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7月9日刊登

 

 

 

小档案
姓名:杨添木
出生年份:1949年
祖籍:潮州
职业:广告达人、
娱乐传播界名人书法家、画家

  ●杨添木与名歌星谷行云(左)和符爱玲(右)合影。

  安排歌星登台巡演

  实际上添木君是个很好客的人,他在戏院当画工时,每当有歌星或歌舞团到他所服务的戏院登台,他都会尽地主之谊的帮忙接待,由于和这些班政家接触多了,大约也能了解此一圈子的生态和运作状况。

  ●1982年杨添木安排费玉清等歌星在东马各城镇作巡回演出,一行人抵达沙巴山打根机场时合影,图中右起班政家陈飘逸、歌星洪天定、歌星凌震、杨添木、费玉清、费妈妈潭秀侠和歌手张美云。

  领巨星跑码头,出任电视台录影带发行公司的经理,以至后来重投广告传播业,杨添木紧贴着时代的脉搏,赶在最恰当的时机转行。
  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中叶,娱乐界流行明星随片登台,同时香港、台湾、新加坡和西马红歌星,亦频频到砂拉越各城镇跑码头作巡回演唱,因此古晋各大戏院,就不时有当红歌星到来登台演唱。
  无论是唱片红星或是电影明星,她们都会交托一些专人负责安排行程,这类专责联络各地戏院,安排歌星登台档期的娱乐界中介,在业界称作“班政家”。
  当杨添木在首都、乐士和丽华戏院当画工,绘制电影看板时,遇上有红歌星或某些歌舞团要来登台表演前,亦会被指示为他们制作大型的广告看板,由于经常需要与“班政家”接洽,索取相关歌星的照片与资料,以便绘制宣传看板,因此和许多这类从业员业者建立了不错的交情。
  其中有一位经常安排大牌歌星,好像歌迷王子黄清元,国际巨星邓丽君等到东马登台的班政家陈飘逸,便是杨添木的挚友,他们在1972年当添木君还在丽华戏院工作时认识,两人一见如故,顿成了莫逆之交,过后添木君虽然离开了岗位,远赴汶莱和沙巴工作,但双方还经常维持联系。
  1981年杪杨君回到古晋,正在职场寻寻觅觅时,恰好遇上陈飘逸,他在得知添木暂时没工作时,便询问他是否有意承接歌星到砂拉越、沙巴跑码头的业务?
  实际上添木君是个很好客的人,他在戏院当画工时,每当有歌星或歌舞团到他所服务的戏院登台,他都会尽地主之谊的帮忙接待,由于和这些班政家接触多了,大约也能了解此一圈子的生态和运作状况。

  ●费玉清(右)在1982年于杨添木的安排下,到砂拉越与沙巴登台演唱,图为他与母亲谭秀侠及杨添木合摄于机场。

  ●1987年林淑容(右)到古晋演唱时,与杨添木全家合影,这也是杨添木最后一次安排歌星跑码头巡回演唱。

  开业作接待费玉清
  更何况他在当画工时,常与各地的戏院经理有联络,所以安排院线给歌星登台绝不成问题,因此便一口答应下来,没料到挚友不久后,便送了个“大咖”给他作为开业的大礼,要他安排天皇巨星费玉清到东马各城市,做为期十几天的巡回演唱行程。
  接过这个案子,添木丝毫不敢怠慢,马上开展事先作业,联络各地的戏院经理,敲定登台的档期,还预定酒店、车子和机票与船票,1982年初费玉清和一个由新马男女歌星组成的歌舞团,浩浩荡荡的飞抵古晋,预先做好充足准备的添木,顺利的把他们从古晋,一直带到诗巫、民都鲁、美里,然后继程到沙巴各城镇巡回演出。
  第一炮打响了名号,陈飘逸等班政家更对他另眼相看,过后添木又先后接待和安排了当时红遍亚洲各国的刘文正、余天、林淑容、李茂山和龙飘飘等名歌星的巡回演唱,每个个案非但都很顺利完成,各方皆大欢喜外,添木君和一些歌星后来还成了好朋友。在这些他所接待过的大歌星中,添木最欣赏小哥费玉清和歌后林淑容,他盛赞这两位大歌星,非但不会耍大牌,相反的在私底下是谦虚和平易近人,同时人情味很浓。
  每当有歌星到来登台,添木就象充当他们的“临时保姆”,除了帮他们安排住宿等饮食起居的杂务,还会带着他们到处游逛,此种能和大牌偶像零距离接触的工作,确实羡煞了他的很多朋友。
  然而搞娱乐事业似乎特别容易惹是非,他在未入这一行时,便时有听说道上的朋友会到来索讨保护费,倘若不妥当处理,势必会惹来更多的麻烦,因此每次带团到各城镇公演时,他都会事前亲赴当地“角头”大哥的府上拜码头,宴请他们吃饭喝酒,再赠送一些入场票请他去观赏,必要时还安排前来登台歌星或明星和他合影留念。
  这一先行登门拜码头的招数挺有效,道上朋友见他礼数周到,都给足他面子,不会到场来骚扰。
  发行港剧录影带
  尽管在娱乐界一帆风顺,而且又能很风光的与大歌星接触,但毕竟不是很稳定的事业,更何况从八十年代开始,录影带放映机被引进了砂拉越,家家户户都装置了放映机,并向录影带出租中心租贷影带回家欣赏。
  港台甚至日本出产的形形色色录影带大行其道,电影院票房迅速萎缩,就连歌星也不再来跑码头,添木君的娱乐事业无法再继续下去,不过对市场反应很灵敏的他,察觉到电影院虽然乏人问津,但录影带出租中心却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便把触角伸延进此一领域。
  由于他曾在娱乐圈里服务过,认识很多西马唱片界的人,并在这些友人的推荐下,于1983年受一家代理香港无线电视台,和亚洲电视台录影带的代理公司所录用,委任他担当砂州区的总经理,负责上述录影带在砂拉越发行的业务。翌年他被金星影带公司重金挖角,成了它在东马区的负责人,到了1987年,香港的亚洲电视有限公司在砂拉越设立分行,力邀添木君加盟,负责发行该电视台所制作的连续剧影带。
  从1983年到1990年的七年里,添木君的工作便是为电视台发行录影带,砂拉越的所有录影带出租中心都要向他购买片子,所以在此一业界,几乎没人不识“杨添木”。可惜好景不常,在90年代时,雷射影碟和电影光碟放映机面市,且后来居上而大有取代匣式录影带之势,添木君预知录影带已经走向没落,是应该另觅出路的时候了,于是在1990年他辞职求去,转战另一个传播市场。

 

传播界达人杨添木(7之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