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12月16日刊登

沈耀辉在70年代中叶,于浮罗岸开了家贩卖玩具与匣式录唱带的店铺。

 

 

 

 
沈耀辉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40年
祖籍:福建诏安
职业:建筑发展商
一桩建案无端成了发展商
建筑发展商沈耀辉⑨

1973年底离开服务了半年多的报界后,沈耀辉一心想要进军商界,以月租25令吉的价码,在浮罗岸门牌56号的老店屋,租下一个小小的角落,摆了几个架子的匣式录音唱带,便开始了他的经商之路。

透过在报界工作之便,沈耀辉和人联党的高层领袖建立深厚的个人关系,图为人联党在70年代的三大巨头,图中左起为党秘书长杨国斯、党主席王其辉和中央财政沈庆鸿。

七、八十年代,沈耀辉经常应邀到拿督沈庆鸿的私邸,与人联党领袖们餐叙,图为他(右)在一次的餐叙中,与天猛公陈宗明(右二)和沈庆辉(左三)等合摄于拿督沈的私邸外。

日老师铁嘴直批要搞建筑和房屋发展业才能赚大钱,沈耀辉巧获一单商业店屋发展建案,莫名其妙的跻身发展商之列。

1973年底离开服务了半年多的报界后,沈耀辉一心想要进军商界,以月租25令吉的价码,在浮罗岸门牌56号的老店屋,租下一个小小的角落,摆了几个架子的匣式录音唱带,便开始了他的经商之路。

除了摆卖唱带,他也兼任仲介,帮业主找租户,或帮租户找房店屋,从而赚取佣金来弥补收入,期间他也做起二手老车的买卖生意。

擅长寻找商机

沈耀辉是位很擅长于寻找商机的人,他在以相对较低的价码,直接向车主购入二手老车后,便会先将之送交相熟的修车厂做适度的维修,于此同时,也会用心的寻找可能的购买者,由于他在过去卖冰淇淋时,经常在很多住宅区走动,因此认识很多中、下阶层的群众。

他会从这些人群中,寻找到可能的购车人选,于是便登门向他们进行游说,甚至接受他们以分期付款的方式购买其二手老车。

总之除了卖唱带,他每天还会忙着“打空头”,而当时与他一起租下另一个小角落者,则是和他一样从六哩政治犯监护中心“毕业”出来的陈祖华,他在沈君对面摆了个档位卖手表,由于两人都是属龙,年龄与性格相近,所以的投缘,还相约一起租位做生意。

后来店屋后半部铺位的租客搬走,沈君便把它承租了下来,围了一间小办公室,再扩充营业,兼卖起了儿童玩具,于是乎,整个店面吊满了琳琅满目的各色玩具,连同几架子的唱带,店面看起来倒热闹了许多。如此一晃就是两年,1975年的一天中午,沈君在老中中时代的校友温金华(石角华社领袖,后来受委为华人本曼查),来到店里找他聊天,还开车载他到浮罗岸救火局对面,德源大厦的一间餐厅用餐。

两人才要开始进餐,沈君便见到过去在老中中执教的老师梁俊奎,手持一把纸制的折扇,大摇大摆的走进来,于是连忙起身和他打招呼,并请梁老同桌吃饭。

梁俊奎是在新中国成立后,从大陆经香港,再辗转来到古晋老中中执教,由于对命理素有研究,在退休后便靠帮人算命与看风水维生。

可能是职业病的关系,他坐下不久,就凝视了耀辉君片刻后说道:“不得了,你发大财了”,对自己现况心里有数的沈君,淡淡的问梁老,究竟晓不晓得他目前在干那一行,怎会看出他发了大财?

而梁老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在闻言后,反问沈君在作那一门生意,并在得知他卖唱带与玩具时,更摆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道:

“难怪你还没有发财,可能是时机未到吧?命里注定你要从事建筑和房屋发展业才能发财!”听了梁老夫子一席话,沈君突然感到有些心烦,因此饭还没吃完,便留下温金华和梁老师,独自步行回一里路程之外的店铺。

一桩建案成董事

几分钟后,卖手表的陈祖华也回到店里,拿出一张地契给沈君,声称有一名地主要找人以“作分”的方式,在其地段上兴建店屋,因此希望他把这张地契拿给黄文彬,看他是否有兴趣接下来,如果成功介绍成这单建案,两人也可分得一些佣金。

刚刚梁老师才指点他要朝建筑、发展商的领域进军,现在就获得如此一个建案,沈君感觉到似乎太凑巧了,不过,他向祖华反建议,认为找向来就有从事建筑与发展业的沈庆鸿比较好,于是当天下午,他便到对面港的部长大厦求见沈庆鸿——

人联党在1970年与土著党及保守党组成联合州政府后,原来担任人联中央财政,同时又是立法议员的沈庆鸿(1921-1992),奉召入阁当上地方政府部长,1974年州选中,拿督沈庆鸿蝉联州议员宝座,但他的同僚即原任第一副首席部长的拿督杨国斯爆冷落选,因此拿督沈遂成了州内阁的第一副首席部长。

拿督沈在战后便从事建筑与房、店屋发展业,就算当官之后,也继续在此领域大展身手,当沈耀辉把相关的地契交到他手上后,他细加查看,和了解业主所提出的“作分”条件后,频频点头表示业主所开出的条件很合理,可以深入进行接洽,因此要耀辉先回去,他会把之交给其侄儿沈泽贵律师处理。

沈泽贵律师其实是耀辉君自小就认识的好朋友,沈律师在1942年出生于诗巫,而耀辉的二姐早年在诗巫读书,并和沈律师的姐姐结成好朋友,耀辉小时经常到诗巫找姐姐,便不时跟着姐姐到沈家,进而与泽贵君结成好友。

后来沈泽贵到新加坡南洋大学深造,考获法律学位后于古晋当律师,亦有和耀辉君保持联络,尔后更成了商业合作伙伴。

且说当天耀辉君在听见拿督沈如此交待,也就告辞离开,而经过了两个月,当他似乎已经忘了这码事时,有一天沈泽贵律师来了通电话,邀他即刻到其律师楼来一趟,耀辉君在抵达时,但见办公室内,除了沈律师还有一位他所熟悉的李锦新会计师。

沈律师开门见山指示耀辉把身份证交给李锦新,以便后者协助办理注册一家发展公司,“嘉庆发展有限公司”的事务,同时还告诉他,公司暂时注册在他与沈律师的名下,注册资金为200万令吉。

原来耀辉君当天推介给拿督沈庆鸿的那块地,座落在浮罗岸尾田美玖大厦的背后,沈泽贵律师奉叔父拿督沈庆鸿之命,直接与地主接洽,双方一拍即合,敲定在该洛空地上兴建10间三层楼的店屋。

为此沈律师特别成立了嘉庆发展有限公司,来专门推行此桩建案,并将沈耀辉列为公司的董事,而让他无端端的成了发展商。

过后,耀辉便经常到公司了解施工进展,和推售的状况,从而学会了房、店屋发展商的经营之道,而由那时开始,他便不时与友人合作,在房、店屋发展业上大展拳脚。

 

建筑发展商沈耀辉(15之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