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12月24日刊登

 

 

 
沈耀辉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40年
祖籍:福建诏安
职业:建筑发展商

李翠英师父(左二)与沈耀辉(左),正在和建筑师们讨论“世界宗教中心”的建筑群设计图。

筹建“世界宗教中心”
建筑发展商沈耀辉15

向来以无神论者自居的沈耀辉,自从与如来如意佛结缘后,便起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六年来不仅默默的耕耘,着手推动缔造“世界宗教中心”的大计,还在住家安了个神龛,供奉师尊与关公金身,并欢迎信众到家里来进香求签。

沈太林丽英(右二)与她的亲人合影,图中左起为她的弟媳、胞妹和胞弟(右)。

 

 

沈耀辉摄于“世界宗教中心”的临时办事处。

耀辉的师尊如来如意佛,钦点山都望山下大片土地,作为打造“世界宗教中心”的地点,按照他的旨意,拟议中的世界宗教中心将盖有基督教堂、佛寺、回教堂(清真寺)和道观,同时还有医院和安老院等建筑群,估计要耗资七亿令吉,而整个计划一旦落实,山都望将成为全球聚焦的宗教圣地。

百丈高楼平地起,拟议中的宗教中心之所在地,目前还是野草遍生的荒地,而且产权另有其人,但沈耀辉和他的师父李翠英,始终相信既然师尊已下了意旨,此计划在时机成熟时,必然会顺利的落实。

因此,他们一直默默的投入前期作业,诸如邀请建筑师绘制了构思中的宗教中心鸟瞰图,和各宗教建筑群的建筑图,并向各界分享兴建宗教中心的理念,争取他们的认同,以及加入筹建的队伍。

回想五、六年前,当沈耀辉向一些友人谈论到此问题时,很多人都形容他是痴人说梦话,但日久见功,在耀辉的勤于四处奔走,人们现在已渐渐能接受此一概念,甚至还有些社群领袖主动加入他的队伍。

沈耀辉府上大厅的神龛上,供奉了如来如意佛和关公的金身。

 

 

山都望山脚下的这片荒原,便是如来如意佛指定的“世界宗教中心”之所在地。

家中摆设神龛

为了推动此一庞大的计划,沈耀辉正着手筹组“蓝天博爱慈善协会”,俾以结合一群志同道合者,共同来完成师尊的托付。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耀辉相信世界宗教中心的整个计划,不可能一蹴即成,而是要充分发挥愚公移山的精神,经几代人来接力完成,所以,当前他扮演着播种者的角色,尽量散播缔造世界宗教中心的理念,成立慈善协会作为万里长征的起点,一步步的朝目标进发。

过去曾经为了政治信仰,不惜上山下海,甚至准备抛头颅洒热血的耀辉君,到了晚年,却为了宗教事业而无偿的付出,这中间的心路历程,确也让他的朋友感到兴趣,但家里从来不安奉神位的他,却在两年前,摆设了神龛,供奉起其师尊和关公的金身,而关于这樽金身,还有段奇异的机缘——

寻觅关公金身

话说在两年多前,有一次耀辉到吉隆坡探望居住在那的儿孙时,他的师尊如来如意佛当晚前来托梦,指示他在住家供奉关公的金身,而且指定关公的法相,必须是持刀站立着的造型。

回到古晋后,耀辉便到各售卖神像金身的神料店寻找,但找不倒相关造型的关公金身,因而便广托各方朋友协助寻觅,过了好一阵子,他的一名友人来报讯,指称在BDC住宅区的一间庙堂内,供奉有他所要的那款关公金身。

于是耀辉便拨电话和庙堂的负责人联络,要求让他把金身请回家里供奉,而对方则声称要请金身回去供奉,应该按照既定的程序进行,首先他们得先挑个黄道吉日,让耀辉亲到神明跟前提出要求,继而用“掷筊”来决定,若是一掷就得了“圣筊”,则可以把金身恭请回家,否则便表示双方无缘。

在庙方通知耀辉前往掷筊之前,耀辉从一些朋友处得到关于那樽金身的来历内情,原来她已经拥有百多年的历史,而且最初是供奉在万年烟的一座神庙内,后来神庙重建,庙方另置新的金身,而旧的这樽金身不晓得为什么,竟辗转流传到古晋来。

听说此金身原来和他一样,也是来自万年烟,耀辉心中感到无比兴奋,仿佛这中间似乎又有另一种巧妙的安排,当他按通知,前往BDC的庙堂掷笈时,他手持三柱香,很虔诚的向金身默默禀告称,自己年幼时也是居住在万年烟,没想到六十年后,竟在古晋巧遇曾经供奉在万年烟的关公金身,因此希望关公能给他一个“圣筊”,俾以把他请回家中的神龛供奉。

他在默默的念了一大段的有词后,便按庙方的要求掷筊,结果天从人愿,一掷就获得“圣筊”,于是便恭恭敬敬的把金身领回家供养。

此后,他每天都早晚上香,恭敬膜拜,也许心诚则灵的关系吧,耀辉君本身感觉到其所供奉的关公灵验无比,为此他亦经常向至亲好友提及相关的神迹,也毫不藏私的开放门户,让亲朋戚友登门上香问事,据说因为有求必应,神迹频传,所以香火还相当的鼎盛云。

儿孙满堂爷爷级人物

人生历练比很多人都来得曲折、多彩和丰富,年过70的沈耀辉,目前已经是位儿孙满堂的爷爷级人物,他的妻子林丽英,祖籍福建海澄县人氏,1942年出生于古晋,早年毕业于中华小学第四校,1956年进入老中中分校就读初中,然而因为家境的关系,在念完初一便辍学而步入社会工作,但在中学的那一年,便已经结识了勤于搞学运的同年级同学沈耀辉,且在7年后缔结为夫妇。

林氏亦是左翼女青,年轻时曾在建筑工地当工友,并积极参与工运,是古晋建筑工友联合会的活跃份子,1963年底,她远赴美里与相恋多年的沈耀辉完婚,随即跟他到尼亚石山地区搞地下农民运动。

1966年她带着襁褓中的长子,跟随丈夫返回古晋,没想到才返乡半年,便和丈夫一起双双被逮捕,扣留于六哩政治犯监护中心长达两年。

她在获释后,曾有段时间在油站当添油女工,沈太林氏是位个性开朗、独立,又勤奋好学的时代女性,她利用业余时间,以函授方式学习多种手艺,因而考取了香港、台湾函授技术学院所颁发的多种手艺文凭,其中她更擅长于裁缝手艺,后来更凭此向市政局申请甘蜜街小贩中心的一个小铺位,开始帮人量身制作衣服,成了专业裁缝。

由于裁缝手艺出色,收费合理,且服务态度诚恳,广受各界客户的欢迎,后来甘蜜街小贩中心吹起熄灯号,她和中心内的各摊贩,都被安排到新的实都东大市场二楼继续营业,她在工余亦积极的参与各种社团活动,包括土风舞和元极舞,同时也是福建公会、古晋漳泉公会妇女组的理事会要员。

沈耀辉与太太林丽英,共育有二子一女,他们也都成家立业,并生儿育女。

长子沈智勇,在古晋中学中五毕业后,曾到台湾深造,目前在吉隆坡的一家五金行担任经理,他与妻子张深妹共育有三名儿子。

次子智远君,中五毕业后,曾到香港学艺,目前在古晋经营一家修车行,已婚,妻子邓云燕,为一名专业美容师。

女儿沈华娟毕业于中国广州的济南大学,丈夫吴志刚为西马柔佛州人,两人育有二男一女,目前她任职于一家挂牌公司。

 

建筑发展商沈耀辉(15之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