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12月10日刊登

沈耀辉很爱结交朋友,图为他在中国游长江三峡时,与一位新加坡籍游客一见如故,并在客轮上合影留念。

 

 

 

 

 
沈耀辉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40年
祖籍:福建诏安
职业:建筑发展商
汶莱事变累“神医”被捕
建筑发展商沈耀辉⑤

在加拉毕高原发挥“种子”的作用,沈耀辉凭着一点医疗知识,和诚恳的待人态度,与部落群众打成一片,然而后来却被到来巡逻的武装部队所逮捕,匆匆押解下山。

加拉毕人出猎时的装扮。

从沈耀辉于巴里奥外围的村落,治愈了病危的老妪后,他就被一些村民视为神医般,无论是发烧头疼之类的小病,或是种种的奇难杂症,都会来找他治疗,犹记得有一回,他到隔邻的村子活动时,便有一位老村民带着他十来岁的儿子来给治病。

原来这位儿童的生殖器,不知受到什么病毒的感染,竟长出一颗瘤,以致那话儿红肿生脓,小便时格外的疼痛,耀辉在帮小童的患处略作消毒后,就在上边贴了块具有“拔脓”功效的膏药,再配了些止痛和消炎的药片给他服用,几天后小童痊愈,他的父亲兴高采烈的提着鸡鸭登门致谢。

其实当年高原上的民众,根本没有获得医药照顾,平时就没有服食什么药物,所以体内的“抗药性”不高,这也使得耀辉带上来的成药,在他们的身上特别的管用,一般发烧感冒的病症,都能药到病除,因此也让他被当成医术高明的“神医”,在高原上广受村民的敬重。

掌握多种土语

于高原居住了快三年,耀辉几乎跑遍了加拉毕高原的所有村落,包括了人口较密集的巴里奥和巴嘉拉兰的各个加拉必人,和摩禄人(后来改名为隆巴旺人)的聚落,确切的完成了组织要他把红旗插边边疆高原的任务,而他每到一个地方,便会寄居在村民的家中,白天空闲时,就帮村民看看病,或跟着他们下田耕作,栽种稻米和包菜等高原作物,或进入山林打猎,生活作息,甚至服装打扮就和当地群众没有什么区别。

学习与适应环境能力超强的耀辉君,平时除了用马来话跟村民们交流,也试着学习他们的语言,居住了一段时日后,他多多少少都掌握了一些肯雅、加央、加拉毕,摩禄和本南族的土语,并可藉此和他们作简单的交谈。

抓住和村民闲聊的机会,耀辉君偶尔会向他们灌输反殖反帝的思想,批评英殖民地政府的种种施政偏差,而长期被政府忽视的高原民族,每在聊到这类话题时,似乎都有同感,双方都找着了能够交集的共同课题。

实际上,自从耀辉登上加拉毕高原后,他非但与组织失去联系,更有如与世隔绝般,和外界完全脱节,根本不知平地上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重大政治事件,汶莱事变——

汶莱重大政治事件

1962年12月8日,亲共的汶莱人民党发动武装政变,其组织的2000员所谓“国民军”,一举拿下了汶莱多个城镇后,扬言还要解放砂拉越与沙巴,建立“北加里曼丹合众国”,但在短短的三天后,政变便被英军所平定,领导此次武装政变的人民党领袖,不是阵亡的,便是锒铛入狱。

事发时,人民党的党主席阿查哈里,恰好到菲律宾进行访问,因此当政变失败后,他便远逃到印尼,还在耶加达成立所谓的“北加里曼丹合众国”流亡政府,然而因得不到国际社会的支持,流亡政府最后无疾而终,担任影子合众国总理兼外长的阿查哈里,也在2002年老逝于耶加达。

话说在汶莱发生武装政变后,英国军除了马上大举赶往镇压,迅速的平定动乱后,还在加拉毕高原设立临时空军指挥部,一时间高原上来了很多英国兵,防止印尼军队趁机越境作乱。

而还摸不清楚外面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的耀辉君,有一天在巴里奥活动时,撞见了到村子里来巡逻的一支英国兵,他们发现村子里竟有华人,二话不说,便把他给抓起来,准备送交巴南(马鲁帝)的警方去作调查。

获高原长老相助

当地的群众见耀辉被捕,纷纷挺身出来为他说话,力证他是位医术了得,同时和村民相处的很融洽的好人,但无论民众怎样帮他说项,英国兵就是坚持要押他下山,于是已经把耀辉视为一家人的村民,只好哭送他离开村子。

沈耀辉在1962年杪,被英国兵沿着山路押下山,而沿途上,就经常有一些村民,提着饭菜守候在他们必经的山路上,拦下耀辉一行人,硬是要他饱餐一顿后才继续前行。

两个月的长途跋涉,耀辉君终于被押到巴南,但他万没想到当地的警方只简单的做了笔录口供,便将他释放了,原来加拉毕高原几位德高望重的长老,已经事先打电话给巴南警局高层的同乡,信誓旦旦的保证沈君不是坏人,劝请同乡给予特别关照,所以让沈君因而逃过了一场牢狱之灾。

从警局走了出来,耀辉决定暂时留在巴南,等候组织指示下一个任务,于是他便寄宿于当地的福建公会,并试图和组织联系,孰知却迟迟无法联络上:

概因在汶莱人民党发动政变失败后,英殖民地政府加大力度要铲除砂拉越境内的左派阵营,因此在汶莱事变的三天后,即12月11日至16日,在全砂各地展开大扫荡,逮捕了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各级党要、工运领袖等共48人,同时还查封了很多左倾的公开社团、人联党的一些支、分部,工会,并且在12月12日一举吊销了州内四份左派华文报章,一时间风声鹤唳,人联党和左翼各公开组织的领袖人人自危。

咖啡店献议换膳宿

地下砂拉越解放同盟,际此英殖民地政府大肆扫荡之际,为了保存组织实力,号召盟员、O员,以及支持者越境到印尼接受军事训练,准备正式向殖民地政府发动武装斗争。

无端遭受到汶莱事变所殃及的本地左派组织,在英殖民地政府的高压下,领袖与干部不是被捕,便是流入地下,领导与组织体系分崩离拆,因此耀辉君根本无法与组织取得联系,被迫滞留在巴南。

他在此一留便是半年多的时间,为了解决生活的需要,他主动向镇上的一家咖啡店请缨,献议免费给店家打工,以换取膳宿,期间还经历了一场大水灾,耀辉发挥了奋不顾身,竭力为东家在水中抢救财物的精神,使到原本对他态度冷淡的东主,对他刮目相看,尔后更把他视为自家人般,相处的颇为融洽。大约在半年多后,有一天来了个不速之客,通知他下一个任务,便是下乡搞“农运”,因而他又卷起包袱,挥别了巴南,前往美里附近的尼亚石山。

 

建筑发展商沈耀辉(15之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