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12月13日刊登

石山镇商业与住宅区一瞥。

 

 

 

 

 
沈耀辉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40年
祖籍:福建诏安
职业:建筑发展商
夫妻档美里石山搞“农运”
建筑发展商沈耀辉⑥

1963年杪,滞留在马鲁帝已经半年多的沈耀辉接到组织的新指示,要他深入美里石山带动农运,因此,他再背起行囊从水路先到油城美里,准备先完成他的终身大事——

1961年林丽英(左)在三哩一个建筑工地工作时摄,在那段时间,她也是左翼建筑工友联合会的积极干部。

沈耀辉夫人林丽英(前排右一),年幼时与双亲和兄弟姐妹们的全家福照片。

成终身大事后,沈耀辉偕同新婚的妻子,迁居美里石山搞“农运”。

1963年杪,滞留在马鲁帝已经半年多的沈耀辉接到组织的新指示,要他深入美里石山带动农运,因此,他再背起行囊从水路先到油城美里,准备先完成他的终身大事——

原来早在念中学时代,他就已经和一位小他两岁的女同学林丽英交往,林氏祖籍福建海澄县,1956年中华小学第四校毕业后,便转入老中中分校就读,因此而认识了热衷于搞学运的耀辉君。

林氏在老中中念完初中一年级后,鉴于家境困难而辍学,开始步出社会工作,她曾从事多种工作,包括了在建筑工地当女工、油站添油员等等。

志向相同开始交往

求学校时期,丽英就已经参与地下左翼学生运动,是位进步派学生,她在后来步入社会工作,很自然就参与了各种左翼工人运动,是60年代建筑工友联合会的积极干部,并因为志向相同,与耀辉发展成了男女朋友。

耀辉在1960年奉命到加拉毕高原搞民族工作时,领导有示意他将来可以考虑迎娶当地土著少女为妻,以便他更好推展民族工作,并获取更妥善的掩护,但此建议马上遭到爱情专一的耀辉君所拒绝。

在加拉毕高原的三年多时间,由于通讯困难,耀辉君和丽英几乎断了鱼雁,直至他被英国兵押到巴南(马鲁帝)后,才能给她打电话或通信,但两人毕竟还是相隔千里,仍要继续忍受相思之苦。

半年多后,两人决定拉埋天窗,而在1963年底,相约在油城美里缔结连理。

他们在婚后,便以新婚夫妇的身份,前往百多哩外的尼亚石山小镇,寻找到当地的联系人,承租了在郊区一块带有简陋农舍的耕地,表面上在要耕种胡椒维生,暗地里则是从事地下颠覆活动。

耀辉君在1965年摄于美里海滨。

申请注册“农民协会”遭拒绝

实际上从50年代末开始,先进青年会的O员,不仅遍布全州各城镇,渗透进各个公开团体,全力领导学运与工运外,也把触须伸向农民社会,而在乡区以华裔为主的农村建立了相当巩固的群众支持基础,他们把农民组织起来,透过各种途径向农民们宣传社会主义、共产思想,鼓吹群众起来反抗英帝国主义,争取砂拉越的自治或独立。

1961年初,在先进青年会的幕后推动下,古晋、成邦江(斯里阿曼)、诗巫、泗里街、民那丹(民丹莪)、加拿逸和美里的农民都被串联起来,向政府申请注册成立各地的“农民协会”,希望进而联合组成全州性的农民协会,藉以形成一条团结各省农民的公开战线,然而这些申请全被英殖民地政府回绝,“农民协会”只得继续以地下组织的形态在华族农村,甚至于一些土著乡区活动。

“农运”本质上就是一种社会运动,而且可随时被转化为政治斗争,农民利益的原始诉求,可能透过政治斗争获得较快的提升和满足,但也可能遭到掩盖或被牺牲,不过无论如何,由O员主导的农民运动,是在乡区如火如荼的展开,同时一些学运干部,和被争取过来的学生群体,以及各行业的“进步工人”,亦不时在组织的安排下深入农村,一方面是向农民群众展开政治宣传,向他们做出支持农运的信心喊话,另一方面也让他们体验农民生活,提高工、学运干部和积极份子们的思想素质。

几年的农运,让很多农村特别是晋连路一带的乡村,都被武装成赤色堡垒,故此解盟于1962年杪号召发动武装斗争时,农村遂成了地下武装份子藏身的安全港,同时也为部队接应了许多宝贵的物力与人力。

当沈耀辉夫妇到石山时,当地基本上已经存有“农民协会”的地下组织雏形,他接下来的工作是重新把群众组织起来,透过举办各种学习小组,强化马列主义共产思想的灌输工作,并协助一些公开的团体,好像当地的各个地缘性组织、学校单位,举办类如篮球比赛之类的公开活动,藉以招揽地方上的年轻人参加,从而吸收更多的“革命新血”。他的太太林丽英亦是位搞群众运动的好手,在石山期间,她也积极着手组织农村妇女,为她们主持各类家政课程,当然也包括学习小组。

夫妇双双被捕

转眼间,两年多过去了,沈耀辉夫妇的长子沈智勇呱呱落地了,向来对组织不存怀疑,对上级交待下来的任务,势必全力以赴的耀辉君,在石山搞农运期间,察觉上级领导素质很差,经常是口说一套,作出来的又是另一套,因此在失望之下,渐渐的萌生了退意,而在1966年,带着妻小离开石山,重返阔别了6年的古晋。

最初的时候,他与友人合资租下万福路平民房附近,一栋号称“72房客”的大厝,再分租很多间房给一些单身男女或是小家庭,由于本身政治属性的关系,其他的租客也几乎都是左派份子。

准备逐步放下左派政治斗争的耀辉君,在安顿了妻小后,便把母亲魏氏从万年烟接到古晋来同住,本身则当起了流动小贩,每天骑着脚车,载着面包和冰淇淋到各个住宅区叫卖。

就在他回到古晋的半年后,有一天凌晨,数百名武装警察,把沈君等居住的大厝团团围个水泄不通,政治部警官破门而入,逐房检查各住户的身份证,甚至把屋里各个角落细加搜查一遍,沈耀辉夫妇双双被捕,随后送往六哩政治犯扣留中心。

有趣的是,由于这栋大厝里的租户,几乎清一色是左派份子,因此在这次的大逮捕行动中,将近九成的租客全是黑名单中警方要扣留的对象,所以此行动过后,整间大屋变得空荡荡,冷冷清清。

 

建筑发展商沈耀辉(15之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