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5月4日刊登

 

 

 

 

小档案
姓名:梁国信
出生年份:1940年
职业:知名老报人

  ●梁国信(后排中立)在1965年摄于罗马梵帝岗教廷外。

 获奖学金赴英读新闻课程
 
爆内幕惹火宁甘

  1961年中,梁国信在新加坡登上大英航空公司的“彗星”航机,启程飞往伦敦,当年的民航机,没法作长途直飞,沿途要在好多个城市停留和添油,而恰好当时传出有架同类型飞机在埃及坠毁,以至国信君的双亲为他担心了好一阵子。

  ●20世纪70年代,梁浩然发起成立报业与印务公会,并出任会长职,图为国信君蝉联1992年度执委后,与理事会合照,前排左边刘细畅,右为余天祥。

  ●梁国信于1968年摄于美国白宫外。

  能因为他是梁浩然的儿子、一家报馆的少东,又是多产的年轻记者,梁国信获得英殖民地政府新闻处处长的青睐,主动提供奖学金给他赴伦敦修读新闻课程。
  1961年中,梁国信在新加坡登上大英航空公司的“彗星”航机,启程飞往伦敦,当年的民航机,没法作长途直飞,沿途要在好多个城市停留和添油,而恰好当时传出有架同类型飞机在埃及坠毁,以至国信君的双亲为他担心了好一阵子。
  安全抵达伦敦机场后,他马上前往位于市中心的新闻学院(后来正名为东伦敦大学)报到,并开展了他在英国为期一年的专业课程,过后他被安排到英国中部的一间报馆实习,跟随资深的记者跑新闻。
  免费游英思想大冲击
  为期一年半的专业课程和实习结束后,英国政府还安排他免费环游英国一个月,跑遍全英各个大小城镇,使他视野为之大开。
  此趟英国行,让他对新闻工作有了更深层的认识,特别是在接触到西方主流和非主流的大小报章,和生活在所谓言论自由的社会氛围下,思想难免受到重大的冲击,并从初期的文化休克感,到后来打通思绪的“任督二脉”,脱胎换骨成了一个满载着使命感归国的新闻人。
  回到古晋时,他父亲浩然公正忙着他的政治工作,因此索性把报馆的管理棒交予他,于是他便以总编辑的身份接掌《前锋日报》。
  自从梁浩然主理《前锋日报》后,便定下维持中立的办报立场,虽然梁老思想开放,但他早年与左派人士颇有有交情,还在妹夫接办纯左的《中华公报》时,慷慨的资助500大元。
  后来左翼《新闻报》创刊初期,更由《前锋日报》承印,还在梁老在艾贝尔路的报馆设立编辑部,黄祥明、文铭权等左派领袖就经常在那里出现,然而梁老不能苟同左派激进的思想与斗争方式,后来双方渐行渐远,不再有太多的瓜葛。
  国信君在接掌《前锋》后,继续维持中立,不分帮派的一律给予平等对待,这比当时壁垒分明的左倾或是亲英报章,新闻尺度来得更宽松,同时也得到读者群的爱戴。
  大刀阔斧改革《前锋日报》
  刚放洋回来的国信君,决定仿效英国的报章,改革《前锋》版面与内容,当时他提出的论点是,一份报纸象是一桌琳琅满目的各色佳肴,必须满足各种口味的食家,所以要全面刊载政治、社会、体育、经济新闻,除了顾及男性读者,也不能忽略女性读者群,所以要备有妇女、娱乐,以及文艺等副刊。
  最重要的是每一个版,都要有劲爆的新闻,国信的日常工作,便是询问负责不同版面的编辑,准备刊登怎样的材料,如果他觉得不够“呛”,便会指示编辑换上更吸引人的“菜色”。英殖民地到独立初期的本地报章,习惯用首版来刊载国际新闻,本地新闻无论如何重要,都无法登上首版,国信君打破了此种框框,将本地新闻搬上首版,同时坚持自己标首题。
  事缘当时的编辑,在标题上延续旧式的传统,不仅用字四平八稳,而且还有主题、副题之类的老八股,但国信认为要吸引读者在报摊前,林林总总的各类报纸中,掏出一毛钱来选购某份报纸,首题的标题必须能先吸引他。
  所以他废除了老八股式的标题,沿用西报的做法,以简单的几个字,精准的标出重点,这一转变果然使《前锋日报》在报摊上很吸睛,成了零售的当红炸子鸡。
  满脑都是新闻点子的国信,在日常的编采会议上,都会列出当天的热门新闻爆点,希望这些爆点能广泛引起讨论,从而吸引读者的注意与追看,诸如在已故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在1961年提出组织马来西亚计划后,顿时引起很大的回响,支持与反对的声音此起彼落,报纸更成了两派人马的辩论竞技场。
  另有一些人认为大马计划势在必行,于是开始理性的讨论要以什么方式,什么条件来参组马来西亚,在记者们的采访下,《前锋日报》当年刊登了很多不同阶层人士所提出的看法,其中很多在后来被接纳,而成了“廿点立国契约”的主要内容。
  烧热话题不仅能吸引读者,更重要的是能把真理越辩越清,这便是报纸的使命之一,而在20世纪60年代,马来西亚独立初期,砂拉越政坛风云诡谲,报纸不愁没有新闻或话题爆点,尤其是第一届州内阁地震频繁,更为报纸增添了许多精彩的报道素材。
  恰恰在此动荡的年代办报,国信亲眼见证了很多珍贵,终身难忘的历史场景,就象当时首席部长拿督史迪芬加隆宁甘,与成员党阁员和联邦政府的大斗法,便足以让年轻的他看到眼花缭乱。
  政治斗法眼花缭乱
  他记得在1965年出初,他的一名马来籍记者史纳威接到宁甘内阁的一位部长的内幕消息,透露在不久后,州内阁将有大地震,一名巫籍部长将挂冠求去,国信审阅了此文稿后,便在翌日刊登出来。
  当时的首席部长拿督宁甘看到新闻后大动肝火,马上报开记者会,并邀各报总编辑出席,在国信赶到当时位于中央警署后方的首席部长公署时,但见拿督宁甘和全体阁员坐成一排,而各报总编辑则坐在另一排,国信则被安排坐在楼梯口的一张椅子上,独自面对两排人,形成了“袋鼠法庭”之局。
  宛如遭到公审的梁君才坐定,拿督宁甘便发难,责问他究竟那个部长会辞职,同时要他公开消息的提供者,在工作岗位上已磨炼了很多年的梁君,倒没有被此阵仗所吓倒,他以不提供新闻来源等理由,拒绝回到宁甘的逼问,最终此记者会也就不欢而散。
  两个月后,宁甘的内阁果然发生第一轮的大地震,确实有部分部长因不满宁甘的土地政策而请辞,并在联邦的支持下,部署拉他下台的一系列激烈整治活动。
  他犹记得联邦政府在祭出百般法宝,都难以把拿督宁甘从首席部长宝座拉下来后,便在1966年9月15日,宣布砂拉越进入紧急状态,且在四天后,也就是9月19日在国会通过“紧急(联邦与砂拉越宪法)法案”,赋予砂拉越州长(现称为州元首)有权召开立法议会会议,和革除失去大多数州议员支持的首席部长职位。
  显然是冲着拿督宁甘而来的这条修宪案,很快就发挥了最大功能,砂拉越州长在三天后便援引它,行使职权召开立法会议,唯一的提案就是向当时的首席部长投不信任票,结果是25名议员投了不信任票,三名官委议员弃权,宁甘阵营的六名议员均缺席,而人联党的议员和独立人士麦耀琳,则在投票前退席抗议,不信任案获得通过,拿督宁甘必须挂冠下台。

  创办英文《永革日报》
  这整个过程梁国信都在场采访,他随后还陪同下台的拿督宁甘,从当时的立法议会会议厅(即旧的高等法庭大厦),步行到半公里外的州务秘书署,随同他到9楼的首席部长办公室,但见脾气向来火爆的拿督宁甘,再也按捺不住的猛拍桌子怒道:
  “我一定要再回来”,可惜发出此豪语的他,至死都没有实现此心愿。就在忙于改革《前锋日报》的同时,梁国信也着手筹办英文报,他向来觉得当年砂拉越的西报,全都受到英殖民地政府的操纵,刊载者尽是亲英的言论,十足是政府的传声筒,加上他父亲当时的选区里,马来籍选民占了决定性的大多数,创办一份英文报,不仅能各阶层民众多了一个发声的管道,同时在选举时,还可帮当候选人的父亲一把,于是他在60年代中叶,创办了英文《永革日报》。
  年方廿几岁,便已是一家中文报和一家英文报的总编辑,梁国信在马来西亚报业史上可谓前无古人,可能也会后无来者,只是荣耀的背后,他可是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与血汗。

 

(5之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