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7月15日刊登

 

 

 

小档案
姓名:陈盾贵(ARPS)
出生年份:1952年
祖籍:广东潮州
职业:重型机械油压系统专业技师、
自然生态摄影家
网站:www.spas.com.my

  ●作为重型机械技师,陈盾贵经常要到木山或芭地维修机械故障的巨型神手挖土机。

全国唯一黑手摄影家
黑手摄影家陈盾贵①

  小学就读于中华小学第四校的盾贵君,学业成绩乏善可陈,甚至在小四时,差一点就要被留级,四小毕业后,他转到三哩的真光中学念中一,而在往后的三年间,成绩每年总是在班上倒数的十名之内。

  ●陈盾贵父母亲陈木祥伉俪的婚纱照。

  械维修师傅和摄影家应该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但陈盾贵偏偏就拥有这双重身份,一手提工具箱,一手拿相机,放眼全国应该就只有他这么一位“黑手摄影家”吧!
  本地影艺界享誉盛名的自然生态摄影家陈盾贵(木旁),在工作岗位上时,双手甚至衣服总是油污一片,然而他也有试过转型当白领阶级的时候,但最后还是回到他重型机械维修师傅的专业领域,而且如果不是这样,他就没机会经常往深山里钻,也就可能无法拍到那么多珍贵的生态照片。
  1952年出生在古晋,自小住在砂督路砂拉越广播台对面的公务员宿舍,即现在舒戈邦快餐店所在,在家中排行老四,上有两位兄长和一位姐姐,下有一名妹妹,父亲陈木祥是土地测量局的高级官员,家境中上。
  陈盾贵的童年,就在砂督路的公务员宿舍到博物院公园的范围内度过,童伴也是邻居的小孩,到了他9岁时,父亲在大石路两哩半的爱丽丝花园添购了一栋独立式洋房,于是举家搬入了新房子。
  小学就读于中华小学第四校的盾贵君,学业成绩乏善可陈,甚至在小四时,差一点就要被留级,四小毕业后,他转到三哩的真光中学念中一,而在往后的三年间,成绩每年总是在班上倒数的十名之内。
  然而在中三的初级文凭考试中,他却低空过关,父亲决定给他转换新的学习环境,于是把他转到古晋著名的英校圣若瑟中学,继续其中四和中五的课程。
  进入圣若瑟中学后,可能受到新环境氛围的冲击,看到同学们都以校誉为重,勤奋向学,盾贵君下定决心发奋苦学,很快的他就把程度跟上去,在第一学期的期考中便名列前茅,尔后的学业成绩亦一直维持在前三名的佳境内。
  中五剑桥文凭考试后,以他的成绩大可升上中六,继而进入大学深造,然而对读书已显得意兴阑珊的他,在整十位有兴趣学修车,认为当修车师傅很酷的同学之怂恿下,相约报名进入巴都林当的政府职业训练学校学习修车技术。

  ●盾贵君婴孩时期留影。

  ●已故陈木祥公生前是土地测量局的高级官员,同时亦是名摄影发烧友。

  ●头戴草帽的黑手摄影家陈盾贵乡土味十足。

  经济风暴毁白领生涯
  认真学习下,盾贵获得很好的成绩,是校内风头稳健的高才生,因而在1972年毕业后,随即被校长征召回来,担当修车科系的讲师,月薪为300令吉,此等薪资在当年已算很高的了。
  不过教学生涯只维持了半年,他便申请到美里蚬标油田公司的工作,受聘为岸外钻油台的机械保养师,薪水从1000起跳,在短短的两年半里便升至1500令吉,可惜就在此时,年迈的父亲卧病在床,他的两位兄长又都在国外,他只好辞去高薪工作,回到古晋照料老爸,并进入位于新邦地卡路的“亚洲摩多公司”,担任维修部顾问的职位。
  新的岗位授权他管理整间维修厂,和指挥技工们专事为日本万事达,与法国名牌汽车的维修工作。
  盾贵君在此一呆就五年,过后他和友人合伙在大石路两哩开了家汽车维修与喷漆厂,但他只经营了三年便退股,决心不想再当黑手,想转换跑道,试试白领阶级的滋味,于是凭着他对车辆机械的丰富知识,受聘于UMW公司,出任销售重型机械的营业代表。从那时起的几年间,他真的脱去油污的工作服,每天衣着光鲜的拜访各大建筑商和木山公司的老板,极力推售各型挖泥机等重型工程车,而在他的努力推销下,倒也刷得一纸亮眼的业绩单。没想到几年的好景后,迎来了一场经济风暴,重型车辆陷入滞销的谷底,公司面对不景气而酝酿裁员,他只好辞职另谋出路。
  说来他的运气还真不错,就在他离开营业代表的岗位时,恰好英国石油公司(BP),有意进军古晋市场,因而聘用他作市场调查,探讨在古晋开设油站的可行性。
  在盾贵而言,这亦是一种全新的挑战,但勇于尝试的他,在往后三年里,从各领域收集各种数据,研究市场的需求和对新汽油公司加入竞争的反应等等资料,写成一份极为完整的专业报告给公司。
  设厂维修油压系统
  鉴于砂拉越州的土地法令,不准许外国公司拥有土地权,不能购置土地,要建油站势必要向外界征租,英国石油公司高层考虑再三后,决定放弃进军犀鸟之乡的原意,并献议他到沙巴的分公司任职。
  不过为了家庭,不愿远行的他,婉拒了公司的献议,决定辞职并部署创业的大计,在1988年,他先于马当路的住宅开了家修车厂,干回老本行维修车辆引擎。
  开业之初,只要有客人开车上门,无论维修什么他都照接不误,但后来上门的车辆越来越多,自己实在有些应接不暇,于是他便开始逐渐的转型,选择放弃修理汽车,而只接重型机械,诸如神手挖泥机之类的维修工事。
  由于木山是重型机器的集中地,因此从那时开始,他就经常受雇深入州内的各深山峻岭,维修各处木山的重型机器与车辆,同时也与一些重型车辆的代理商合作,承包他们的售后服务工作。
  也因为这样,期间他不时会被代理商派到国外,好像韩国、新加坡和日本等地受训,专攻重型机器油压系统的专业维修课程,渐渐的他又把营业的重心,从一般重型机器的维修,专注在油压系统的维修上。
  1992年,陈君斥资在民达华工业区兴建工厂,从此有了一个正式的厂房为客户服务,然而由于所承接维修的,都是重型的机器,厂房很难容得下它们,所以一般上他还是得外出到工地上,把待修的油压系统部件拆下,运回工厂整修妥当后,再载回去安装。
  油压系统的维修是门极其专业的技术,陈君所经营的“油压系统维修公司”,可谓是独市生意,因此工作邀约不断,但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他始终没有放弃摄影的兴趣。

 

黑手摄影家陈盾贵(3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