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7月6日刊登

  ●杨添木昆仲令尊大人杨国声公,是石角镇上的社团闻人兼知名书法家。

 

 

 

小档案
姓名:杨添木
出生年份:1949年
祖籍:潮州
职业:广告达人、
娱乐传播界名人书法家、
画家
  夜探义山玩捉迷藏

  自小在石角巴刹老店区长大的添木君,那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满满的承载着他童年的回忆——犹记得在年少时,石角镇上的店屋,全都是盐柴屋瓦木板围墙,在他们家这排木板店铺,和对面店屋中间,栽种有好多棵的大树,他们这群小孩就在浓荫覆盖的树下,玩玻璃珠、跳飞机等游戏,消磨掉了很多的童年时光。

  ●杨添木亦是个摄影发烧友,这是他25岁时背着相机袋在郊野寻找摄影题材的镜头。

  14岁离开郊区到城市谋生,杨添木在往后的40多年里,无论是投身广告业还是娱乐或传播界,都秉承全力以赴的精神在打拼,因而赢得合作伙伴的尊敬与信任。
  在本地艺文书画界享誉盛名的杨添木,出生于1949年,是家中6男4女共10名兄弟姐妹中的老四,父亲国声公,在年少时自中国潮州的家乡南来,先后在古晋等多个城镇当流动小贩,靠沿街叫卖“红豆、江禄”之类的冰水来维持生活。
  拥有潮州人勤俭持家传统美德的国声公,在艳阳下走街串巷,辛苦叫卖了好多年,总算给他储蓄了一笔资金,于是他便渡过砂拉越河,在石角巴刹(即现在的老店区)购买了一栋双层的木板店铺,创设“业盛”宝号,经营杂货与土产买卖,同时也把家小都安顿进这家店铺内,添木君就出生在这一栋老店铺中。
  国声公除了在镇上经营杂货店,还在金珠盛购置了一块六亩大的农地,雇用工人栽种胡椒与树胶园丘,如此多瓣营运,打造出了一个小康之家。
  自小在石角巴刹老店区长大的添木君,那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满满的承载着他童年的回忆——犹记得在年少时,石角镇上的店屋,全都是盐柴屋瓦木板围墙,在他们家这排木板店铺,和对面店屋中间,栽种有好多棵的大树,他们这群小孩就在浓荫覆盖的树下,玩玻璃珠、跳飞机等游戏,消磨掉了很多的童年时光。
  可惜后来修建道路时,这些大树全被砍掉,换上一盏盏的街灯,虽然晚上大放光明,但再也听不到那阵阵从树荫下传来的儿童嬉戏声。

 ●自小杨添木便居住在石角镇上的老木板店内,这是2004年石角巴刹淹水的档案图片。

  浪里白条砂河畅泳
  镇上店屋背后的砂拉越河,是小添木和童伴们的免费游泳池,他们在每个炎热的午后,便会趁着家里大人们在打盹时,相约溜到“天师爷庙”(广龙宫)前方河面的石堆附近玩水。
  居住在河边的小孩,不用经专人指导,大多能无师自通的在河上游泳,添木和他的童伴们也一样,尽管游泳的姿势不够规范,但两岸间来回游上几趟可说是家常便饭,这些小小的浪里白条,那里曾担心过河里可能潜伏着食人的凶鳄?
  然而他们也不是每次都能在水里玩个痛快,因为住在河边马来村庄里的一位中年,好像特别跟他们过不去,每次看到他们结伴走过他家门前,或是在河里正玩的兴起时,他总会大声吆喝,驱赶他们回家。
  这位巫籍男子可说是他们当年的公敌,他们总是搞不明白,这位仁兄莫非真的是吃饱撑着没事做,非要过来多管闲事不可?
  直到他们渐渐长大后才明白,原来这位住在河边的马来汉子,是受他们的父母所托,要他一看到孩子们要到河里玩水就驱赶他们,以防止意外事故发生,而这位仁兄也忠人所托,结果被孩子们恨了好多年。
  当年的孩子们没有电玩之类高科技玩具,童年的游戏很多要靠体力和胆量,而这些都是今天城市里的孩子闻所未闻者,就好像说抓迷藏吧,这原是种最常见的游戏,但小添木等就偏偏要玩创意,硬是挑在晚上时间到邻近的华人义山玩抓迷藏。
  现在回想起来,也搞不清楚当初是怎样一个情景下,什么人提出入夜到“公司山”玩抓迷藏,总之他们有好一段时间,每到夜里就瞒着父母,跑到半公里外的义山,然后均分成两支队伍,开始玩了起来。
  于义山上,有很多老坟墓的尸骨经“拾金”的仪式,被迁移到他处后,留下一个个空墓穴,而这些恰恰是他们匿藏的好地方,有时为了不被对方发现,甚至整个人一动也不动的平躺在墓穴中,那时玩将起来,心里那里还会有“鬼”字?反之换成现在,真要他们再来玩上一躺,可能大家会思虑良久吧。
  过去横渡砂拉越河的拿督张君光大桥还没启建之前,很多运来石角的货物都仰仗水路,包括西瓜和榴莲之类的水果,都是用装有舷外摩多的长舟,从产地运到石角来贩卖,而船主们经常会把满载水果的长舟,停泊在岸边,自己先行上岸喝茶吃点心后,才请人来帮忙把水果搬上岸叫卖。
  顽皮的添木等人,往往就会趁船主上岸后,悄悄的从码头的另一边跳入河里,悄悄的潜游到船边,其中一人便爬到船上去挑选,把挑中的果子轻轻往河里放,让在水里接应的同伴,带着它们游到一角落上岸,再找个地方大块朵颐一番。
  小戏迷夜夜看电影
  早年石角镇上唯一的娱乐场所,便是一座用木板盖成的电影院“民生戏院”,她的原业主是老巴刹潮属大亨,黄木春家族中的“五爷”拿督黄锡琦。
  战前曾富甲一方的潮属殷商黄木春,生前在古晋海唇街经营“上合发”宝号,凭藉京果和土产买卖起家,随即开发现在肯雅兰园所在地“上合发园”,还是石角巴刹商铺建筑群的大业主。
  事因石角旧的巴刹,即史古邦的亚答店在1924年惨遭祝融夷为平地,当时生意如日中天的潮商黄木春奉拉者的意旨,于现在的石角巴刹兴建36间的双层木板店屋,以便安置旧石角巴刹的火灾灾黎,而正因为黄木春是此商业区大业主的关系,早年的石角老渡头,便取名为“上合发渡头”。
  石角的这36间店屋,一直都是属于黄木春名下的产业,直至他辞世,他的六房儿孙分家,各分得六间店屋,并陆续的以三几千元的价码卖予外人。
  黄家的五少爷黄锡琦,年轻时就读于中国上海圣约翰大学,考取了工程系学位,是砂拉越第一位留学归来的工程师,随后投入工程局服务,一路走来官运极其亨通,官拜本州公共工程局局长高位,直至退休为止,并因服务有功而获封拿督衔头。
  拿督黄锡琦在战后于石角镇上盖了家木板戏院“民生戏院”,但在经营一段时日后,便脱售予当地的几位商家,而添木的父亲国声公恰好也是股东之一,自此以后,添木晚上多了个好去处,便是到父亲有股份的戏院看免费电影。有一段时间,小添木几乎每晚都在戏院里磋跎时间,十足是个小戏迷般,无论是在放映华语、英语、印度或马来电影,他都坐在台下看得津津有味。
  也许因为这样的关系,他和电影娱乐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在他长大后,有好一段时间在电影院当画工,和承接安排歌星巡回演出的娱乐界服务。

 

传播界达人杨添木(7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