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12月23日刊登

经常结伴遨游四海的沈耀辉伉俪,在赴华旅游时合摄。

 

 

 
沈耀辉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40年
祖籍:福建诏安
职业:建筑发展商
三度大劫有惊无险
建筑发展商沈耀辉14

刺客深夜持刀袭击,耀辉空手抓白刃,对方却骤然间弃刀而逃,是他当时的气势威猛慑人?还是背后突然冒出了救星?

沈耀辉膝下令次郎智远君在迎娶邓云燕过门后,一对新人与父母及亲友合影留念。智远君在古晋经营一家修车厂,他的妻子为一名美容师。

来自北京的李翠英师父(中坐者),在沈耀辉夫人(左二)等的陪同下,与首席部长千金(右二)合影。

 

 

 

 

 

沈耀辉伉俪的唯女沈华娟,服务于一家西马挂牌公司,他与丈夫吴志刚共育有两男一女。

沈耀辉伉俪令长郎智勇君,早年曾到台湾深造,图为他所就读的台湾省立台中高工。

1994年到2004年的十年间,耀辉有遭遇过多次的惊险经历,除了在1997年,意外发现心血管严重阻塞,紧急开刀作了绕道手术外,还有一次,他突然感到身体有些不舒服,便到一家相熟的私家诊所求治。

医生在为他作了检查后,配了两钟药丸给他,于是他便开车回家略作休息,午餐后,他服了医生刚配给他的那两种药丸,然后开车打算到市区寻找友人谈事情。

就在途中,他感到心跳加速,冷汗直飚,头晕目眩,仿佛随时都会昏死过去,因此,他当机立断,随即扭转方向盘,直朝中央医院急诊部门奔驰而去。

医生配错药导致中毒

强打精神猛力催油,耀辉凭着坚定的意志力,抵达了医院急诊室,并把病况仔细的向医疗人员叙述后,伸手往裤袋一摸,竟摸出了私人诊所配给他的两小袋药丸。

沈耀辉事后苦苦思索,就是不晓得这两包药丸,怎么会跑进裤袋里?因为他很清楚的记得,在当天上午他从诊所回家后,便把医生配给他的药丸摆放在卧房的书桌上,即使在中午服药后,他记得他也有把药袋放回桌上才离去,因为他从来就没有随身带着药品出街的习惯。

然而很奇怪的,当医疗人员问他较早前,是否有吃了些什么药物时,他边回答边往裤袋会跑进摸,居然摸出了那两小袋的药丸,也因为这样,使医生诊断他是药物中毒,及时予以施救,而消除了一场药物中毒的劫数。

原来医生在看了他所递过来的两种药物后,脸色一变,声称这两种药物混合在一起服用,便会产生毒素侵袭病人的中枢神经系统,因此连忙为他注射解毒的药剂,如此经过一、两个钟头的休息,他总算脱险而获准下床回家。

不过,比较起2004年,耀辉君从沙巴返回古晋前夕,于哥打京那巴鲁(亚庇市)所遭遇的袭击事件,这宗医生配错药的历险记,可谓就小儿科了——

不甘将心血拱手送人

话说在2001年前后,耀辉君远赴沙巴从事房屋发展业,他原以为漂洋过海到了异乡,就能摆脱李翠英和她师尊,单方面和他定下的所谓“十年之约”之枷琐,但谁知在沙巴的四、五年时间会里,他所接掌的建案,几乎十有八九都触了礁,推展起来格外的不顺利。

最后总算接到一个看来利润最高,相对上比较没有特殊阻力的大型房屋发展项目,因而他便把手上的所有资金,悉数投在此建案上,然而当他在完成了基础作业,正准备按原定的计划,启建第一期的数十栋排屋与商业店时,却中途杀出了程咬金,一个大财团声称原业主和他们之间有金钱的瓜葛,因此透过法律途径,将耀辉君所要投入发展的土地产权冻结起来,以致耀辉君的发展计划无法继续推行,只得中途喊停。

耀辉君知道对方财大气粗,摆明就要以强凌弱,准备把他的发展项目强加吞噬,因此,便委托律师跟对方上法庭打官司,结果却连番败诉,最终整个项目全被对方所接掌,耀辉君落个血本无归的局面。

司法途径走不通,又不甘于将心血拱手送人,耀辉接连下来便不断致函向各个相关的部门,特别是向首相公署作出投诉,而且还在沙巴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公开揭露有关财集团吞噬他建案的内情,上演了一场场“小虾米对抗大鲸鱼”的戏码。

师尊现真身救命

他的一连串大动作,让关心他的一些朋友感到忧心,因为他毕竟是单枪匹马到人生地不熟的陌生环境打拼,不仅势单力薄,而且当地治安状况又很差,江湖传言只要花个几千令吉,便能轻易雇到杀手解决到敌手,总之大家就是劝他摸摸鼻子,自叹倒霉返回古晋从头开始好了。

奈何耀辉向来就有不服输,且越斗越勇的性格,他就是不肯就此离场,所以还继续想方设法与对方缠斗下去。

2004年年初的一个晚间11点多钟,当耀辉君还在店屋三楼的办公室看书时,一名手持利刃的年轻人,不晓得怎样摸上了楼,不动声色的朝耀辉走过来。

那皮肤黝黑的青年,一个箭步冲到耀辉的跟前,二话不说,就把利刃朝耀辉的心口刺过来,说时迟,那时快,耀辉右手很本能的就一把抓住锋利的刃口,左手则从衣袋里掏出200多令吉的现钞,大声的用马来话嚷道:

“这些钱你拿去!……”耀辉还没说完,那刺客突然间脸上现出极度惊恐的表情,右手一松,连刀子都不要的,像看到鬼一般,拔腿就往外跑。

当时耀辉的脑海,被此突如其来的事件搞得一片空白,看着那刺客逃跑后,过了好一阵子功夫,他才回过神来,只见到右手刚刚在抓住刃口时,已被划破了一道即长又深的伤口,鲜血滴满了一地,而且剧痛无比,因而他连忙用手巾简单的把伤口包扎起来,匆匆下楼开车赶往医院接受缝合手术。

经历了这场生死一线间的劫难,沈耀辉深深感觉到生命安全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威胁,再也不敢造次,一连几天匆匆的把手上的一些事项,逐一的解决到一个段落后,提了行囊便回到古晋。

事后耀辉回想当晚惊险的一幕,一直搞不清楚那青年的真正身份,不晓得他究竟是单纯闯空门的强盗,还是受人雇佣的杀手?更让他费解便是那青年究竟看到了些什么,为何骤然间脸色大变,吓得落慌而逃?

后来李翠英师父前来古晋,在沈耀辉的家与师尊通灵后,谜底终于揭晓,她告诉耀辉实际上在事发当晚,是她的师尊在千钧一发时,于沈君的背后现出真身,这突如其来的现身,顿时把那青年吓得屁滚尿流,慌忙弃刀而逃,也恰恰的舒解了沈君的一场杀身之祸。

如此再三的获得师尊暗中搭救,沈耀辉在感恩之余,也对师尊的法力彻底的信服,发愿会放弃所有的商战计划,全心全意的为师尊办事,倾毕生之力,为他落实兴建“世界宗教中心”的伟大计划。

 

 

 

沈耀辉夫人林丽英在业余时间,热衷于参与社团服务活动,并出任福建公会和漳泉公会妇女组理事要职,图为林丽英(前排右一)与福建公会妇女组理事会同仁合影。

 

建筑发展商沈耀辉(15之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