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12月20日刊登

 

 

 

 
沈耀辉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40年
祖籍:福建诏安
职业:建筑发展商

从70年代中到80年代末,沈耀辉经常受邀到丹斯里沈庆鸿的私邸参加各类餐叙会,图为在出席沈家的一次饭局后,沈耀辉(前排右三)与部分出席者合影留念,在场者还包括了拿督沈庆辉(右一)。

庙内发重誓成真 被判破产
建筑发展商沈耀辉11

可能是护主心切,他在向神明恳求保佑丹斯里沈能中选外,还许下了重愿,宣称只要能让丹斯里沈当选,就算要他破产都可以。开票结果,丹斯里沈非但当选,而且多数票高达七千多张,打了一场超漂亮的胜战。

畅游北京时,沈耀辉(中)与天猛公陈宗明(左)合影。

沈耀辉夫妇合摄于1994年。

咤建筑发展界十余载,沈耀辉在80年代末触礁破产,但在两年后便顺利脱离穷籍,整个过程充满玄机,似乎要在印证“冥冥中自有定数”的这句老话。

自从20世纪70年代中叶,介入房、店屋发展业,和建筑工程承包业务领域后,沈耀辉的商途几乎一帆风顺,业务如日中天,而能有如此的成就,他最要感激的,便是当初拉他一把的“政坛不倒翁”丹斯里沈庆鸿——

1973年当沈耀辉于《国际时报》担任广告员时,便与当时担任州内阁地方政府部长的丹斯里沈庆鸿建立了深厚的情谊,并经常出入他的部长办公室,也不时应邀到他的私邸,参加各大小餐叙会。

“好好先生”沈庆鸿

丹斯里拿督阿玛沈庆鸿(1921—1992)身材魁梧,性格憨厚、旷达随缘,是位来自草根,乡土味十足的政治领袖,其有求必应、骂不还口,亲民又虚怀若谷,大智若愚的从政风格,迄今尚为耀辉等所缅怀。

在芸芸众多的政坛人物中,耀辉最崇敬全无脾气的超级“好好先生”丹斯里沈庆鸿,钦佩他在面对政敌高芬贝的叫嚣,甚至无的放矢时,都能永远保持平常心对待,绝不会妄动肝火去与人争辩,于选举期间登门拜票时,难免会面对部分选民的刁难或嘲弄,他也还是心平气和的一笑置之,此等修养经常让对手也奈何他不得。

身居人联党中央财政,又稳坐州内阁的第二把交椅,他往往会因一些党务,或政府的行政偏差,遭受到党内鹰派同志的猛烈抨击,面对排山倒海而来的责难,他偶尔会作简单的解释外,通常是保持缄默,此等不爱与人争辩,骂不还口的忍功,当真放眼天下,少有人能与他匹敌,喜欢他的人就形容,这是宰相肚里能撑船,度量大到可容忍各类的责难,更有人觉得这恰恰是丹斯里沈精明之处,而且他就仗着如此大智若愚、虚怀若谷的个人风格,在政海尔虞我诈的搏奕氛围里,轻松潇洒应付层层的惊风骇浪和汹涌暗流。

耀辉可能是因为同乡、同宗又是同党同志的关系,获得丹斯里沈的特别青睐,并把他当成亲信,经常会在私底下向他透露一些政坛的秘闻,同时在70年代中叶,透过其侄儿沈泽贵律师,邀耀辉合组“嘉庆发展有限公司”,还委任他为公司的董事,让他有机会涉足房、店屋发展业的领域。

同时在几年后,丹斯里沈又把其所发展的富贵花园第一期,21间排屋的建筑工程,交给全无承包工程经验的耀辉君,继而又把第二期的工程交给他去承建,此等提携之恩,耀辉君永远都会铭记在心中。

故此,每逢州选举,耀辉都会倾全力为丹斯里辅选拉票,而在地方上群众基础牢固的丹斯里沈,在每届州选都能从容上阵谈笑用兵,所胜出的多数票屡创新高,也因此他就凭着此种稳如泰山的实力,一直蝉联第一副首长兼财政发展部长的宝座。

在80年代的州议席选举中,高票当选的丹斯里沈庆鸿,与友党议员拿督苏来曼被群众抬起喝彩的镜头。

时任州元首的敦拉曼(左二)在80年代向丹斯里沈庆鸿贺年时,与丹斯里沈伉俪和沈桂馥(右二)愉快交谈时摄。

陷入苦战之局

直至1987年的州选战,丹斯里沈再度回到原选区披挂上阵,而他的对手则是连任了两届古晋国会议员,民主行动党的猛降沈观仰。

火箭党选将沈观仰,是位在国会表现极其杰出的议员,深得年轻及中产阶级的选民所支持,虽然丹斯里沈在他的选区已经经营了整廿年,但也难免陷入苦战之局。

前线吃紧的战报频传,耀辉等“沈家军”虽然施展更大力度应战,但难免也会心生挂虑,而就在临投票前两天,人联党古晋支部的一名高干跑来找耀辉,他说有高人指点,要丹斯里沈到古晋的四大庙宇,即大伯公庙、上帝庙、凤山寺和林华山神庙上香,祈求神明相助,便肯定能保住议席。

虽然当时耀辉还是名无神论者,但既然有高人如此建议,他便匆忙跑去找丹斯里沈,而在一个社团的会所见到了他,就把此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当时丹斯里表示他接连下来的两个大白天都行程满档,根本抽不出时间去上香,随即很认真的交待耀辉,指示耀辉代表他到上述四大庙宇上香。

从来就没进过神庙的耀辉,接到此任务后,不禁感到头皮发麻,于是先是向一位经营香烛店的同乡请教,对方帮他准备了四份香烛、纸钱和供品后,约略得教他怎样进香后,耀辉便带着一颗虔诚的心,逐一的到上述四间神庙上香。

可能是护主心切,他在向神明恳求保佑丹斯里沈能中选外,还许下了重愿,宣称只要能让丹斯里沈当选,就算要他破产都可以。

开票结果,丹斯里沈非但当选,而且多数票高达七千多张,打了一场超漂亮的胜战,沈家军上下自然个个欢欣鼓舞,耀辉更是欣喜若狂。

重返四大庙宇进香

选战尘埃落定后,丹斯里沈重回内阁担任第一副首席部长,而耀辉却接到银行的来信,要他上法庭解决其贷款问题,为此他亲自到银行,与几名经理级的银行高层开会,他建议以两块地皮来偿还所欠的贷款,由于按银行的估价,该两块地皮的总值,比其所欠的款项少一万令吉,因此必须向吉隆坡总行的高层请示后才能决定。

经过电话沟通,吉隆坡高层同意沈君以地皮抵债的建议,于是他放下心中的大石离开,就等银行安排律师办理过户手续,他所欠的那笔贷款便能一笔勾销,孰料银行主管单位竟没有通知其代表律师撤销法律控诉,结果翌日律师按原来的日程表上庭,由于沈君缺席,法庭遂下判他破产。

在接到破产的判决后,沈君大为光火,但却又无可奈何,尔后他虽然想方设法要撤销破产的身份,可就是徒劳无功,直至有一天,他的太太若有所悟的说:“当年你随口在四大神庙的众神明面前许愿,说愿意破产来保丹斯里沈当选,如今他已经不在其位,你所许的一切也该了结了吧?”

原来丹斯里沈在那一任内,因为健康出了问题,在接下来的州选时,由其爱将拿督沈庆辉接棒,并守土成功。

翌日,沈太太林丽英便偕同耀辉重返四大庙宇进香,并在道明来意之余,要求众神明高抬贵手,让耀辉能顺利脱离穷籍。

说来也很玄,经此一进香后,耀辉再找银行谈判时,真的若有神助般顺利,因此很快他便解决了其贷款,撤销破产的身份,重新回到商场打拼。

此次的破产劫数,也许是种巧合,根本就和当天他在四大神庙的许愿词无关,但耀辉经过此次的教训后,再也不敢于神庙内信口开河了。

 

 

 

在80年代,沈耀辉(前排右五)随同古晋中华总商会的访问团赴西马参访时留影。

 

建筑发展商沈耀辉(15之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