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7月1日刊登

  ●退休后刘宝兴经常带着妻子到国外旅游,图为2008年,他(后排左一)在中国湖南凤凰城旅游时留影。

 

 

小档案
姓名:刘宝兴
出生年龄:1939年
祖籍:客属河婆
职业:退休理发师
奋斗10年当老板开名车
达官显要任“摸头”

  当上理发厅的老板后,宝兴君并没有就此放下剃头刀,相反的益加勤力打拼,竭力要求员工维持昔日星级理发厅的品质,如此一来,虽然换了老板,理发厅在旧雨新知的支持下,生意如日中天。

  ●刘宝兴年轻时所拍摄的个人照,图中他的发型,便是本地男性50年不变的“绅士头”。

  行出状元!刘宝兴凭着手中剃头刀养妻活儿,还曾以马赛地轿车代步,在他的50年理发师生涯中,不晓得有多少达官显要,都要定期乖乖的坐在椅子上任他“摸头”。
  话说欧罗拉大酒店的东主陈焕其在1963年与世长辞后,他的后人把酒店出让给诗巫的财团,新东主没兴趣继续管理附设在酒店内的理发厅,而把经营权出让给一位张姓的老板,后者在经营了六年后,亦感到意兴阑珊,询问当时在理发院当“头手”的刘宝兴,是否有兴趣把发廊顶下来?
  于是宝兴遂于1969年间,与友人合伙顶下欧罗拉酒店理发厅,从当初一位刚入门的小学徒,仅经历短短的十年光景便成了老板,这确实含有很大的戏剧性张力。
  当上理发厅的老板后,宝兴君并没有就此放下剃头刀,相反的益加勤力打拼,竭力要求员工维持昔日星级理发厅的品质,如此一来,虽然换了老板,理发厅在旧雨新知的支持下,生意如日中天。
  刘宝兴与友人在经营了整20年后,当欧罗拉酒店的产权再度易手予一个友族财团,新业主准备把酒店拆掉重建,因此知会所有的租户要收回他们的铺位,刘君等只好另觅新的营业场所。

  ●退休后,培植花草亦是刘老主要的家居活动,图为他栽种了整十年,在今年初才大放异彩的一大株本地野生胡姬花。

  理发费50年涨10倍
  1988年刘君与合作伙伴在凤梨路开设了“陈刘理发厅”,虽然新的发廊没有老牌星级酒店欧罗拉的“加持”,但凭着他们二十几年建立起来的好口碑,将近有九成的老顾客,都跟着转移过来,继续给予支持,同时还广为招徕帮忙拉客,因此刘君与人合伙的这家理发厅,可谓是客似云来,生意兴旺得很。
  他再持续经营了15年后,于2003年正式“封刀”,开始逍遥的退休生活。
  回顾在理发界的50年岁月,他总结道:不管是流行剪短发还是蓄留长发,半个世纪来,绝大多数的男人,都是50年不变的延续着“绅士头”发型,然而发型不变,理发费则涨了十倍。
  于20世纪50年代末,单单剪头发的收费是一块半、洗头三毛和刮胡子两角,三项服务总计要收两块钱,尔后剃头费亦随着物价的攀升而不断调整,到了他退休前,剪发要收十令吉,刮胡子和洗头各收五令吉,三项服务合计要廿令吉。
  虽然每个人都会定期找理发师,来整理一下顶上的三千烦恼丝,但偏偏就有人相当鄙视这一门行业,甚至有人形容剃头佬的收入低,单靠双手帮人理发养不活妻儿,然而把理发当成终身职业的刘宝兴师傅,就推翻了这一小撮人的偏见,他不仅单靠这门手艺维持妻儿的温饱,而且还曾开马赛地去上工呢。顾客涵盖三代人
  原来在他经营理发院的后期,一时兴起买了部二手马赛地轿车代步,这在当时引起一些人的议论,“帮人理发理到开马赛地”的传言随之不胫而走,后来他为了不想惹来更多流言蜚语,把马赛地收藏在家中,继续开过去所用的那部国产车去上班。
  实际上一些手艺精湛的理发师,或是现在称的发型设计师,只要闯出名堂,客人就会蜂涌而至,以致他们中很多人的收入,绝不逊色于其他的专业人士,因而当下开“宾士”、“宝马”,甚至高级跑车上班的理发师还为数不少。
  诚如前边所言,每个人包括国王、宰相,以至平民老百姓,都会有理发的需求,所以说只有理发师胆敢在皇帝的头上动手动脚,而在此一业界50年,让宝兴君摸过头的高官显要还真不少。首先是由于当年他所工作的欧罗拉大酒店理发厅,是公认的星级发廊,到来理发的七成以上是洋人,而他们之中大多数是当朝的高级官员,宝兴记得在殖民地时,当时号称总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辅政司,便经常在保镖的护卫下,到他的理发厅找他修剪头发。
  还有很多最初到来理发时,还是芝麻绿豆般的小官,后来便一级级的高升成了部门首长,然而由始至终,他们都会定期来找宝兴理发,所以说宝兴是一路看着他们怎样在官场上平步青云,扶摇直上。
  同样的,也有一些顾客在年纪很小时,便跟着父亲来给他理发,结果一个月一个月,一年又一年的过来理发,宝兴君真的看着这些小顾客渐渐长大,出国念书后,又回来找他理发,甚至后来成家后,还带着他们家的小孩到店里来理发,象这类三代人都由他负责理发的顾客还真的很多。

  ●在旅游新疆时,宝兴君(左)应邀为烤全羊主持动刀礼,在场观礼者为古晋鸿大旅行社的董事经理谢圣洁。

  敦拉曼派司机来载他
  独立以后,也有很多内阁部长找宝兴理发,其中就包括了敦阿都拉曼耶谷,他在担任首席部长期间,就已经是宝兴君的常客,后来担任州元首,敦拉曼还是会定期派司机来载他到其私邸为他理发。
  任由手艺有多炉火纯青,帮达官显要剪头发,确实会有一定的压力,宝兴君说他不会因为对方是部门首长,或腰缠万贯的富商,便要求多收理发费,而是一律不二价,即到店里来剪发收10令吉,到府服务则收20令吉。
  宝兴君能学到一技傍身,可说是拜当年欧罗拉大酒店之赐,而他能娶得娴淑的妻子,与他共组美满幸福的家庭,也是靠欧罗拉的牵线作媒,原来当年他在当理发师时,东家有提供免费午餐与晚餐,天天都到酒店餐厅用膳的他,因近水楼台,认识了当年在厨房当助理的一位潮州妹许玉香,两人随后沐浴爱河终于缔结连理。
  婚后许氏为夫家生下两名儿子,而他们如今都已成家立业。
  性格开朗,为人风趣的宝兴君,是位人缘很好的快乐老人,他在七年前退休后,除了在家享受含怡弄孙之乐,还经常与太太出国旅游,几年下来,亚洲列国似乎都有留下他们的影踪。

  退休理发师刘宝兴(3之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