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6月18日刊登

  ●户外写生是郭才标几十年来,从不曾间断的嗜好。

 

 

 

 

小档案
姓名:郭才标
出生年份:1937年
祖籍:广东潮安
职业:退休教员、画家
  钟情绘画却对考古有兴趣
  留台开启艺术路

  一路来对绘画艺术锲而不舍的才标君,报读艺术科系全在众同学的预料中,但要报读极冷门的考古系,则出乎好多同学们的意料之外,实际上在中学时期,才标最喜欢上刘伯奎老师的历史课,也因此他会把考古列为赴台读书的两大志愿科系之一。

  ●整卅年的教书生涯,才标君可谓桃李满天下,图为在郭老最近的一次画展中,他的学生特别送了个“谢师蛋糕”给他,以感谢他的多年来的循循善诱。

  ●20世纪60年代,郭才标从台湾学成回国,于民德中学执教时期的个人照。

  画家郭才标不仅自小对画画情有独钟,其实也对历史科极感兴趣,当年他便曾尝试报读台大的考古系,但最终还是进入了师范大学的艺术系。
  童年在斯里阿曼鲁巴河之滨度过的郭才标,于1937年出生在成邦江,家中口齿颇繁,是七名兄弟姐妹中的老二,父亲在一艘川行于古晋与成邦江间的小货船上当书记,经常跟着货船漂泊于海上和沿海各城镇,留在家中的时间较少。
  大约四岁时,日本侵略者占领了成邦江,郭才标对沦陷岁月没有太多的记忆,倒是因为这场战事,成邦江的所有学校停课,延宕了他入学的时间,直至1945年日本投降后,学校于翌年复课,他才进入当地的中华公学就读,而当年他已经九岁。
  童年生活多姿采
  廿世纪四、五十年代,成邦江镇上只有两排临河而建的木板店,郭才标年少时,就住在老店屋的楼上,他记得当年镇上没有自来水供,每天傍晚六点到隔天清晨六点才有电流供应,白天完全没有电供,更无电影院之类的娱乐场所。
  虽然很多基本设施欠奉,但他的童年还是很精彩,丝毫也不枯燥,正如一般倚河而居的小孩,家门前的鲁巴河便是天然的游泳池,尽管这条河涨潮时有“温娜”浪涛,和食人凶鳄肆虐,可是他和童伴们就如少年哪吒般,毫无顾忌的经常泡在河里嬉戏,有时还偷偷的划走伊班人泊放在岸边的长舟,于鲁巴河上与其他小孩做龙舟赛。
  说到划船赛,那可是成邦江从战前到现在,整百年来很少间断,每年必会择日办上几天的大节目,早在半个多世纪前,当才标君还是青少年时,每年划船赛前的一个星期,便有马来人或伊班人,从他们老远的村落,扶老携幼的赶来凑热闹,他们会以简单的建材,沿河兴建临时的“蓝高”(小茅屋),住在里边等待赛会时就近观赏。
  有些较慢才赶到者,因找不到适合盖高脚小屋的地点,夜间索性就睡在镇上店铺的五脚基上,总之闹哄哄的划船赛,让成邦江象在办嘉年华会般,到处都是人潮,这使年少的才标,亦感染到欢娱的气氛,挤到人群中去凑热闹。
  上世纪的60年代之前,古晋和成邦江间没有陆路衔接,两地往来靠的全是水路交通,才标因父亲在货船上工作之便,经常跟船耗上一天一夜的航程去古晋游玩。
  实际上他有个姑妈住在三角坡,即达闽路的老店屋内,每次才标跟父亲的船到古晋,便会在姑妈的家寄宿几天,然后步行到一里之遥的博物院和邻近的公园游玩。
  半个世纪前,砂拉越博物院的陈列品和今天大同小异,但公路的状况就有天渊之别了,现在通往博物院的道路,不仅拓大了许多,而且是车水马龙的繁忙街道,那象50年代,路面冷清,车辆和与行人稀少,倒是不时能看到脚车骑士招摇过市。
  举家乔迁来古晋
  1951年底,才标君小学毕业后,父亲为了子女们将来受教育的方便,决定举家乔迁到古晋,租下浮罗岸路门牌73号,即现在“文雅轩画廊”的所在,供家小们栖身。
  六十年前的浮罗岸店铺,几乎很少开门做生意,十有八九是以月租二、三十元的低价位,出租予民众作住宿用途,才标记得当年他们家的左边,门牌71号的店铺,住了一户靠开计程车(德士)维生的家庭,而右邻则是一户“打面”人家。
  他们家对面的店屋背后,就是宋庆海足球场,而球场边有座挂着“儿童俱乐部”牌子的木板小屋,更是才标在课余时间消磨时光的好去处,那里除了有阅报室,还摆了张乒乓桌,才标经常就在此和附近的少年们一起打球看报纸。
  搬到古晋不久,才标便骑着脚车到马提斯路的中华中学(现在的古晋中学所在)报到,开展了他的中学升涯。
  老中中固然是个求学的大好殿堂,但当年校园内却笼罩着政治低气压,左翼思潮在校园内蓬勃发展,才标君本身没有介入左翼学生的各种活动,但身在风眼内的他,无可豁免的被卷入学潮的漩涡内,1955年激进学生为了迫使当时的黄姓校长下台,再度发动罢课,致使正在念初中三年级的郭君,亦受到学潮的困扰,好在这场学生运动不久就平息,他也顺利的通过初中毕业考,接着一路念到高中三。
  1958年中华第一中学落成开课,老中中的所有高中学生,全转到一中继续开课,郭君他们那一届的高三下半年课程,就在一中完成,因此半年后,也顺理成章的成了一中的第一届高中毕业生。
  高中毕业后,他应聘到石隆门县的短廊镇教书,有一次学校假期回到古晋,与昔日同窗校友聚会时,大家就未来前程取得共识,便是尽量争取到海外深造,而他们当年最理想的留学目标便是台湾。
  于是几位同窗挚友便向当时的“侨领”,要求保送他们赴台就学,在填写申请表格时,他填了两个志愿报读的科目,其中一个是师范大学艺术系,一个则是希望能进入台湾大学的考古系。
  获台湾师大录取
  一路来对绘画艺术锲而不舍的才标君,报读艺术科系全在众同学的预料中,但要报读极冷门的考古系,则出乎好多同学们的意料之外,实际上在中学时期,才标最喜欢上刘伯奎老师的历史课,也因此他会把考古列为赴台读书的两大志愿科系之一。
  1959年9月间,他接到通知后便辞去教席,与另外八位同窗背起行囊,直指台湾进发。
  他们一行人从古晋下船,一路经沙巴亚庇,再北上香港,然后才继程到台湾,郭才标获得当年称为“台湾省立师范大学”(现称国立师大)的录取,攻读艺术系学位。
  当年台湾师大的师资都很出色,又是所公费大学,给予海外侨生们诸多的优惠待遇,诸如学费全免,还有制服供应与生活津贴等等,同时校方还宣布,侨生若能在学业、品行和体育成绩达到80分以上,每个月就能领取台币120元的奖励金。
  此一笔奖励金让才标君很感兴趣,然而他自我评估过,要在学业与品行获得80分并不难,但要在体育课夺此分数确实有很大的难度,不过所幸获得一些学长的指路,教他苦练400米赛跑,只要能在六十秒钟内跑完400米,那80分就能稳稳入袋。
  按照学长的提示苦练,才标果然在此科目中跨过80分的门槛,顺利的获得该笔奖励金,而使他在大学期间的零用钱更为宽裕。事实上,五、六十年代的台湾还处在“克难”阶段,经济状况不太好,民众除了看电影,就没有其他太多的娱乐活动,加上生活费低,马币当时的兑换率为1比15,才标君等一干侨生,每个月只要有50令吉,便绰绰有余的解决了各种生活费问题。
  郭君在1963年考取了师范大学的艺术系学位后,便带着台籍妻子缪燕红回国,随即进入民德中学教美术和华文,1970年他被调至古晋中学执教,七年后转往青草路政府中学教美术,直至1991年才放下教鞭退休,并于青草路创设“郭才标画廊”,一边作画,一边继续开美术班教导各年龄层的学生。

  ●水墨画“巴哥国家公园”,亦是郭才标老师的得意佳作之一。

  ●郭才标的巨幅水墨画“云崖飞瀑”,气势滂湃,极具震撼力。

 

画家郭才标(2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