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6月1日刊登

 

 

 

小档案
姓名:郑扬耀
出生年份:1965年
祖籍:广东普宁
职业:导游
咖啡达人
黑豆食品咖啡茶贸易公司东主

  ●成功攻顶后,扬耀(左一)与客人们于沙巴神山之巅留影。

导游扬耀的坚持

  郑君忙碌了一整年,也和买家们做了无数次的洽谈,然而因为搞不懂此圈子内的游戏规则,始终没有接到任何订单,最后公司无疾而终,不过,鉴于要寻找货源,他跑了很多山区森林,接触了家乡的好山好水,以及独有的民情风俗,因而萌生了更深入去认识这片土地的意愿。

  ●笑起来有些神似裴永俊的扬耀,以细心的服务和详尽生动的解说,赢得外宾的佳评。

  常挂着亲切的笑靥,乍看之下和韩国大明星裴永俊有些神似,郑扬耀为了重新认识乡土而当上导游,但在外宾面前爽朗的笑声,和侃侃而谈的背后,却隐藏着很多罕为人知的落寞。
  旅居台湾七年,郑扬耀在1989年返回古晋时,却惊觉对这片养育他长大的土地,竟是如此的陌生,于是决心要上山下海,重新认识这片乡土。
  曾经钻读土木工程五年,拥有专科文凭的扬耀君,在回国后始终没有学以致用,尽管他在两次赴台“招商”后,有引进一些台湾建设公司到来发展屋业,但他仅仅扮演前期穿针引线的角色,后期的作业他全沾不上边。
  山藤卖不成当起导游
  其实在此之前,台湾的友人曾向他推介一条“门路”,说是有买家要收购砂拉越的山藤和木材,因此他在八十年代杪回到古晋后,便与家人合资成立一家贸易公司,开始联系潜在的买家,了解他们所需,也在本地接洽相关的供应商,甚至深入山林,实地查看各种原产品的产地。
  郑君忙碌了一整年,也和买家们做了无数次的洽谈,然而因为搞不懂此圈子内的游戏规则,始终没有接到任何订单,最后公司无疾而终,不过,鉴于要寻找货源,他跑了很多山区森林,接触了家乡的好山好水,以及独有的民情风俗,因而萌生了更深入去认识这片土地的意愿。
  适逢此时政府致力推动旅游业,开办导游课程,扬耀君遂于1990年报读此专业课程,且在经过冗长的培训后,终于考取了合格导游的执照,成为以华语为媒介语的宾客们之专属导游。投入旅游界,扬耀察觉莅访砂拉越的外国团,大多是欧美或澳洲的游客,东南亚特别是中、港、台的游客很少,业界也比较倾向习惯接待欧美团,而不太兴趣开发东方市场,为了拉拢更多华裔游客,他在1991年到台湾举办砂拉越风光展,又于翌年自费全台跑透透,于各个城市做巡回展览,大力推销东马(沙巴、砂拉越)予台湾的游客。

  ●扬耀导引游客到乡村村落游览。

  自费赴台招引游客
  他的努力很快就看到成果,经台湾旅游界的组团,一批批的客人飞来了砂拉越与沙巴,而这些宝岛来客,大多由郑扬耀负责接待与导游工作,出生南台湾的钟文钦,便是其中一位率领很多团队到东马旅游的业者。
  其实钟文钦原本隶属台湾空军,后来进入中科院,并在90年代初提早退休,不久后,恰逢扬耀到高雄办推介东马旅游的讲座会,钟文钦亦前来听讲,没想到就因此深深的为东马的自然与人文景观所吸引,拿出了退休金与友人合创旅行社,设计各种不同主题的旅行配套,广招台湾的客人到东马来旅游。
  自从扬耀主动到台湾办“促销”后,台湾开始有团队到古晋来旅游,这对本地专司接待外宾的旅行社,原本是桩大喜事,理应推出各种共襄盛举的举措,奈何本地业者大多是“捡榴连主义者”,他们营运的态度是贪方便、拣现成,而一旦察觉有榴连掉下来,大伙便一窝蜂般去抢夺,以致把市场搞到乌烟瘴气,服务品质下滑,于短短的两、三年间,即1994年开始,台湾团大多只到沙巴,很少继程到砂拉越来旅游。
  从去年10月到今年6月,到砂拉越旅游的台湾团次几乎挂零,这看在曾经为促销砂拉越,两度自费到台湾促销的郑扬耀眼里,真的既心痛又无力。
  实际上以砂拉越丰厚的热带雨林自然生态,绚丽的多元种族文化资产,都足以吸引世界各地的游客到来探秘,可惜的是,政府虽然有看到本州在这方面的潜能,却没有作出妥善的规划,同时旅游区的各种硬体设施,好像交通和住宿的条件,亦未获得提升。
  我国旅游局确实想开发国内的旅游业,但却没有制定一套良好的市场策略,而且乱无章法的对某些地区猛放电,热热闹闹的忙碌一阵子后,便恢复平静,没有再做后续的跟进动作。
  当局对外招客时,总是有舍近求远的习惯,经常把眼光注视向欧美各国,而冷落了东方,特别是拥有十几亿人口的中国和台湾等华人市场,这确实让人惋惜。

  ●郑扬耀和部分外宾在爬山后,光着上半身在凉亭内休息的有趣镜头,图中右二为台湾一家旅行社的业者钟文钦。

  生态保育户外教学
  导游可说是旅游业的前线尖兵,我国若有大力开拓旅游产业的企图心,本来应该全力培训一支兵员充足,素质优秀的导游队伍,然而这种职业在本地却乏人问津,追根究底,便是工作不稳定,而且培训的时间长,课程收费昂贵,此外考上执照的合格导游,每年还被规定要参加多少次数的课程,方能在翌年更新执照等严格规定,都是让很多人却步的原因。
  种种的限制,造成了合格导游人数很少,按理来说,他们应该是很抢手的天之娇子,但实际上,本地接待外宾的旅行社大多没有长期雇用导游,而是采用按件计酬方式和一些导游合作,也就是说,只在有团队到来时,才临时找来合适的导游带团。
  正因为经常处于一天捕鱼,三天晒网的状况,为了生活很多导游只好另操副业来弥补入息,渐渐的副业就变成了正业,反而原来的导游正业竟沦为副业。客观大环境所致,郑扬耀对导游这份职业,纵有再多的理想,也只能屈服于现实,因此在1996年开始,他转行卖咖啡,但仍按规定每年参与各种指定的课程,以延续其导游准证的有效性。
  虽然“导游”只是副业,但扬耀在接到带团的工作时,还是很尽职的扮演他的角色,务求能让外宾在他的带领和详细的解说下满载而归,因此换来了客户的佳评如潮。
  就因为他对热带雨林生态,风土人情了如指掌,更重要是有浓烈的环保与生态保育意识,因此他已经不再是位普通的导游,而是位受到尊敬的老师,从1998年开始,他经常是一些组织,好像到热带雨林来做探索的台湾慈济、荒野等团体之指定“老师”,邀他带着团员做户外教学。
  自2000年他把台湾荒野介绍到古晋,并筹组了本地的荒野保护协会后,他除了不时率领会员做户外活动,还培训有潜质的会员担当解说员。

 

(3之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