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7月22日刊登

  ●建筑师温志坚近影。

 

 

 

 

 

小档案
姓名:温志坚
出生年份:1964年
祖籍:广东惠来
职业:建筑师
为新尧湾记载历史一页
建筑师温志坚①

  也许是出自对儿提家乡的热爱,温志坚一直都在探索和考证新尧湾的开埠历史,从现有的一些凤毛麟角般文档中,可查得镇上水月宫的香火,是在1870年时,由一名印尼西加的贝姓善信传进来,所以可推断在此之前,就已经有华裔先民迁移到此定居了。

  ●正在襁褓中温志坚。

  ●满周岁时的小志坚,双眼炯炯有神。

  ●小志坚和妹妹温慧琴共享一瓶汽水的逗趣镜头。

  然七岁时便迁居古晋,但温志坚始终没法忘怀满载着他童年回忆的新尧湾,更何况他的父亲和祖父三代人,与这一方水土所交织成的千丝万缕情。爷爷温昌近在1897年出生于印尼西加里曼丹的三发地区,年少时便随母亲罗凤英迁移到新尧湾,住进继父庄慎创的店里。
  庄老在1912年结束了在新尧湾的生意,带着妻子罗氏,和两人所育的女儿庄秀鸾(7岁),及当时已15岁的昌近君,回返广东省海丰县的故里定居,并把他们送入学校受教育。
  三年后,罗氏带了一对儿女,即昌近君与秀鸾两兄妹,再从中国返回新尧湾,辗转于古晋浮罗岸,和新尧湾两地间落脚,靠着卖酒来维持生计。
  1917年昌近公年届20岁,不想继续过着如此漂泊的生活,便带着母亲与妹妹二度离开砂拉越,回到他的出生地,荷兰管辖下的印尼西加三发镇经营椰园。
  弹指间7年便一晃而过,昌近公虽然勤奋耕耘,奈何进场的时机不对,在他投身椰子种植业时,恰逢世界第一大战(1914—1918),尽管这场战事的主战场在欧洲,但却对环球经济带来了重大的打击,随后更繁衍成全球性的经济大萧条,以至椰干、树胶熏片和胡椒等土产滞销,行情直滑向谷底,靠椰园生产维持生计的昌近公亦遭受到冲击。
  他在同母异父的妹妹秀鸾出阁,嫁给当地的年轻农夫钟云祥后,陪同母亲第三度回到新尧湾找生活。
  20世纪20年代初,统治砂拉越的布洛克王朝政府,正大力推动农业发展计划,鼓励华人大规模栽种橡胶与胡椒,而靠着开采金矿起家的新尧湾富豪王生财,配合政府的奖励政策,把从采金所获的厚利,收购大片的土地,并将之发展成橡胶大园丘。
  昌近公遇伯乐王老板的橡胶大园丘,聘用了很多的劳工,就在他急于物色可靠的管工时,恰好昌近公携母从三发倒回新尧湾找生活,由于双方曾有过数面之缘,王老板不假思索,马上重金把他招揽于麾下,委他出任王家橡胶园丘的总管。
  深受东家器重的昌近公,非但获得优渥的待遇,雇主还免费提供住宿安排,让他一家先后住在王家于新尧湾所拥有的老店二楼,以及王家大厝前的一栋木板屋内。
  生活总算稳定下来后,年已35岁的昌近公有了成家的念头,而在媒人的穿针引线下,于1932年迎娶贝梅兰为妻,两人婚后育有2子1女,即温茂森、温瑞林昆仲和儿女玉蓉。
  宛如千里马遇上伯乐,昌近公从27岁直到年迈退休,便一直在王家的橡胶大园丘当管工,两家人的个系十分良好,而温家第二代长子茂森君,即志坚君的父亲,在1933年出生于新尧湾,于当地的中华公学毕业后,到古晋的中华中学(老中中)继续华文教育,初中三毕业后,受聘于家乡的母校执教,且一留就整整20年,为家乡培育出许多杰出的人才。
  茂森君在1971年进入诗巫拉让师训学院受训,毕业后被调派到十哩中华公学教书,且一直服务到退休为止,他与妻子刘和娇共育有三名儿女,志坚君便是他们家的老大。
  小志坚在出世后一直到七岁,都和爷爷一家住在新尧湾镇上,王家大厝前边的一栋老木板屋内,由于爷爷为人忠厚老实,热心地方事务,加上他儿子茂森君又是一位尽职的老师,因此温家深受乡亲们所爱戴。
  在小志坚略微懂事时,他所看到新尧湾老店铺建筑群的模样,就和今天所见者大同小异,所不同的是岁月把它们摧残得更加陈旧不堪,而且随着店家人口的外移,让老镇益显得越是凋零。
  当温志坚7岁时,由于父亲要远赴诗巫师训深造,为了方便子女将来读书的方便,他与母亲及弟妹,被安排寓居于七哩甘榜哈志巴基附近的一栋小木屋内,而他本身也随后到中华小学第一校报到,往后就很少再倒回新尧湾。

  ●温志坚在1964年,就出生在新尧湾水月宫旁,王生财祖厝前方的这栋木屋中。

  “重新发现新尧湾”冲动
  然而儿时看到的新尧湾老镇景象,以及陆续从父母亲友口中讲述的点点滴滴,特别是那些披着神秘面纱的乡野传说,始终深烙在他的脑海里,并让他日后有了“重新发现新尧湾”的冲动,遂而与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联手,就新尧湾的风土,展开了一系列的田野调查研究。
  也许是出自对儿提家乡的热爱,温志坚一直都在探索和考证新尧湾的开埠历史,从现有的一些凤毛麟角般文档中,可查得镇上水月宫的香火,是在1870年时,由一名印尼西加的贝姓善信传进来,所以可推断在此之前,就已经有华裔先民迁移到此定居了。

  ●温茂森伉俪与三名子女的全家福照片,后排右立者为温志坚。

  甚至在1857年石隆门华工起义前,就已经有部分从印尼迁移过来的华工,到此探测金矿和从事农耕,但就因为这场战祸,使这个小镇亦遭受池鱼之殃而没落。
  温志坚多方寻觅关于新尧湾古镇的记载,并在一本由诺尔登尼逊所著的书中获得一些线索,此位欧裔作者原是布洛克王朝时代官拜省长级的大官,他在其著作中叙述在1874年,当他进入新尧湾地域时,镇上没有店屋,只有一两户华族人家,大部分的土地是野草丛生,文章中还感叹一个曾经很繁荣的地方,眼前却是一幅破落荒芜的小镇景象。
  新尧湾在1857年之前,是怎样一个繁华法?目前还有待查证,但她的第二度兴盛,应该是19世纪末的事情了,而且一切还是从零开始,先是出现三几栋亚答木板店屋,随后逐渐的增加到目前的模样。
  20世纪初,新尧湾曾一度是古晋和石隆门间水路交通必经的中途站,往来两地间的船只,都会选择在此泊岸,让客人登岸略作歇息,因而此镇曾经是人声鼎盛,生意兴盛一时,可惜在巴都吉当大桥启用,古晋石隆门陆路交通全面通车之后,她又再度凋零没落,再也难以重现往昔的光华。
  对童年家乡有一份难以割舍的情感,属于新尧湾第三代人温志坚,要为家乡做的事,就是记录下能搜寻到所有史料,“避免故事如荒废的古宅那样,渐渐褪色和失传”。

 

建筑师温志坚(8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