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6月23日刊登

 

小档案
姓名:沈保耀
出生年份:1928年
祖籍:福建诏安
职业:退休教师、书法家、诗人
  抗战胜利家乡执教
  月薪仅得六斗米

  战争造成了物资环境恶劣,迫使学生不单只是懂得啃书,还要为了改善生活条件,参与大量的劳作,也让他们走出象牙塔,更贴近生活,并也练就了一副好体格。

  ●沈保耀在南靖师范(后来易名龙溪师范)毕业时,适逢抗战胜利,由于物资仍极其匮乏,全体毕业生只拍一张大合照了事

  ●1985年沈保耀(站立者)到苏州旅游时,特拜访四十年前南靖师范就读时的华文 导师温渊和伉俪。

  靖师范的三年里,物资生活虽然极差,但却供应了大量的知识让沈保耀去萃取,抗战胜利后在家乡执教,月薪仅得六斗米,生活极其清苦。
  1943年,年方15岁的沈保耀考进了南靖师范,当年的诏安县位处福建省南方的边陲地带,没有公路直通南靖山城,只好背着20多公斤重的行李,靠着一双脚在山岭小径间奔走四天方能抵达。
  犹记得在离开家门后,他马不停蹄的跑了一天山路,来到一个叫做“云霄”的小镇宿夜,翌日再启程朝目的地迈进,此时摆在他跟前者,是连绵起伏的一座座山峦峻岭,山路是越来越难行。
  步行了一整天,他来到视脚镇投宿,继而在第三天越过陡峭的“半地岭”,辛苦跑了半天路抵达坂仔镇,再改乘船从水路到平和县的小溪镇,休息一晚后,又要不停的跑上一天路,才能到达南靖山城。
  沈保耀君所报读的南靖师范,原来是漳州的一所名校,抗战初期迁校至建宁,到了1941年再搬到南靖山城,并易名为“南靖师范”。
  校方借用当地的祠堂、庙宇作校舍与办公处,另外加盖了两排课室、一排宿舍和一座餐厅,再沿着溪畔开辟了个大操场,这些建筑群和周围恬静的田园,营造出一个幽雅清静,最是适宜求学的好环境。
  校内伙食又爱又恨
  这是所为国家培训师资人才的专科学校,学员不但免缴学费,还获得免费膳宿的福利,而全校师生约六百人,诚如一家人的聚居在一起,每天清晨六点半起床,七点正集合于操场做晨操和升旗典礼,接着到餐厅吃早餐。
  上午八时正开课,中午用餐,下午一时半继续上课至四时,接着为课外活动,或劳作的时间。
  学校本身拥有一部大型的木炭发电机,所以一到黄昏时分,发电机启动后,校园内便有充足的照明灯光,让学生们温习功课,直至夜间十点熄灯睡觉,如此周而复始过着极其规律化的校园生活。
  然而那毕竟还是抗战正炽时,战乱无可避免的造成办学资金与各种物资的严重匮乏,致使学校在维持运作方面,遭遇相当大的阻碍,际此非常时期,校内的文娱活动极少,但劳作的活动却很多,好像为了降低薪金的付出,学校在扩建校舍时所要用到的砖块建材,和厨房每天所要用的木柴等,都要全校师生一起动手搬运。
  通常在晚餐前,于教官的一声令下,全校师生便要步行到离开学校颇远的河边,用绑脚带或束腰带捆绑砖块或其他建材,但见每人一串、一把的把材料驮回来,没一下功夫,它们便堆积如山的置于校方所规定的地点上。
  校内的伙食最是让学生们既爱又恨的一环,说句公道话,在如此乱局,能有书可念,又有免费的三餐供应,学生们个个都心存感恩,但伙食太劣质亦难免惹来诟病。
  概因时局艰困,学校餐厅所供应的饭或粥,都是采用劣质米来煮的,而且当中还参杂有很多没法煮烂的谷粒,以致学生每咽下一口饭,皆难免要皱一次眉头,正因此很多人便练就了“鹰犬”般的本领,在开始发饭前,就先在窗外用眼睛扫描了那一桶桶的饭和粥,确定那一桶的饭或粥,是用较好的米来煮成的后,大家便一涌而上,抢着舀取这些“优质”饭粥。
  每年获两银元奖励
  一般上校方规定每八人一组,共用三菜一汤佐饭,而这些菜通常只是沾过些许的油,所谓的“汤”,则是浮有几片油渣的汤水,不过尽管如此,往往手中的一碗饭还未吃完,菜碟就已见底,此种情况倘若没有自备私家菜,便只能硬吞白饭裹服,为此大伙只得“狼吞虎咽”,尽快扒完碗中饭,填饱肚子了事。
  后来校方在校园一角落盖了猪寮,以剩饭残羹来喂养生猪,这样一来,每逢大节日,校方便会为学生们宰猪加菜,同时为了增加伙食的蔬菜,各班学生便在校园内开辟菜园,栽种空心菜或红苋菜等叶类蔬菜,当然也包括了番茄和地瓜等杂粮植物,到了冬季时,学校指令学生趁着校园附近的田园歇种,向农家借地栽种芥菜,俾以在收成后腌制成咸菜佐餐。
  战争造成了物资环境恶劣,迫使学生不单只是懂得啃书,还要为了改善生活条件,参与大量的劳作,也让他们走出象牙塔,更贴近生活,并也练就了一副好体格。
  实际上,在保耀等于师范就学期间,校方只分发讲义而没有派课本给学生,这些从老师课本抄录下来的讲义,必须有专人负责抄写,为此沈保耀君一进入师范便毛遂自荐,要求校方给他这份工作,以抵偿校方所征收的杂费。
  于是每当华灯初上后,保耀君便要忙于伏案抄写讲义,根本没时间象其他同窗般温书,所幸他有一套自创的诀窍,让他的学业成绩每年都维持在前五名内,因此也年年都获得校方所颁发的两大银元奖励金。
  自知温习功课时间比人少,保耀君胜在记忆力好,理解能力强,同时在上课时,还格外的专注,一边用心的听讲,一边则在讲义上作标记,在认为很重要的部分画三个圈,其次分别为两个或一个圈,因此在考试前,若有足够的时间,当然能全面温习最好,否则便挑那些有重要标记的部分来温习,此一妙招让他每学期的期考,都获得优异的成绩。
  有一年的期考前夕,保耀君不幸患了疟疾,忽冷忽热的把他折磨的苦不堪言,最惨的是适逢期考,他不得不抱病上阵,结果是因为发冷双手不断颤抖的关系,试卷上的字体越写越大个,所以不得不速速的完成试卷做答,赶快回到宿舍盖被取暖。
  获砂入境签证下南洋
  在师范第三年,国民党政府发起“十万青年十万军”运动,号召青年学生入伍抗敌,并在南靖师范引起巨大的回响,很多学生投笔从戎挺身从军,学校还为几十名学生举行盛大的饯行仪式,全校师生甚至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欢送他们,然而这些青年军还未受完军训,日本鬼子已经投降,抗战终于获得胜利,参军的青年又回到学校,等候参与毕业典礼。
  对保耀而言,1945年底是个双喜临门的吉日,不仅举国欢庆抗战胜利,而且他也顺利完成了三年的师训,不过因为战事才结束,物资仍旧很短缺,因此他们的毕业典礼一切从简,只拍了一张全校老师和毕业生的大合照相片便了事,于此同时,南靖师范也换回原有的福建省立龙溪师范,还准备迁回漳州旧址。
  且说沈君在师范毕业后,便返回诏安执教,不过由于是新人又没有后台,最初几年一直都奉派到较偏远的乡区,好像景坑、华表、城北等乡镇教书,直到1948年前后,才被派遣到诏安县城的名校丹诏小学执教。
  他在这里的同事,有很多是昔日南靖师范的校友,因此工作的很愉快,就可惜好景不长,1950年前后,他接到南洋亲戚捎来的喜讯,说他申请南渡到砂拉越的入境签证已经发下来,随时可以整装出发下南洋。
  鉴于当时新中国刚诞生,保耀和很多时下的知识分子都欣喜若狂,准备付出全力建设伟大的祖国,此时若离开到南洋,似乎有负于国家多年来的栽培,因此内心难免有所挣扎,后来他想到南洋是文化沙漠,正需要他们这样的知识分子前往拓荒播种,因而终究下了南渡的决定。

 

书法家沈保耀(5之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