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8月4日刊登

  ●1991年丁华圣考取建筑系学士学位。

 

 

 

 

 

小档案
姓名:丁华圣
出生年份:1965年
祖籍:福建古田
职业:建筑师建筑系博士班研究生

经济不景浮沉多年
建筑师丁华圣②

  执教两年后,大学系主任换人,新官上任后大肆改革系内的人事,把华圣君改为兼职讲师,并废除学生辅导的单位,深觉自己不受到重视,华圣君在1995年辞去教职,受聘于一家大型的工程顾问公司。

  ●华圣君在1980年赴澳洲留学前,与古晋的同窗友好合照留念。

  业时屡屡遇上经济不景气,空有建筑师的执照,却无法学以致用,丁华圣在不同职场上载沉载浮许多年。
  中六毕业后,丁华圣顺利的考进皇家墨尔本工艺大学,攻读土木工程系,然而念完第一年的课程后,深觉此科系不适合自己,于是申请转入建筑系。身为澳洲的公民,华圣君得享免费的大学教育,他在念完大三的课程时,与一批同学在交换学生计划下,被送到美国的坦尼斯继续大四的学业。当时适逢十二月,华圣君一下飞机就感受到两极化的温差,因为在他登上飞机时,位处南半球的澳洲,正值炎热的夏天,而美国却是极其寒冷的冬天,更让他兴奋异常者,即是在美国的第三天早晨一觉醒来,天空正飘着绒毛般的白雪。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下雪的景象,因为他所居住的澳洲,除了一些高山在冬天偶尔会下雪外,平原城市地区是从不下雪的,所以身处白皑皑一片,童话故事般的白雪天地,他与几位澳洲来的同窗,连续两天都忙于四处游览雪景。
  可惜美景总是来去太匆匆,铺在大地万物上的白雪,经过三、四天后,便开始融化,混合了地上的污泥,不仅原来的洁白惨被污染,而且显得泥泞不堪。
  经过五年的寒窗苦读,他终于考取了建筑系学位,成了一名新扎的建筑师,然而就在他走入社会时,适逢澳洲正处经济不景气的时局,建筑工程顾问公司纷纷跟着闹感冒,没法再聘用新人,即使偶尔有空缺,那也是属于三两个月的短期工性质。

  ●丁华圣与前来参加其大学毕业典礼的双亲合影。

  ●丁永杰医生(右)与胞弟丁泳超合影。

  ●在澳洲墨尔本工艺大学读书期间,华圣摄于学生宿舍。

  摆卖衬衫纪念品
  本科工作遍寻不获,华圣君被迫在当地一家戏院边的小档口,摆卖文化衬衫和纪念品给游客,赚取微薄的利润来维持生计。
  1990年他的父亲丁永杰医生伉俪正式移居澳洲,一家六口又再团圆,然而他的建筑师工作依旧没着落,三年后,他应聘回到母校皇家墨尔本工艺大学执教,除了授课还担当辅导员,负责照顾海外留学生。
  本身在15岁就只身到澳洲求学,深知留学生在陌生地所面对的种种难题,其中包括了“文化休克”,生活习惯不适应,和求学遭遇到困难等等,都需要有专门的辅导老师及时给予匡正,否则可能会繁衍成严重的问题。
  海外留学生,特别是东南亚国家赴澳的学生,由于过去所受的是填鸭式的教育,课堂上全是由老师主导,很少有让学生发问的习惯,而一旦到了澳洲,发现老师希望和学生互动,透过多发问与多发表意见取得沟通,因此性格相对上较内敛的东方学生,在羞于启口的情况下,根本不敢发问或抒发自己的意见,以至迟迟无法适应。
  就此丁华圣会以本身当年的经验,教导学生如何一步步打开心防,怎样做好心理调适,以及如何试着去融入新的学习环境中。
  学业上的问题外,其实留学生在日常生活上,亦有很多麻烦,需要向辅导老师请教,其中包括了看医生,甚至到那购买快熟面等的芝麻绿豆小事,原来在澳洲市场上所出售的快熟面,其口味和本地有很大不同,许多初到会吃不惯,而同样面对过此问题的华圣君,就能清楚告诉他们,到那里可以买到马来西亚出产的“美极面”,和那里有华人经营的店铺,可以买到华人食品。

  上下图:1997至2002年,丁华圣在古晋帮叔父打理其工程顾问公司时,与古晋的友人合影。

  辅导海外留学生
  跟进一些成绩有问题的学生个案,设法协助他们的程度能赶上去,亦是丁君的辅导工作之一,他记得当时有一位马来西亚政府保送过去的建筑系学生,居然一连三年都留级,他在进行了解后,察觉此君整天沉迷于赌博与夜店,根本无心向学。
  于是他便把此学生找来面谈,对方亦坦诚对功课不感兴趣,很想辍学去经营酒吧,因此华圣君便直截了当的劝他退学,专心去拼搏自己的事业,把学额腾出来给真心向学者。原来建筑系的门槛很高,华圣君的大学,每年都有过千人申请要进入建筑系就学,而校方通常只筛选当中的三百人来面试,最后仅录取50学生,由此可见要迈入此一科系有多艰难,那名学生在听了华圣君一席话后,果然作出了弃学的决定。
  执教两年后,大学系主任换人,新官上任后大肆改革系内的人事,把华圣君改为兼职讲师,并废除学生辅导的单位,深觉自己不受到重视,华圣君在1995年辞去教职,受聘于一家大型的工程顾问公司。
  此家顾问公司旗下拥有百多位建筑师,分行遍布澳洲各地与海外国家,他在此勤奋的工作了两年,学到了很多东西,有一天,他鼓起勇气向上级询问,何时可成为公司的“合作董事”?
  按照顾问公司的行规,一位建筑师在公司服务一段时间后,便会将之吸纳为合作董事,等同于公司的股东,华圣君见自己已工作了两年,上头却迟迟没有作出相关的献议,所以就主动提出询问,孰知上级却托词给他一个项目去全权处理,然后视表现如何再作决定。
  接掌叔父公司
  看见上级此等态度,华圣君感到有些受羞辱,随即辞职不干,而恰好他的叔父丁泳超透过乃兄永杰医生,要华圣君帮忙看管其在砂拉越的工程顾问公司,为此他特于1997年5月,从澳洲飞到沙巴的哥打京那巴鲁和叔叔面谈。
  本身在沙巴有投资房屋发展业的丁泳超坦言,由于沙巴的业务繁忙,没法抽身打理砂拉越的工程顾问公司业务,因此希望把古晋的顾问公司交托予华圣君全权管理。
  就在他答应叔父所托,准备飞来古晋管理其工程顾问公司时,新、马、泰等东南亚地区,遭受到经济风暴的袭击,股市崩盘和货币贬值,迅速的引发连环效应,国家经济顿时陷于严冬中。更不巧的是,砂拉越非但遭受经济风暴的袭击,也发生严重的烟霾灾害,甚至因此政府还宣布砂州进入紧急状态,所以使得华圣君对古晋行开始犹豫了起来,然而因为已经答应叔父在先,最终他还是在1997年的11月间飞来古晋,接掌叔父的顾问公司业务。
  实际上,他的叔叔亦在此场股汇市经济风暴中受困,华圣必须靠自力更生来维持砂拉越的顾问公司,但他因为长期住在澳洲,初临古晋还真的陷入人生地不熟的窘境中,很难拉到生意。
  于稳定阵脚后,他开始联络昔日的朋友与同窗,要求他们协助拉生意,而在他主动的奔走下,总算有了一些业绩,勉强度过难关,至少旗下员工都有薪金可领,办公室的基本开销不成问题。
  他在古晋刻苦经营了五年,引导公司穿越惊涛骇浪,回到了平稳的轨道上,而他也功成身退,带着新婚的妻子回到澳洲,开展人生的另一个里程。

 

建筑师丁华圣(5之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