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12月17日刊登

1982年,沈耀辉摄于西马的怡保机场。

 

 

 

 
沈耀辉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40年
祖籍:福建诏安
职业:建筑发展商
顺路载人无意获商机
建筑发展商沈耀辉⑩

20世纪70年代杪的一个下午,他开车经过昔加玛路时,看见一位似曾相识的中年男子,正坐在候车亭里等车,于是便把车子停在他跟前,询问对方要去那里,他可以顺道送他一程。

 

 

 

 

80年代初,沈耀辉跟随商会访问团到西马作考察时,与陈明聪(右)合摄于一家工厂外。

 

 


 


70年代末,沈耀辉是名建筑承包商,兼房店屋发展商。

沈耀辉夫妇与次子智远君(右)和媳妇(左)等合影。

性爱好交友,乐于助人的沈耀辉,在闲空时,很喜欢开车四下兜风,也随兴停车让路人甲、路人乙人乘坐他的顺风车。

20世纪70年代杪的一个下午,他开车经过昔加玛路时,看见一位似曾相识的中年男子,正坐在候车亭里等车,于是便把车子停在他跟前,询问对方要去那里,他可以顺道送他一程。

那男子姓陈,和耀辉有过数面之缘,他在上车后,表示要到古晋干路(俗称日本路)一趟,耀辉闻言便把车子转入诏安路,继而拐弯开上古晋干路,朝着机场的方向前行,就在车子向右转之际,他指着前边(现在富贵花园的所在地)的空地说:“这块地是拿督沈庆鸿所有,听说他打算在此盖几十栋排屋与半独立屋,你不是和拿督沈很熟吗?为什么不把工程拿下来做?”

承包“富贵花园”

当时耀辉虽然已经是发展商,但他所有的工程都外判给人承包,本身没有涉及施工领域的业务,因此坦然向陈氏表明没有承包建筑工程的经验,对方闻言信誓旦旦的说,他本身就从事建筑业,如果沈君有办法拿到此工程,两人可合作来承建。

经陈君如此一提点,耀辉便把此事记在心头,没隔多久,有一天拿督沈令长郎桂馥君开车来找他,邀他一起去机场接人,而当车子开到诏安路与古晋干路的交接处时,耀辉指着路边的那块空地,询问桂馥他们家此个发展项目的工程,是否已经有人承包?

桂馥好奇问道:“你都不曾做过建筑,难道你想要承包?”

耀辉坦然承认自己确实没有承包过建筑工程的经验,但有位建筑界的朋友答应和他合作,如果沈君愿意给他机会,他会用心的学习。

一、两个月后,沈桂馥果然把拟议中“富贵花园”的建筑图则送来,要他从速报价,于是耀辉马上抱着大卷的图则,跑到万福路平民房找陈君,要他帮忙估价,孰料对方却临阵退缩,拒绝和他合作,激得耀辉把他痛骂一顿,再怒气冲冲的把建筑施工图抱回店里。

就在他担忧无颜面对拿督沈父子时,他的一位老朋友蔡君来找他聊天,蔡君早年亦是左派人士,且曾被扣于六哩政治犯监护中心,获得释放后,与人合资经营一间规模很大的工程公司,专门承包填土工作,而蔡老板听说耀辉手上握有如此一项工程,马上说可以帮他找有经验,商誉又好的建筑商估价,届时他想赚多少,就在其所报的价目,直接加上若干就行了。

几天后,蔡老板拿来了一纸报价单,耀辉把价格抬高一些些后,重新作了份报价单呈交给桂馥君,当时他心想还好没有漏气,总算能有个妥善的交待,至于能否如愿获得工程合约,自己一点把握也没有。

不久后,拿督沈的左右手,沈泽贵律师要他到办公室跑一趟,两人见面时,沈律师指着耀辉君的报价表,说他的标价太高了,能否把价钱放低一些?

本来就是门外汉的耀辉,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他道,自己没有承包工程的经验,此报价单也是请另一位建筑商代为估算,倘若价钱太高,就请他代为降价,沈律师想了想,要沈耀辉将每间排屋的建筑费降低300令吉,便当场决定把第一期的21间排屋批给他去兴建。

如此一来,耀辉顿时有了房屋发展商,兼建筑承包商的双栖身份,但因为是新手,他把这生平的第一单大工程,转交由老友蔡老板所介绍的建筑商去承包,而作为“头盘商”的他,则花很多时间在工地上当“督工”,实地吸收了很多建筑施工的知识。

从量地盘、挖洞打桩,到立柱盖屋顶,以致完成整个建筑物,一场工看下来,沈君几乎摸透了整个施工的工序,和工地的管理,更包括了结识了很多水泥工、木工、铁工和水电工的小承包商,以及各种建材的供应商,于是在获得拿督沈父子的青睐,取得富贵花园第二期的工程后,他不再把工程外包给其他的建筑商,而是由他独资拥有的“利庆建筑有限公司”来负责承建。

由于顺道载朋友一程,无意间获得提点,继而成了建筑商,还承包了一系列的工程,这也许就是一种福报,实际上类似的事件,并不单只这一桩——

注册为承包商

且说,在沈耀辉获得富贵花园的建筑工程合约后,他除了呆在工地吸收实地经验,也在朋友的帮忙下,亦在公共工程局注册为承包商,拥有一张“E”级的承包商执照,因此,便经常到大石路青统大厦的工程局走动,试着和官员们打交道,看看能否获得一些政府的工程合约。

有一天下午两点多,当他再到工程局办公室走动时,迎面撞见了一位巫裔官员,他开口便问耀辉要去那里,从他的语气里,沈君判定对方正要找车子外出,于是就反问他要去那里,还表明自己正好得闲,可以载他一程。

接着他便开车送那官员到甘蜜街,等他办完事又送他返回工程局,归途中那马来官员在和耀辉闲聊时,得知他的执照只有“E”级后,直言级数太低,很难获得较重大的工程,而且还透露他可以帮他晋级,因为给注册承包商升降级,便是他的权力之一。

只听他很慎重的表示,由于翌日他就要去吉隆坡公干,预计要十天后才回来,所以叮咛耀辉在十天后,拿他公司的印章到办公室来找他。

十天后,耀辉带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带着印章来到工程部,由于他根本不知对方的名字与职位,因此费了好一阵功夫,才发现此位仁兄单独一个人,在一间面积颇大的办公室内办公。

他见到耀辉马上就问他有没有带印章,接着便拨室内电话,要女秘书拿几份表格进来,指示耀辉君在一些空格上签名和盖章后,就要他回去等候好消息。

约摸两个星期后,耀辉君接到了公共工程局的通知信,指他的承包执照已经晋级为“D”级,然而迄今为止,耀辉君都不晓得那官员的大名,以及官职是什么?

 

建筑发展商沈耀辉(15之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