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6月16日刊登

 

小档案
姓名:黄绍腾
出生年份:1947年
祖籍:广东普宁(潮州)
职业:半退休商人
曾担任胶工、理发匠、
相片冲印店东主、建筑承包商。

  ●21岁时候的黄绍腾,当时他在马六甲的一家木材公司当量木员。

 转战西马木材行思乡情切
 
回古晋重当理发师

  阔别古晋仅两年多的时间,但绍腾君却对这个城市仿佛感到很陌生,他住进了青草路一间租来的房子,并在稍作休息后,还是决定重操旧业,于市中心汉阳街三角店的一间理发店,当起理发师傅。

  ●1998年黄绍腾伉俪畅游纽西兰时合摄。

  材公司任交通管理员,绍腾君整天被一群求职者所围绕,也蒙受大老板的青睐,但最终他还是选择回到古晋,又由跑道的起点重新开始,当个兢兢业业的理发师。
  避走新加坡是为了躲开被捕的厄运,蹲在戏班里也不是长久之计,绍腾君在狮城写信给在柔佛工作的舅父,要求他帮忙找工作,在1968年,他接到舅父的回音,要他到马六甲的一家木材公司看工。
  很顺利的他获得雇用,被派驻在马六甲海峡码头,负责测量准备出口的木桐尺寸,和签发落水单等文职工作。
  在木塘量木或在码头点算装卸进舱的木桐数量等工作,虽然有一定的危险性,但只要自己眼睛放亮,精神集中一些,便可安全无虞,倒是新的工作环境,带给他很多的新鲜感,也让他获得很多的尊重,工人们看到他总会很恭敬的叫声:“才傅”。
  尤其是几个月后,当他被调派到柔佛昔加末出任交通管理员后,更是他在职场打滚以来,最受到人家巴结追捧的一次,当时他还深深感到有些些的“受宠若惊”——
  求职者纷巴结
  其实他所任职的木材公司,是西马一家政治背景很硬朗的企业,公司的董事长或是董事经理,都是当朝层峰的家属,因此规模很大,而旗下运载木桐的大型罗厘就有几十部,绍腾君所进驻的昔加末运输站,正是这些木桐车必经的中点站。
  绍腾君的工作便是检查车队的各种配备,无论是要更换电池、轮胎或各种维修,皆必须事先获得他的签准,所以职位虽不高,月薪也不过六百令吉上下,但胜在整支车队的运作都在他的掌控中,也因此便有很多求职者,经常到来要求他安排开木桐车的工作。
  原来木桐司机的薪金很高,每个月可赚上五、六千令吉,即使是跟车员,月薪也高达三千多令吉,因此就有很多人想尽办法到来钻门路,希望可以弄个司机的肥缺,不然退而求次,当个木桐车的跟车员也不赖。
  鉴于绍腾是负责交通管理单位,很多求职者便动脑筋到他的头上,主动登门攀关系,甚至邀他吃馆子,或到夜店去消费。
  这是绍腾君初出茅庐以来所遭遇到的厚待,也在此段周旋于这些奉承者的时期里,他学会了怎样撒谎来敷衍这些人士,好像很豪爽的告诉他们,听说公司就要添购木桐车,扩大车队的阵容,只要有动静,他会及时把他们的名字呈上去,这一类的话,经常把求职者哄得服服贴贴。
  不拍马屁受器重
  也因为应酬这些有求人士,绍腾经常跟他们吃馆子上夜店,结果也学会了抽烟与喝酒,这些“腐败”的行为,和几年前思想还有些左倾的他,根本就判若两人。
  他公司的董事总经理,是当朝一位内阁要员的兄长,绍腾记得每一次他到昔加末巡视业务,总是开着不同牌子的名车,而办公室里的一些职员每次远远的看到大老板驾到,总会迫不及待的飞跑过去开车门,嘘寒问暖一番。
  倒是他紧记父亲的遗训,要他做人要中直,不要靠“打三索”(拍马屁)来谋求好处,所以从来没有帮老板开过车门,奇怪的是,这位老板好像挺欣赏他的这种做人态度,每次在昔加末过夜,总会开车到宿舍来邀他一起到大酒楼共进晚餐。
  此等单独陪大老板吃饭的机会,在大多数人来说是种莫大的荣幸,但对当时才21岁左右的绍腾君而言,却是种苦差,因为他的英语和马来话都不很灵光,在与老板沟通上有言语障碍,所以两人整晚吃下来,几乎都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的尴尬场面。
  倘若当年绍腾君的语言能力较强些,再投其所好的略加奉承,说不定那名大老板会拉他一把,则绍腾君未来的人生故事可能会出现另一个结局,然而绍腾坚守父亲的遗训,所以最终他还是没有得到额外的好处。
  从旅居新加坡到昔加末当交通管理员,绍腾君在新、马已呆了两年多的时间,难免会有思乡的愁绪,他从朋友的来信中得知,政治风暴已经过去,古晋已经恢复平静,于是他辞掉工作,悄悄的乘船回到久违了的猫城。
  收入稳定终成家
  阔别古晋仅两年多的时间,但绍腾君却对这个城市仿佛感到很陌生,他住进了青草路一间租来的房子,并在稍作休息后,还是决定重操旧业,于市中心汉阳街三角店的一间理发店,当起理发师傅。
  当时他的工作酬劳,亦是以“作分”的方式计算,即是说每理一个头,他可享有顾客所付的六成理发费,而店家则分享另外四成。
  鉴于该地点是闹市旺区,登门剪头发的顾客颇众,绍腾每天都能理几个头,所以收入还算稳定,于是便萌生了成家的念头,而在几年后便与温秀月缔结连理,两位新人在蜜月旅行后,便开始组织甜蜜的小家庭。
  本身来自兄弟姐妹众多的家庭,深知教育费将是个沉重负担的绍腾君,与妻子决定采取精英政策,因此只生育了一男一女。
  他们家中的长郎英杰君,出生于1972年,在青草路政府中学毕业后,于马当工艺学院修读专业课程,后来继续前往吉隆坡和伦敦深造,在英国考取了电子电器工程的学士学位。
  毕业后,英杰君曾先后在古晋与吉隆坡工作一段时间,后来迁居澳洲,并在当地一家大型电子厂担任工程师,他与妻子共育有三名儿子。
  绍腾君的掌上明珠黄丽丝,出生在1975年,她亦是在青草路政府中学毕业后,前往吉隆坡深造,随即透过双联课程模式,继续飞赴英国的苏格兰攻读学士课程,并在考取估价师的专业学位后,留在当地工作。
  她亦已嫁为人妇,并育有三名子女。

 

黄绍腾(4之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