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7月27日刊登

  →●1984年温志坚(左)与同窗,合摄于他们攻读大学先修班的学院前。

 

 

小档案
姓名:温志坚
出生年份:1964年
祖籍:广东惠来
职业:建筑师
两年先修班一年读完
建筑师温志坚④

  从田老师身上,温志坚不仅学到了制造灯笼和其他手工艺品的技巧,更钦佩于他的负责任,和肯为学生作出无偿付出的精神,因此在念中六的一年里,志坚几乎每天放学后,便倒回旧校园,协助田老师制作各种手工艺品。

  ●志坚君在中学时也是棒球好手,图为他与全体校队队员的大合照。

  了父亲所给的六千令吉飞赴澳洲深造,温志坚用一年的时间,完成原定要念两年的大学先修班课程。
  中五毕业后,温志坚进入圣多玛中学就读中六班,为将来升上大学做好准备。
  虽然圣多玛中学和他的母校古晋中学,就只半里之隔,而且同班同学中,有不少是昔日同窗,但温志坚始终很难融入这个新环境里,因此在放学后,经常还是跑回晋中校园蹓跶,和帮忙制作一些手工艺品。
  事缘在晋中时,志坚君也是学长团的副团长,和指导老师田琼玉建立了深厚的师生关系,原来这位田老师亦是一位多才多艺的教员,他不仅能绘画,还会雕刻和制作手工艺品,尤其擅长于制造灯笼。
  从田老师身上,温志坚不仅学到了制造灯笼和其他手工艺品的技巧,更钦佩于他的负责任,和肯为学生作出无偿付出的精神,因此在念中六的一年里,志坚几乎每天放学后,便倒回旧校园,协助田老师制作各种手工艺品。
  志坚在圣多玛中学念的是理科班,但却是班上唯一修读经济学的学生,原来他心中的如意算盘,敲定经济学比较好读,容易自由发挥,不出所料,他在中六的第一年期考中,果然在经济学这一科里拿下很高的分数,不过念完这一年,他也接到澳洲方面的的通知,要他到西澳的大学去报到。获知儿子接到大学的录取信,志坚的父母当然感到欣喜,然而他父亲茂森公为一介教员,家境本来就很请寒,如今儿子要出国深造,首先遭遇的便是筹措盘缠和学费的棘手难题。
  茂森公几经周折才筹得6000令吉,于是志坚君在1984年便带着这笔钱,与另一位亦被录取到西澳深造的女同学,相约一起飞赴南半球的澳洲。

  ●温志坚在澳洲时的大学生造型。

  ●六年精彩的童军生活,让志坚君一直念念不忘。

  扫廉价菜肉误买狗粮
  其实在出发前,志坚君已经和砂拉越留澳同学会取得联系,告知自己的班级编号,何时会抵达的资讯,而对方亦来信表示届时会派员到机场迎接他们,孰知在飞抵澳洲后,才知被“放飞机”,根本没有同学会的代表到来接机。
  好在和他结伴同行的女同学,有位姐姐在澳洲读书,早在机场等候他们,因此志坚乘搭她们的顺风车离开,跟着住进一栋大半数住客是砂拉越留学生的公寓。
  会作出这样的选择,无非是认为同乡住在一起,彼此间好互相照应的缘故,实际上,由于大家功课都很繁忙,而象志坚这样的穷学生,晚间还需要打工,大伙碰头的机会很少,他所接触到的反而是当地学生比较多。
  如同其他的海外留学生,志坚先被安排进入大学先修班,攻读英文课程,虽然他在中学时的英文成绩不错,但在先修班的首三个月却有鸭子听雷的感觉,因为讲师所说的英语,非但速度很快,还带着特殊的腔调,让他似乎完全听不明白。
  平时演讲起来口若悬河的他,在到了澳洲才发现自己平时太疏于写作,因此上作文课时,老师虽然只要求他们写一篇500个字的文章,但对他而言却是难以承受的苦差。不过志坚自小就有不服输,愈挫愈勇的个性,他在下苦功猛追下,很快就赶了上去,然而除了功课,他还面对沉重的经济压力,他当时所带来的六千马币,仅能兑换成三千澳币,除去整两千的学杂费,所剩已寥寥无几,更何况还要按月缴交房租,因此日常生活必须省吃俭用。
  很快的他就找到购买廉价肉类和蔬菜的诀窍——
  原来澳洲的超级市场,一星期只经营五天半,周末下午和星期天没开门,所以在周末中午关门前夕,都会把卖剩的肉类和蔬菜打折抛售,所以他经常都会赶在此一时间上超市拣便宜。
  初到澳洲时,他发现超市的新鲜袋鼠肉卖得很便宜,所以便不假思索的买回去,再用咖哩香料来烹煮,味道还真不错,连吃了好几回后,才从同学处得知,其实澳洲人从不吃袋鼠肉,他们买回去是为了喂狗,此后志坚君再也不好意思与狗争食了。

  ●温志坚在1980年前后与家人合影。

  初见洗碗机差点出洋相
  打假期工是每位穷学生在国外都会干的一回事,实际上早在志坚念中学时,每逢放假都会到建筑地盘当杂工,中四开始则改当直销员,骑着脚车上亲朋戚友的家推销各种用品,而在中六时还开补习班教学生们绘画,并在假期时当过短期的卖车业务员,所以出来打工对他而言并非难事,难却难在澳洲的特殊就业环境。
  温志坚有试过向多家餐厅问工,但都因为自己诚实告诉业主没有在餐厅打工的经验而受拒,后来他到一家由希腊人所经营的海鲜餐厅问工,由于前几次都被打枪的经验,所以将心一狠,见到老板便谎报年龄,冒称自己只有17岁,同时有过在餐厅洗碗碟的经验。
  由于西方人很难从外表判断东方人的实际年龄,虽然当时志坚君已经20岁,但那希腊裔老板却看不出来,所以便雇佣了他,要他马上进厨房去洗碗碟。
  没想到一进了厨房,志坚整个人顿时发呆,这不是由于厨房内待洗的碗碟堆积如山,而是眼前摆了一架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才看到的洗碗机。
  原本以为要用最原始的手洗方式来洗碗碟的志坚,根本不懂得怎样操作洗碗机,眼看就要露出号称“有经验”的马脚,这时灵机一动,向老板兼主厨诈称过去所用的是另一个牌子的洗碗机,操作方法与他们家的这部机器不一样,请老板示范一次给他看。
  实际上洗碗机一点也不难操作,在看了一次示范后,志坚很快就上手,于是在澳洲的第一份工作就此展开,由于有机器代劳,工作并不繁重,他在一有空闲时,还主动在厨房里帮手,好像帮忙做沙律蔬果等等,甚获东主的欢心。
  洗碗碟的工资是以每个钟头5块钱澳币计酬,一个学校假期做下来,倒也帮志坚筹得了下一年的学杂费,更重要是他有了这次的实际工作经验后,让他较后时,轻易的找到另一份更高薪资的厨房工作。
  尽管生活压力不轻,志坚还是卯足精神应付学业,而把原来要两年完成的先修班学业,提前在一年里完成,更让他欣慰的是,他如愿以偿的进入建筑系,一步步实现自小就有的当“建筑师”梦。

 

建筑师温志坚(8之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