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7月14日刊登

 

 

 

小档案
姓名:杨添木
出生年份:1949年
祖籍:潮州
职业:广告达人、
娱乐传播界名人书法家、画家

  ●杨添木在个人书法展上当众挥毫。

  鬼门关外兜一圈

  实际上添木君从年轻到壮年,向来都是位无神论者,后来他的儿子在澳洲读书时,受洗为基督徒,返国后更把母亲与妹妹都带进教堂,很快她们也信奉基督教,直至一年后,添木才在妻女的大力游说下,“心不甘情不愿”的受洗。

  ●前南市市长兼州议员田承凯(右二),在2005年为杨添木的书法集主持推展礼,在场见证者还有当时的州内阁助理部长拿督沈庆辉。

  脏病突然来袭,杨添木在鬼门关外兜了一大圈,经历过如此劫数重获新生,他满心都是感恩。
  平常有早睡习惯的杨添木,几乎每晚九点钟左右就已上床,但在今年4月26日晚上,由于中国电视频道所放映的“笑傲江湖”连续剧,深深的吸引他,所以当晚10点45分,他还坐在电视机前追看,完全忘了睡眠这一回事。
  就在此时,剧中的华山派掌门岳不群,与令狐冲这对师徒正在决战,但见岳不群运起紫霞神功的十成功力,朝徒弟打出一掌,却被令狐冲闪避开去,然而令狐冲是潇洒的避开了师父的一掌,可是电视机前的杨添木,好像着实挨了这一掌般,顿时间感觉到左边的前后胸口朝内压缩,心脏异常绞痛,整支左手臂好像废了般无法使力,全身冷汗直冒,呼吸开始感到困难。
  自从添木的儿子宸翰君,娶了儿科专科医生黄梅杏为妻后,小两口便搬出去另组甜蜜小家庭,而他的女儿翰亭却在吉隆坡工作,因此家中就只剩下杨添木两公婆,偏偏到了近年,他的妻子潘慕娟又到沙巴大学深造,所以病发当晚就只添木一人在家。
  慌乱中他第一时间就想到医生媳妇,连忙拨了通电话向她求救,媳妇在闻言后,要他在家里等候,她会马上开车过来载他进医院,或通报医院紧急部门派救护车去接他,但这两项建议都被添木所拒绝,因为他目前住在石角金珠盛,救护车很难找到他家,而若要媳妇开车过来,也要等上一段时间,他决定拨电向住在邻近的胞兄求助。
  心脏病发紧急入院
  哥哥家的电话接通了,接电话的是他的侄儿,添木君于是向他说,“叔叔快要死了,叫你爸爸赶快来送我去医院”,糟糕的是,他平时喜欢开玩笑,爱玩“狼来了”的游戏,所以他的侄子又以为叔叔在闹着玩,并不怎样认真看待。
  十几分钟后,添木的哥哥才开车过来探望,察觉事态严重,匆忙把他送往中央医院,而在抵步时,添木君的媳妇已在急症部门外等他,二话不说便连同其他医生同僚,把他送进心脏专科病房,经检查后证实是血管阻塞所引发的心脏病。
  经医生的抢救,添木的病情总算稳定下来,医生准备在观察一段日子后,才为他进行俗称“通波仔”的通血管手术,然而在医院住了两天,向来好动的他再也呆不下,况且再过一天,即4月29日便是沙巴神学院开幕的吉日,作为大会贵宾的他,不想错失见证的良机,因此力求主治医生放他出院,等开幕礼一结束再回到医院动手术。
  实际上添木君从年轻到壮年,向来都是位无神论者,后来他的儿子在澳洲读书时,受洗为基督徒,返国后更把母亲与妹妹都带进教堂,很快她们也信奉基督教,直至一年后,添木才在妻女的大力游说下,“心不甘情不愿”的受洗。
  当初是为了应酬家人才入教,但在几次随妻女到教堂听牧师布道和研读圣经后,他对基督教完全改观,从认同到奉行教义,添木君确定自己已经找到了信仰,且很虔诚的追寻宗教真理。
  “人的尽头,神的开始”,自从信奉主耶稣后,添木君感觉到自己无论是生活方式,还是心境都比过去更加的平安宁静,而且每次在遭遇到问题时,冥冥中仿佛有股力量在暗中帮忙他,让他的问题能迎刃而解,就象此次的突发性心脏血管阻塞事件,所以让他对上帝的信仰愈加的坚定。
  其实杨添木除了有高血压的麻烦外,身体状况向来不错,然而由于身体肥胖,又从不忌口和少运动,终究让心血管负荷不了而病发。
  且说拗不过的添木君激争,主治医生终于批准他暂时出院,而添木在沙巴参加了一系列的教会活动后,在5月2日回返古晋,并在隔天清晨7点半就到心脏专科病房报到,随即被送进了手术室外轮候。
  从来不曾进过气氛萧瑟凝重手术室的添木君,心情开始感到紧张,血压也跟着飚高到195,所以一时间不能动手术,直至上午十点钟,教会的牧师拨来电话,知道了状况后,在电话的彼端为他祷告,很神奇的他的心境渐渐的平伏下来,10钟后血压也降到140,当天下午一点,医生用“通波仔”的手术,先帮他通了一条严重阻塞的心血管。
  原本他预定在傍晚就可出院回家,孰知下午三点钟,医生检查了他的最新报告后,惊见另两条心血管也出现了九成五的阻塞状况,因此下令他留院,排期等候做绕道手术,也就是冠脉搭桥手术。
  病房52小时奇怪经历
  他这一呆便在心脏专科病房里留治了两个星期,直到5月16日,恰好是诗巫国会议席补选的投票日,若是换在过去,添木君肯定会忙着向诗巫的朋友打电话,探听最新的选举战况,然而当下他却在医院里闲得发慌。
  可能因为这样,他一位在医院当专科医生的友人,邀他一起去喝咖啡,但先决的条件就是不准抽烟,已经老久没喝“咖啡乌”的添木,欣喜万分的跟着医生老友去喝咖啡,谁知当天下一点钟左右,心脏连续绞痛了十分钟,过后又恢复正常,但两个钟头后再剧烈绞痛,于是他被送进了手术房,紧急为他的三条受阻塞之心血管作绕道手术。整个手术很成功,添木君的恢复情况也极稳定,但他在手术后于深切观察病房的52小时里,却有一段奇怪经历,事后他与5位一起动心脏外科手术的病友谈及这段历程时,每个人的际遇都不尽相同。
  其中一位来自诗巫的病人,他感觉到自己身处在坟堆里,眼前总是出现一些已故亲友的身影,好像要带他去什么地方般,为了摆脱他们的纠缠,他语无伦次的不断叫喊。
  躺在添木对面病床上的另一位病人,在从手术室推出来时,添木君已经苏醒过来,听见还在麻醉状态中的他,一直发出听不清楚内容的呼叫声,后来他告诉添木,当时他好像身处在一个火灾现场,周围的建筑物都起火,所以他一直大声在呼叫救火。
  不过其中倒有一位巫籍的病人,与添木君有类似的际遇,便是感觉到自己在诚心祷告后,眼前是一片柔和的光,整个人的心境顿时平静下来,一直到苏醒后,都没有让他们感到惊恐的幻象。
 
  ●2000年中国书法大师杨再春(前排中立)在古晋举行个人书法展,并与主办单位古晋华总会长周启明博士(前排左二),和筹委会主席许庆喜(右二)及筹委会成员合影,图中前排左一为杨添木。
  ●杨添木(左三)和本固鲁朱祥南(左四),在北京受到书法大师杨再春(右二)、郭建设(右三)等的设宴款待。
 

传播界达人杨添木(7之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