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12月21日刊登

 

 

 

 
沈耀辉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40年
祖籍:福建诏安
职业:建筑发展商

沈耀辉伉俪与次子智远夫妇(后排右一、二)和长媳张深妹(左二),及孙子们合影的欢愉生活照。

与如来如意佛的“十年之约”
建筑发展商沈耀辉12

这位从未曾与耀辉见过面的高人,竟然指名道姓,要温君传个口讯给耀辉,说她天上的师尊如来如意佛要和他结缘,还定下了十年后要见他,要委托他办理三大要事的约定。

沈耀辉(右)与他的夫人林丽英(左)和一对来自西马的夫妇合影。

02年沈耀辉在欢庆其62岁生日时,与妻子林丽英合影。

届花甲之龄还远赴沙巴开疆拓土,沈耀辉离乡背井,为的竟是要避开一场神奇的“十年之约”?

自从20世纪70年代末,沈耀辉涉足房、店屋发展,和建筑承包的业务后,可谓是一帆风顺,特别是在80年代,更是他个人事业的高峰期,此期间,他源源不绝的推出了一个个发展建案,发展与承建了许多的店屋,与花园住宅区。

虽然在80年代末,曾在商途上触礁,一度被银行起诉而陷于破产的窘境,但在付清欠款而撤销破产的判决后,他又继续再战商场,且在90年代末,于短短的三年内,完成了15个大小建案,刷新了他自己事业上的记录。

实际上,在90年代当他从解除了银行债务的纠缠,重新整装出发后,他除了继续他的房屋发展业务,还把大部分的工作重心放在承接因种种问题而停顿,甚至遭到废弃的发展项目。

让瘫痪工程回生

在发展和建筑领域,可谓身经百战的他,累积了很多治疗企业各种奇难杂症的的经验,而恰好在90年代间,本地出现为数不少,施工中途喊停,进而难逃被荒芜命运的发展建案,于是就有一些业主、发展商找上他,要求他能施妙手,让这些停顿的工程恢复生机。

这种专门让瘫痪的工程起死回生的工作,美其名为“企业医生”,实际上也有人自嘲他们是“垃圾袋”或“垃圾桶”。

然而无论什么称呼,耀辉对这个领域的工作是乐在其中,他每在接到此类案子时,就会很有耐心的抽丝剥茧,寻找出让这些工程休克的因素,且逐一的把之排除掉,此等耐力可能师承自他所崇敬的丹斯里沈庆鸿那种骂不还口,大愚若智,虚怀若谷的修养。

鉴于很多中途喊停的建案,本来就患有种种先天不足,后天失调的问题,接下这类个案,耀辉在积极寻找和排除各阻难的同时,还会抱着与人比气长,以时间换空间的态度,从容应对各种突如其来的刁难。

例如他在接下斯里阿曼省一个陷入冬眠的店屋发展建案后,花耗了很多时间与精神,好不容易才让它渐渐复苏过来,此时就有一位商界的朋友,主动献议出资帮他完成此项目,孰料对方却在完成工程后,迟迟不肯将早前议定,本来就属于耀辉所拥有的其中一栋店屋的产权过户给他。

在90年代,沈耀辉接手很多这类中途叫停,以致荒废的房屋发展建案。

沈耀辉所发展的一个住宅区外观。

通灵法师“李翠英”

双方拉锯了15年,那名商界朋友才在找不到推托藉口下,签字把相关店屋的产权过户给他,于产业市场沉浮20多载,已届花甲之龄的耀辉君,本来大可在半退休的状态中,于古晋过着安逸的日子,但因为一桩莫名的“十年之约”,让他决定避走“风下之乡”——

事缘1994年的某天上午,当他在市区的一家咖啡店喝茶时,古晋佛教界闻人温先生,特意来找寻他,声称他在机缘巧合下,于吉隆坡遇上了一名奇人“李翠英”。

李氏是位来自北京的中年妇女,据说拥有特异功能,擅长医疗奇难杂症,更有不可思议的通灵法力,能远距离替人看病、看风水,甚至于发功治病。最妙的是,这位从未曾与耀辉见过面的高人,竟然指名道姓,要温君传个口讯给耀辉,说她天上的师尊如来如意佛要和他结缘,还定下了十年后要见他,要委托他办理三大要事的约定,而其中一桩就是要他带头在古晋兴建“世界宗教中心”。

一个陌生人竟传来口讯,说要在十年后与自己会面,而且所要委托自己办的三件事,每件几乎都惊天动地,根本不是他能力范围之能及者,因此沈君就当成是天方夜谭,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冥冥中影响着生活

可是自从那温君捎来口讯后,冥冥中似乎有一股隐形的力量,在在的影响着耀辉的生活,总是在有意无意间听到关于李翠英这位通灵师父的事迹,使到原来很陌生的一个人,既使从未谋面,但好像却是相识已久的熟人般。

有一天,一位曾帮耀辉君仲介过房、店屋的青年沈君,突然跑来找他,说那位名叫李翠英的女师父,其实曾经多次到古晋走动,而最近一次来古晋时,就住在沈君友人的家,所以他有前往拜见她。

当时屋子里别无旁人,李师父知道那小伙子认识耀辉,便跟他提了很多事,当然也包括了前边所述的“十年之约”,而从她口中所述,看来她对耀辉君的底细好像了如指掌。

耀辉闻言,便询问那青年能否帮忙引见李师父,但他却当场给予拒绝说,“师父有交待,十年之约满期时,她自然会来见你,现在机缘未届,她不会和你见面的。”

实际上,在这期间,也有一帮人准备在山都望山上盖间供奉“太上老君”的道观,但却遭到层层因素的阻扰,迟迟无法破土兴建,后来他们得知耀辉君被李师父的“师尊”,钦点负责推动兴建“世界宗教中心”的事后,便专程跑来找耀辉,要他给予协助。

从来对各种宗教抱着敬而远之态度的沈耀辉,接二连三的被人将兴建庙宇的重任往肩头上推,实在也有些感到烦,于是他再三的试图推卸,有一次,这些善信提出建议,要耀辉到文丹大伯公庙“掷筊求签”,征询神明的旨意,看看他是否能推卸到相关的责任。

向来都很“嘴硬”的耀辉接受了他们的挑战,没想到上香道明来意,拿起签筒摇了一阵,掉出来的签诗,竟然大力鼓励他负起盖庙的重任,还叫耀辉不用担忧人力与财力的问题,因为时机成熟时,自然就水到渠成。

避开“十年之约”远赴沙巴

虽然神明的签诗都指向要他担起该重任,但耀辉还是心存抗拒,一直寻思着怎样把那重担卸掉的办法,终于在2001年初,有一天一位朋友上门来找他,介绍了他远在沙巴的好几个房屋发展的建案。

沈耀辉细加盘算下,觉得业主提出的条件很好,于是便亲自飞到沙巴和业主面谈,双方一拍即成,于是他就离开古晋,只身前往沙巴发展,此次远征的原因,除了因为上述建案的条件优渥外,最主要他还是要避开“十年之约”的困扰,心想只要能安安稳稳的在沙巴发展下去,拖过了几年,此约会也就失效了。

谁知实战经验丰富的他,在到沙巴后却一筹莫展,当他在推动各个建案时,总是遭遇到很多莫名其妙的阻难,以致让他碰得焦头烂额,甚至有一场在原来各建案中条件最好,且推行过程也最顺利的大型房屋发展建案,却遭到另一班势力很强的集团横加吞占,双方为此还对簿公堂,结果耀辉纵是强龙,也敌不过人家地头蛇。

最终他只好在2004年返回古晋,而那也恰恰是“十年之约”届满之时,不久后,李翠英师父真的从北京来到古晋,而她与其师尊“如来如意佛”通灵后,爆出很多秘密,吓得耀辉君哑口无言,对眼前的师父和师尊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从此言听计从。

 

建筑发展商沈耀辉(15之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