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12月15日刊登

沈耀辉(前排右二)与部分老中中的同窗,和美术音乐老师蔡洪钟(中坐者)合影。

 

 

 

 
沈耀辉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40年
祖籍:福建诏安
职业:建筑发展商
当广告员 搭建人脉网络
建筑发展商沈耀辉⑧

沈君要胜过好多人,然而他却不因此而满足,还一直默默的寻觅着能让自己从生活最底层跳出来的管道。

 

 

 

1971年9月间,沈耀辉夫妇与两名儿子合影,当时沈君为贩卖面包与冰淇淋的流动小贩。

沈耀辉在1973年底摄于新加坡。

沈耀辉夫妇与两名儿子及女儿,和内外孙们合影,图中左起为长子沈智勇、次子智远、女儿华娟。

卖冰淇淋起步,藉报社工作当跳板,沈耀辉一心要进军商界。

六哩政治监护中心出来后,沈耀辉重操旧业,清早推着脚车卖面包,下午则卖冰淇淋,如此勤奋的熬了一段时间,在家庭经济稍有改善后,便购置一部电单车来代步。

当年他贩卖面包与冰淇淋的路线,主要是昔加玛、诏安路、肯雅兰园、广安园、朋岭路与新渔村一带的住宅区,并且在晚上一些大型活动的场地外,也经常可以看到他在那摆卖的身影。

由于他外表戆厚老实,为人诚恳,服务态度良好,嘴巴甜,因此人缘佳,生意也就特别的好,所以一个月下来,往往可以赚上两千多令吉。

20世纪70年代,一般公司的普通职员薪水,大多只有一千令吉上下,因而论收入,沈君要胜过好多人,然而他却不因此而满足,还一直默默的寻觅着能让自己从生活最底层跳出来的管道。

《国际时报》当广告员

一边当流动小贩,一边细加留意观察的沈耀辉,终于找到了一个可让他“进阶”的平台,那便是进入报馆工作,这样他便有个名堂可以接触到商界,甚至上流社会的人,于是在1973年,他到《国际时报》营业部求职,要求担当“广告员”,并表明可以不领底薪,希望公司能给他更优厚的佣金。

双方在经过一番商议后敲定,沈耀辉受聘为广告员,每个月享有70令吉的车马费,并可从招徕的广告中抽佣3成。

翌日开始,耀辉君便积极投入工作,他把进军商场的抢滩目标,圈定在两大机构,即古晋中华总商会与砂拉越人民联合党,而在他的勤于跑动下,与商会的理事会成员,包括当时的副主席黄文彬,建立起了很好的关系。

实际上早在王其辉和杨国斯等,于1959年准备筹组人联党时,当时正在搞学运的耀辉君,便曾在组织的高层会议上,讨论过是否要支持人联党,以及是否能透过公开的宪制政治斗争,实现他们的政治理念等课题,因此跟人联党早有一定的渊源,后来还由于与担任中央财政的沈庆鸿关系密切,而被邀成了人联党党员。

有着强烈企图心的他,主动去与人联党的领袖,好象王其辉、杨国斯和沈庆鸿等打交道,并获得他们的大力支持,以后每逢有红、白事,他们都会把贺、挽词,以及各类的商业广告,全交给他拿到《国际时报》刊登。

沈君为了提高自己的知名度,每次当人联党领袖具名刊登贺、挽词时,他都会顺道把自己的名字填在最后端的位置上,如此频频和名人一同上榜,果然让他在报界短短的日子里,就打出了一些名堂。触须和脑筋都很灵敏的耀辉君,在当广告员时期,很留意政坛及商界的任何风吹草动,一听到有什么红、白事,马上就主动登门拉广告,在他的勤奋和周到的服务下,录得了很高的业绩,让他每个月都能赚个三到四千令吉的佣金。

工作态度谨慎

记得在肯雅兰戏院与商业中心在举行盛大开幕礼之前,他与几名同业不约而同的找上业主蔡清木,争相要帮他分派请柬,俾以争取获邀嘉宾在自己的报纸上刊登贺词。

鉴于主人家所要邀请的宾客名单还未列齐,耀辉君灵机一动,向蔡老板要了千多张尚未填上名字的请帖,表示会帮他分派给商会的理事、金融界、各大商号和肯雅兰区的民众。

耀辉君随着马上行动,按商会理事的名单逐一的登门分派请柬,也顺便拉了贺词广告,于此同时,他还聘用几位中学生,在肯雅兰园挨家逐户的分发请柬,且游说每家住户出资5令吉,联名刊登贺词。

一连忙了几天,沈君招到了好多版的贺词,当然也猛赚了一大笔的广告佣金。工作态度谨慎的耀辉君,每次都会亲自监督广告之制版工作,反复校对广告上的每个字眼与细节,务求不会出现瑕疵,然而百密也有一疏的时候,记得有一次,他的一位房屋发展商客户,刊登了全版的彩色广告,可能是当年的印务部,在“套色”的技术上还没掌握好,所印出来的效果差强人意。

看到那版彩色广告印得如此差,他实在担心客户会拒绝还钱,为此他在出版当天的上午,便邀请采访部一位年轻貌美的女记者,陪他一起去拜会该名客户,除了坦然向他道歉印刷效果未臻理想外,还表明带来美女记者帮他写一篇报道。

“美人计”果然奏效,那客户不仅没有责怪耀辉,还当场吩咐女职员开支票还清广告费;还有一次,一家大型的乐器行开幕,老板是沈耀辉的熟客,因此给了他好几版的广告,没想到排版的同事,竟漏登了老板的照片,这个纰漏可就捅大了,耀辉真的担心广告费一分钱都收不到。

他想了很久,突然心生一计,便把采访部同事黄善发带去见那老板,碰面就直接告诉他,漏登他的相片是种刻意的安排,因为这样会引起读者的好奇,然后会四处打听如此大一家乐器行的老板究竟是谁?

说着说着,又把带在身边的黄善发介绍给那客户认识,声称为了帮读者解开这个谜,特别带来了记者,要好好帮他作个采访,详细报道他白手起家的奋斗故事。

也许那老板也知道这些都是沈君硬拗的说词,但见他说得认真,又有诚意给他补上一大篇的个人采访报道,所有的怒气也就烟消云散了。耀辉君在报界服务的时间很短,大概半年后,也就是1973年8月15日,《国际时报》被政府勒令停刊,他跟着就离开了报界,然而就在这半年里,他已经成功的搭建了相当辽阔的人脉网络,这给他日后的创业带来了很大的帮助。

 

建筑发展商沈耀辉(15之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