筑物。
  实用与经济两大因素的考量下,拉者时代的官方建筑物,特别是在古晋以外城镇的政府建筑物,由于早年地方上没有生产红砖,加上缺乏技术工人,几乎全属木造建筑,采用的是本产的木料,由在地的木匠按本地的建筑格式来兴建,如此一来,这些建筑物少了殖民地的色彩,却能充分展现本地的建筑风情。
  他特别欣赏古晋的旧法庭大厦,除了盐柴木瓦和屋顶架构,充分显现本地建筑风格外,华圣君还留意到她四周宽阔的回廊,认为它们不仅是行人阴凉的步道,更有着保护墙壁免于直接被雨淋,和长期遭受太阳晒的恶劣影响,可以省下大笔的保养费。
  同时此种设计,也能使室内维持通风,和足够的采光,符合节能省碳的环保观念。
  多年的钻研,华圣君可说是研究砂拉越以至东南亚建筑风格的达人,因此在半年前,他应砂拉越建筑师协会之邀,着手编撰《砂拉越建筑史》。

 

建筑师丁华圣(5之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