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6月30日刊登

  ●刘宝兴(右)与同事在1959年合摄于他们所工作的欧罗拉酒店理发厅外。

 

小档案
姓名:刘宝兴
出生年龄:1939年
祖籍:客属河婆
职业:退休理发师
休假日免费服务拿经验
学理发八个月出师

  当年欧罗拉酒店的发廊,用布帘分隔成两边,一边是专为男性顾客理发,一边则帮女客电头发,由于被外界划定为“星级理发厅”,一般普通民众很少会上门光顾,登门的大多是政、商界人士,和英殖民地政府的欧籍官员。

  ●古晋红极一时的欧罗拉大酒店。

  半工学的方式,在欧罗拉大酒店发廊当学徒,刘宝兴勤奋苦学,甚至在休假日还特地为孩童免费剃头,竭力吸收“临床”经验,入门八个月即正式登场为顾客理发。
  每当提起欧罗拉大酒店,老一辈市民的脑海中,总会浮现那座矗立在大石路旁,当年古晋最顶级的大酒店,曾引领风骚二十几年的建筑物影子。
  欧罗拉酒店是新加坡人所创立,她的老板陈焕其(1889—1963),福建省海澄县人氏,早年发迹于印尼,经营土产与百货公司,在万隆、泗水等印尼大城市都开设有其百货公司,从1932年以后的三年间,他再创新猷,斥资进军产业市场,在万隆成立顺泰屋业有限公司,投下钜资兴建商业店,刷得一张盈利极丰的漂亮成绩表,从此他信心倍增,实行百货零售业与房地产业双管齐下的发展策略。
  后来他的欧罗拉百货公司遍布印尼全国,成功攀登上“印尼百货业大王”之宝座,1937年,他把业务伸展向新加坡,开设东兴土产公司、汽车行、家私店、旅馆和产业公司,并把集团总部迁移到新加坡,继而进军马来半岛的市场。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陈焕其雄心勃勃的把业务扩展到古晋,成立陈焕其实业有限公司,还在大石路与麦陀尔路的交接处,中央广场的旁侧盖了栋在五、六十年代,古晋最豪华的大型酒店——欧罗拉大酒店。
  楼高三层的这座酒店,在1955年11月25日开张,总建筑费高达175万元,拥有36间豪华客房,此等规模在当年,已是属于五星级的大酒店,尤其是她底层的“波场”,更可谓是夜夜笙歌,成了本地豪门子弟,和社交名媛们流连忘返之地。

  ●刘宝兴在60年代所拍的个人照,当时他所穿的正是平常的做工服装。

  全套制服讲究卫生
  身材肥胖、天庭饱满,右下巴有颗黑志,一脸福相的陈焕其,嘴上常叼着雪茄,是位个性豪迈的富商,他生平慷慨好义,乐善好施,在将业务扩充到古晋不久,便与本地的宗亲发起筹组舜祖公会,还出任首届执委会的主席要职。
  可惜如此一位热心公益的实业家,在1963年病逝于新加坡,享寿74岁,他的第二代接棒者,在继续经营了一段时间后,便陆续的把业务撤离古晋,更将欧罗拉大酒店脱售予诗巫的林鹏祥家族。
  随后此酒店的产权数度易手,同时因为更大型的星级酒店相继在古晋设立,这间风华不再的酒店,渐为人们所冷落而最终被拆掉,1998年4月中旬,一栋崭新的的五星级“独立酒店”在原址上落成,和前边的独立广场相辅相成的被视为市中心的座标。
  话说刘宝兴在到附设在欧罗拉酒店的理发厅当学徒时,这家酒店经已开业四年,当时那间发廊,是由酒店直接经营管理,并从香港聘来三名师傅,即编号1号的马师傅、2号的陈师傅和3号的袁师傅来为顾客服务。
  上述三名师傅实际上都是大陆扬州人,但因为懒得大费口舌来向顾客讲解家乡的地理位置,索性告诉客人自己的原乡在上海,虽然讲起话来带有浓浓的乡音,但他们无论理发或电发的手艺都是第一流的。
  当年欧罗拉酒店的发廊,用布帘分隔成两边,一边是专为男性顾客理发,一边则帮女客电头发,由于被外界划定为“星级理发厅”,一般普通民众很少会上门光顾,登门的大多是政、商界人士,和英殖民地政府的欧籍官员。
  类如上述三名师傅级的理发师,他们的酬劳是与公司四六对拆,然而虽只获得四成,但每个月的薪水都能过千元,此等入息在五十年代,可能连高级的政府官员都要自叹不如哩。
  自小在偏远乡区长大的宝兴君,在踏入欧罗拉酒店理发厅工作时,似乎什么都感到新鲜,虽然以“半工学”模式入门,所获的生活津贴很少,但公司却有供应伙食,让他们和其他员工般到酒店的餐厅免费进膳,而且到来理发的洋籍官员或富商,通常都有打赏小费的习惯,让他与另外五、六名学徒还有一笔额外的“贴士”入息可分,因此尚能勉强维持生活。当年在这间理发厅工作,还被规定要穿制服,即白色的长袖上衣配黑色长裤,尚要打领带,穿皮鞋,工作时需加上一件外套,看起来很高级和专业。

  ●宝兴君在26岁时与妻子许玉香结婚时所拍的婚纱照。

  三名师傅考核过关
  他的学徒生涯从打杂开始,上工的第一天,便被告知该理发厅格外讲究卫生,因此每当一位客人理完头发离开时,必须马上清理客人坐过的椅子和台面,并扫去掉在地上的头发,接着将客人刚刚用过的毛巾清洗干净、消毒和放到热锅里去蒸。
  此等对卫生工作的讲究与坚持,对刘君的影响很大,他无论是在当师傅或后来自己创业,对卫生工作从不敢放松,所以深得各界顾客的好评与信任。
  且说他跟随在三位师傅的身边,观看他们为客人理发的程序与手势,并按他们吩咐做一些好像递器材和毛巾的杂务后,便开始教他怎样帮客人洗头,随即要他上阵为顾客洗头,接着又教他如何刮胡子。
  过去理发师都是用剃刀在帮客人刮胡子,这种锋利程度似乎吹发可断的剃刀,若没经过相当的训练便仓促上阵,随时都会刮伤客人,因此刘宝兴在初学时,非但勤练握刀的正确姿势,还以本身的皮肤作试验,一有空便将剃刀往自己的表皮上刮,拿捏下刀的力道,直至有十足的把握后,才敢为客人刮胡子。
  从前没有电动的理发器械,所有的剃头器具都要靠手工,而掌控它们者就凭着平稳的腕力,在练剃刀刮胡子的同时,他在一有空闲时,便把手腕贴在前额上,并试着让它转动,宝兴说这是为了让手腕能更灵活的转动,同时也能感受到其力道的轻重。
  基本功练得差不多后,宝兴便自掏荷包,购买了成套的理发器材,并在休假时,带齐“家参”骑着脚车到新渔村一带,免费为当地的小孩子理发,这样经过不断的实习,再经三名师傅的考核过关,他在入门七、八个月后,便获准正式为客人理发。
  虽然身份已经比学徒高一级,但他的工作并没有因此减轻,依旧每天早上八点开工,晚上八点打烊后,要协助把椅子收拾妥当,将地板全抹干净后,最快也要夜晚九点钟才能回家。
  他在欧罗拉理发厅工作了五、六年,由于老东家陈焕其与世长辞,其后人在较后时,把酒店卖给诗巫的林姓富豪,新东家没兴趣继续管理理发厅,逐把它顶让给一位张姓的老板,当时刘宝兴也已正式升任“师傅”级的理发师,不再支领月薪,而酬劳则来自以与东家的四、六对拆,同时也开始有徒弟跟在身边当帮手。

  退休理发师刘宝兴(3之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