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5月5日刊登

  ●1965年随首相东姑到耶加达作访问,并摄于苏加诺总统府“印尼白宫”内。

 

 

 

 

 

小档案
姓名:梁国信
出生年份:1940年
职业:知名老报人
 非常手段挖掘独家新闻
 
梁家军扬威报坛

  梁国信的两家报纸,不仅仅经常抢先报道州内的重大新闻,就连发生在西马的大事,有时也能抢先独家报道,好像1969年5月13日,西马发生种族冲突事件时,梁君便从特殊管道获得讯息,而在西马各报章被勒令停刊的情况下,于翌日领先全国各报独家报道了此事件,过后各报在复刊后才作跟进报道。

  ●在513事件发生的翌日,英文永革日报即率先作出全国独家报道。

  ●国信君在1968年摄于美国国会。

  罗各路好手,广布新闻网,梁国信的中英文报纸,以挖掘独家新闻而扬威报坛。
  新闻工作讲求的是整体作战,要在群雄盘踞下杀出一条血路,确实要有一支敢闯肯拼的战斗团队,而当年梁国信的麾下确是猛将如林,以至能独步江湖。
  要抢到独家新闻,得在各领域密布眼线,能迅速获得可靠的线索,记者下手要精准、快捷,在跑社会新闻的圈子里,他早年手下有一名记者卓顺美,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卓君是位交际手腕极其圆滑的记者,他在警方与军方建有辽阔的人脉,从上到下层皆结交有很多好友,所以消息来源众多又可靠,加上他勤奋耕耘,在其锲而不舍下,经常都能挖掘到精彩、轰动的社会新闻。
  20世纪60年代马印对抗时期,国信指示卓君犹如今天的狗仔队般,日夜在甘蔗园路警察总部附近“埋伏”,监视警总足球场直升机停机坪的动静,因为当年一有兵员伤亡,都会用直升机把他们运到警察总部,再送往医院或太平间。
  耐力超强的卓君,在警察总部外作守株待兔式的守候,倒还真的时有斩获,而在见到直升机有伤亡人员被抬下来时,马上就联络各路线人,千方百计的投入查访,并迅速的使相关新闻见报。
  警署遇袭案惊险追访
  犹记得在1965年6月27日晚间10时许,一股火力强大的印尼兵,出其不意的攻击晋连路18哩警察署,打死当晚值勤的一名警曹西门彼德宁甘,也就是当朝首席部长拿督宁甘的胞弟,和另一名员警那因阿纳卡波,射伤多名警员。
  由于事出突然,受伤员警在对方的猛力强攻下节节撤退,印尼兵占领了警署,他们随即摧毁了警署内的所有通讯设备,抢夺军火库中的枪械,然后从邻近的山林小径撤回印尼。
  报馆在接到线人所传来的讯息后,马上启动应变机制,指派资深记者连夜赶往现场采访,另一批则透过关系,向相关部门套取进一步的消息,同时编辑部亦做好随时改版,和增加篇幅的准备。
  一场争分夺秒的新闻战随即开跑,负责到18哩外现场采访的记者,可说沿途惊险万分,因为敌军为了阻扰政府从古晋调派军警展开围剿行动,竟在晋连路9哩的路面倒了很多黑油,使军用车辆打滑而不能前行,同时也炸毁晋连路24哩的一条桥梁,让政府无法由西连调兵赶来支援。
  路面满是黑油的晋连路9哩,是记者前往采访和赶回报馆的必经之路,所幸他们能排除万难,不负所托的连夜带回了现场的第一手资料与情报,接着后续作业一刻也不停留的推展开来,顺利的让读者群在第二天清晨,就阅读到了警署遭受恐怖袭击的新闻。
  513事件全国独家
  还有一次便是1966年6月16日晚间8时,传出一名来自泗里街的政治犯王仰仁,离奇暴毙于老打鸡山路的警方秘密审讯室内,梁君随即指示记者群展开采访,由于当时政治气候很严峻,各方都守口如瓶,但梁家军最终还是查出端倪,并在翌日做了大篇幅的报道,再次抢先其他的同行。
  梁国信的两家报纸,不仅仅经常抢先报道州内的重大新闻,就连发生在西马的大事,有时也能抢先独家报道,好像1969年5月13日,西马发生种族冲突事件时,梁君便从特殊管道获得讯息,而在西马各报章被勒令停刊的情况下,于翌日领先全国各报独家报道了此事件,过后各报在复刊后才作跟进报道。
  然而要当领头羊总得付出代价,由于梁家的报纸经常有惊人的揭露,以至引起相关单位的不满,所以国信君和他属下的编辑记者,不时都会被传去问话,所幸当年没有机密保护法令,而且他的那些独家报道,又全都是实事,因此通常只被训了一顿,没有遭受到进一步的对付。
  政治分析和政党内幕新闻,亦是梁家两份报纸的强项,这除了因为梁家大掌柜浩然公本身在政海翻滚,熟知政局变化外,主要还是国信君重金挖角,雇用政党要员到来执笔有关。
  诸如他在六十年代,聘用了曾担任执政联盟总部执行秘书的西迪布郎,与人联党一名前办公室要员,负责撰写政治评论,由于他们对各政党的政策、内部运作,和人事关系了如指掌,他们所写出来的政治分析,肯定就入木三分和广受好评。
  骑电单车载报去西连
  自从进入报馆后,梁君便指定专人每天负责做剪报的工作,将各种资料分门别类的收集齐全,必要时便可调出来使用,因为在六、七十年代,很多政界人士喜爱打笔战,或是作信口开河式的发言,梁君和他手下的猛将,在察觉他们前言不对后嘴时,便会祭出剪报资料,而逼得对方哑口无言,当然也对他恨得牙痒痒。
  除了对报纸版面和内容作全面的改革,梁国信还亲自涉足发行业务,他在接掌《前锋日报》之初,报份并不很理想,于是他便连同营业员,亲自到市区招收订户,且在古晋增设了40多个零售点与代理处,如此经过了两个多月的努力,报份呈双倍成长。
  这个成绩宛如一剂强心针,让他对发行业务更具信心,并开始把注意力转向外坡,他记得在六十年代,古晋的报纸必须在隔天才能送达斯里阿曼省各城镇,这是因为古晋开往西连的巴士,要等到当天中午才能抵埠,然而从西连开往成邦江的唯一一班车,却在早上已开走,所以中午到达的报纸,就只好等翌日早上才转送到80哩外的成邦江。
  发现此状况后,他每天清晨6点钟,便骑着电单车,载着卓姓记者和整大捆的报纸,从古晋朝西连进发,赶在早上七点半,开往成邦江的巴士离站之前,把报纸送到车上,这样一来,成邦江的读者就能看到当天出版的报纸了。他的此一创举,顿时引起成邦江读者群的注意,报份马上飙升了许多,而且此效应还蔓延到临近的各市镇,好像英吉利里、木中和砂拉卓。
  当他在送报纸到西连,或是从西连返回古晋的途中,他会沿途丢一两份报纸在各个候车亭,两个星期后,他发现有人每天站在那里等候免费报纸,于是他便在沿途委任几个代理处,要他们帮忙召报份和广告,结果几个月下来,也使晋连路一带的报份大增。连续8个月风雨无阻的用电单车送报纸到西连后,由于各处报份大增,电单车有些负荷不来,因此他便购买了一部车子,聘用专门司机继续此种工作,直至有公车从古晋直透成邦江为止。

 

(5之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