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5月10日刊登

  →●诗巫宾雅餐厅开张时,老鼠(左三)与同事们合摄于餐厅厨房。

 

小档案
姓名:林裕祥
绰号:老鼠
出生年份:1960年
职业:厨师
营业地点:
实加玛富裕茶室老鼠海鲜
新村小子揸镬铲闯天涯
老鼠厨师好身手

  本地的厨艺界里,老鼠的知名度颇高,从小学徒出身,到酒楼的主厨,一步一脚印的走过来,历练完整,能独当一面的挑起摆宴办桌的大旗。

  ●21岁上下的老鼠,是位淳朴好学的新扎厨师。

  为生肖属鼠,老奶奶为了让这位长孙将来好照拂,给他取了个“老鼠”的乳名,于是老鼠就此成了他的代号,反而很少人会晓得他“林裕祥”的原来名字。
  本地的厨艺界里,老鼠的知名度颇高,他从小学徒出身,到酒楼的主厨,一步一脚印的走过来,历练完整,能独当一面的挑起摆宴办桌的大旗。
  出生在动荡的20世纪60年代,童年于晋连路21哩来拓村度过的老鼠,和很多乡区的儿童一般,在完成了小学的课程后,便留在家里帮忙父亲栽种胡椒,当时的来拓村是个管制区,村民非但不能轻易外迁,就连平常出入村口,都要受到严格的盘查,也许就因为这样,让老鼠自小就有闯出那层层铁丝网,到外边世界呼吸自由空气的强烈欲望。
  虽然后来各项管制随着保安局势的改善而放缓,但严父一直都不肯放他离开身边,不过纵然如此,他从未停止过离开农村,和未来人生路向的探索,在他年少的脑海里,曾浮现过很多种的行业,而当厨师便是其中的一个选项,毕竟“作食”的行业不愁没得吃。
  就在他17岁那年,他一位在古晋打工的邻居友人回乡,两人见面后,对方透露他所工作的酒楼,正要聘请厨房学徒,此一讯息再次挑逗了老鼠的心弦,于是他便悄悄的跟着同乡友人到古晋,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到“翠华楼”酒楼见工,没想到生平第一次面试,便顺利的被录用为厨房学徒,东家提供膳宿外,每个月还有50块钱的薪金。
  回家后,他不敢和父亲商议外出打工的事情,转而向母亲求助,慈母闻言后,塞了几十块钱给他,于是他收拾了简单的包袱,当晚就乘坐夜班车(巴士)来到古晋,住进了公司员工宿舍。
  第一天工作:杀鸡
  当学徒的第一天,便被交待把厨房外的几十只生鸡宰了,在家从不曾杀过鸡的他,在同事的教导下,总算于手忙脚乱中完成了任务,往后的好长一段日子,每天一上工,便要把厨房外一整笼一整笼各几十只鸡鸭宰杀掉。
  杀鸡宰鸭后,便在厨房内外帮忙,可能是新人,又长得诚实淳朴,加上“老鼠”这个名字好记兼容易上口,因此各级厨师一需要帮手,脱口呼叫的总是老鼠二字,而他也任劳任怨的随召随到,在厨房间忙个团团转。
  被同事召来唤去,老鼠从不曾嫌烦,正如那段流行一时的闽南语歌词,“吃亏就是占便宜”,他的勤奋换来了好人缘,一些厨师都乐于要他当帮手,还指点他做菜和作糕点的窍门。不久后,他除了照常当鸡鸭的刽子手,下午则被安排学作甜点,此后,他每天都跟着师傅,揉捏面团制作寿桃、豆沙酥饼,和各式上海甜点,晚上则负责看顾蒸炉。
  早年翠华楼的厨师,很多是沪菜(上海菜)的高手,老鼠在厨房帮忙时,很用心观察师傅们做菜的每个细节,特别是调味的比例,更是一一的牢记在心,他始终坚持按照配方的最佳比例下调味料,远胜于要逐道菜去试味道。
  转眼间就是一年多,老鼠不仅在制作甜点方面颇有心得,而且在用心偷师下,也掌握了做菜的基本功,偶尔在某些厨师缺勤时,还能顶缺而小露几手。
  转业不久干回老本行
  然而就在此时,他于友人的怂恿下辞去工作,进入一家修车厂当学徒,但三个多月后,他又回到新村帮忙父亲种胡椒。
  半年过去,翠华楼的一位老同事找上门,说是他的亲戚准备在诗巫开餐馆,正在招兵买马,因此询问老鼠是否有意再当伙头军?性格喜爱到处闯的老鼠,随即应聘到诗巫,投入行将开业的“宾雅餐厅”,主要是负责制作甜品,但也会帮忙厨房的其他工作。
  重新回到厨房工作,老鼠更心无旁鹜的认真工作与学习,他不仅不断吸收新的厨艺,也取人之长补己之短,俾以让厨艺能精益求精,同时也留意吸收厨房管理,出菜的程序,以至成本控管等等专业知识。
  如此又一年多,他离开诗巫到油城美里的顺进大酒楼工作,而这家酒楼所主打的是粤菜(广东菜),他在那一干就是八年,而在厨房中的职位,当然也包括薪水亦不断的看涨,一路升级到后来,他当上了“支配”,既厨房中任何一位厨师缺勤,他都能填补上去,等于肯定了他是“全能厨师”的地位。
  从小学徒经历十几载的磨炼,老鼠总算熬出了头,但他并不自满,而持续不断的钻研,特别是因为他生性好结交朋友,喜欢在业余时间与同行老师傅们喝酒聊天,而在几杯黄汤下肚后,大家总会聊到老本行上来,很多新的菜色和厨艺小秘诀,便是在这时聊出来的,老鼠亦会把它们默默牢记下来。

  ●在美里顺进大酒楼一呆就是三年多,老鼠最后当上了“支配”(全能厨师)的角色,图中在炒菜者为他的好友张伟强,后者亦是肯雅兰小贩中心,山都望海鲜档的老板。

  结束飘泊自立门户
  他在后来被民都鲁一家餐厅聘为主厨,独当一面的那服务了三年多,到了20世纪90年代,已有家室的他,想让孩子有个固定的家,决定结束漂泊的生涯,举家迁回古晋,而他也受雇于文丹的一家海鲜餐厅,后来还与友人合伙在文丹开了家海鲜酒楼。
  直到2002年农历8月初8,他在实加玛路自立门户,晚间于一家咖啡店开了个煮炒档,凭着他20多年的厨房实战经验,拿手佳肴可谓洋洋大观,无论是沪、粤大菜,点心或是小吃,在他的亲自掌厨下,都能得心应手,并让食家们好评如潮,所以每晚几乎都高朋满座、客似云来。
  性格豪爽的他,真的能“以吃会友”,很多客人光顾久了,就变成了他的好友,而为了应付嘴刁的客人需求,除了有固定供应商,提供新鲜生猛的海鲜外,每天清晨还会亲自到菜市场挑选最佳的食材,并在下午三、四点钟,把预先在家里已作了初步处理的食材送到档口,准备迎接下午五点钟后,就源源不绝到来的各路食家。
  身材粗旷,皮肤黝黑的他,非但厨艺精湛,还有一副好嗓子,因此经常在晚间10点收档后,会与朋友相约到卡拉OK歌厅,边小喝几杯,边高歌几曲他所拿手的老歌,这就是他豁达面对生活的另一个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