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7月8日刊登

 

 

 

小档案
姓名:杨添木
出生年份:1949年
祖籍:潮州
职业:广告达人、
娱乐传播界名人书法家、画家

  ●2005年拿督沈庆辉(右二)与南市市长田承凯(右)联合为杨添木(左二)的新书《真理经典书法集》主持推展礼。

  操刀电影广告看板

  杨添木在翡翠广告公司当了两年的学徒,每月的薪金为30元,虽然平均一天就只得到一块钱,但生活很节俭的他,每月居然尚有余钱可资储蓄。

  ●2003年杨添木首次举行个人书法展览,图为他陪着应邀主持剪裁的主宾拿督杨昆贤,参观他所展出的作品。

  出农村杨添木一头栽进了广告牌业界,往后虽有多次改变职业跑道,但似乎都和最初的广告业起着藕断丝连的关系。
  选择投身广告牌业不是一种偶然的巧合,而是杨添木按着本身的兴趣刻意挑选的行业,不过他会选择翡翠广告公司入门,证明他有眼光,因为当年“翡翠”在业界极具盛名,特别是它的东主蔡高廷更是位学有专长的知识份子。
  翡翠广告公司的创办人蔡高廷,广东河婆人氏,早年在中国时,曾赴江西中正大学深造,可惜因爆发中日大战,在念完大二后,便由于隆隆战火而导致大学停课。
  蔡君在战后南来古晋,先是在晋连路一带担任过多家小学的校长,后来前来古晋的中中教学,到了20世纪60年代初叶,华文教育界纷纷扰扰,各派系争议不休,已在本地教育界服务了15年的高廷君,目睹此景象,不禁有些心灰意冷,况且眼见儿女逐渐长大,生活与教育开销跟着增加后,便决定转行,走向人生另一个里程碑。
  离开教职的高廷君,最先想到的当然是下海从商,但基于资金短缺的窘境,于创业上遇着小小的阻挠,只能试着以最低的成本来创业,原来他本身对书法和美术,都有着浓厚的兴趣,与颇高的造诣,所以在细加推敲后,毅然决定朝广告牌业进军,而在爱妻的支持鼓励下,背起了行囊,远赴香港参加历时半年的广告专业培训课程,学习最新的广告制作技术。
  从香江取经归来后,蔡高廷便租下浮罗岸门牌51号,青天书店隔邻的一间店屋,创设了他的“翡翠广告公司”,承接制作广告牌、平面广告设计,更把在香港学到的新进“丝印”技术引入古晋,为公司创造了极高的收益,直至80年代,他结束了经营了20年的广告社生意,搬到晋连路11哩的“玫瑰园”,把全部的心思用在经营园艺事业上,直至2000年前夕,鉴于本身的年事渐高,便把事业让给二女婿去管理,本身则醉心于培植“紫罗兰”。

  ●他在2009年8月为了帮石角民立中学筹募办学经费而举行个人书法展,图为他在开幕礼上与贵宾们合照,左起为陈如飞、陈立超、拿督杨昆贤、王锦星与杨添木。

  ●1982年杨添木到沙巴山打根野生动物园游玩时留影。

  书法画工大派用场
  在翡翠广告公司当学徒的那段日子,杨添木学到了很多新的东西,特别是在华文书法造诣上,更有了长足的进步,概因过去没有电脑软件可提供各种中文字体,所有广告牌上的字眼,都要作业员自己亲笔书写,倘若书法不佳,就难登大雅之堂了。
  过去的广告牌业公司,除了写招牌和广告看板外,还会帮那些准备送到陆上交通局作常年安全检验的大小货车写招牌,通常师傅级的能手,无需事先打底稿,拿了大笔沾上油漆便会直接在车斗上挥毫,熟练的师傅半天能完成两部货车的招牌,每部的收费为十块钱,然而新扎的员工,往往要花上老半天,才能勉强搞定一部货车的招牌作业。
  杨添木在翡翠广告公司当了两年的学徒,每月的薪金为30元,虽然平均一天就只得到一块钱,但生活很节俭的他,每月居然尚有余钱可资储蓄。
  他在翡翠工作了两年多时间,奠下坚固的基础,和摸熟广告牌业的一些技术后,跳槽到林鸿儒广告牌业公司,且在工作了一年后,转行到另一个新的领域,到戏院画电影广告看板,然而基本上还是和他过去所学的广告业,有着千丝万缕关系——
  于20世纪60年代,电影院是古晋市民的重要娱乐场所,当年戏院林立,各家电影院为广招徕观众,提高票房收入,都会在有大牌明星主演的电影开演前的一两个月,制作大型的广告看板,张挂在戏院的墙上,以及推出“街招”大肆宣传。
  这些看板和街招,都要有专门的画工操刀制作,而添木在广告牌业公司学了三年工后,便进入首都戏院的广告看板制作部当助手。犹记得当年这家隶属香港邵氏电影公司旗下的戏院,共聘有包括添木君在内的四名画工,初入门的他,在老师傅的指导下,按着电影公司送来的宣传海报,在巨型画板上一笔一笔的作画,描绘出男女主角在剧中的造型,还要在看板上书写很多广告用语。
  自小对美术有相当天分的他,先前已经有制作广告牌的经验,再经老师傅的从旁指导,很快便上手而晋升为正式画师,并在一年后“艺满出师”,被调派到三哩的乐士戏院独挑大梁,当广告看板制作部的头手,月薪亦升至120元。汶莱沙巴闯荡七年
  添木君在乐士戏院工作了几年后,古晋宋天祝路新开了一家电影院“丽华戏院”,他在1972年被挖角过来,继续窝在狭小的工作室里制作看板,然而年轻时的杨君,个性好动而不愿受到拘束,因此在丽华戏院操画笔两年多后,觉得此一行业欠创意,也没多大的前途,因而在听说邻国汶莱大展拳脚,各领域都投入发展,以至遍地都是黄金后,他不禁心动而在1974年,背了行囊只身上路,前往此个石油王国“淘金”。
  对制作广告牌业有着丰富实战经验的添木君,很快就被汶莱首都斯里巴加湾一家由香港人所经营的广告公司所网罗,聘他为公司里的首席作业员,每月底薪为汶币250元,同时东家提供膳宿,且在服务满一年后,提供古晋、汶莱往返机票一张,此等待遇在当年可谓极其丰厚了。优厚的待遇,东主又投予极大的信任,添木君在汶莱这家广告公司服务长达四年,过后他前往邻近的油城美里,于株芭地区开了家小型广告公司,采用打游击的方式承接制作广告的订单,然而由于人地生疏的关系,业绩差强人意,不久后他结束了这家公司的营运,应聘到沙巴的哥打京那巴鲁,于当地最大的一家广告牌业公司,第一广告担纲头手,月薪也水涨船高多达千多令吉。
  汶莱与沙巴飘泊了七年后,杨添木终于踏上归途,在1981年返回古晋,投身娱乐业界,转办歌星到砂、沙各城镇巡回演唱,开展了另一段的人生旅程。

  ↑↑↑●杨添木在70年代,正聚精会神绘画“方世玉”的电影广告看板。

 

  ←←←●杨添木的书法别树一格,深受收藏家的喜爱。

 

传播界达人杨添木(7之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