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12月8日刊登

沈君在遨游北京颐和园时,摄于昆明湖畔。

 

 

 

 
沈耀辉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40年
祖籍:福建诏安
职业:建筑发展商

全副精神搞学运

建筑发展商沈耀辉③

念完小学4年级,当时年方9岁的小耀辉,突然萌生了辍学,和到古晋找工作的念头,然而他知道母亲一定不肯放行,所以便暗中部署,伺机离家出走。

80年代正值壮年的沈耀辉君留影。

小五就参与地下学习小组的耀辉,因为学习态度认真,对组织所交待的工作,向来都尽心尽力去完成,因此深得上级的赏识,在进入中学后,便征召他加入“先进青年会”,负责领导校内的左翼学生运动。

小六毕业后,沈耀辉在1957年进入老中中就读初中一年级,当年的新生特别多,共开了12班,而且全被安排到田振安路与浮罗岸路的“分校”上课。

初一A至I共9班的学生,是在田振安路“瑞发成”货仓改建成的教室上课,另外J、K、L三班,则借用瑞发成宝号东主,大慈善家郭锡逢在浮罗岸三间毗连的店屋开课。

本来沈耀辉被编排在初一K班,于浮罗岸头的店屋上课,但他看到班上同学大多数无心向学,他们不是经常纠众打群架,便是到店屋背后的草地斗鸡,不愿留在此等恶劣的学习环境,耀辉向校方争取换班,结果如愿的被安排到田振安路的初一B班上课。

然而他们在此分校仅呆了年半,1958年6月间,中华小学第五校在诏安路的新校舍落成,校董会决定暂时借给分校使用,并正名为“中华第三中学”,于是耀辉等便搬到诏安路的“三中”上课。

 

 

左翼政治运动在上个世纪50年代席卷整个社会,图为左派人士一个“争取砂拉越独立”的集会场景。

加入“先进青年会”

其实在升上中学后,由于学业较繁重,同时要拨出更多时间搞左翼学运,沈耀辉辞去了在“成义和制面厂”的工作,搬到甘蔗园路与五姐珠娥同住,当时他向福建公会申请了助学金,故而三年初中的学费全免,其他日常生活费,则靠他过去工作时的积蓄,以及已经在社会上工作的姐姐合力分担。

从小五就参与地下学习小组的耀辉,因为学习态度认真,对组织所交待的工作,向来都尽心尽力去完成,因此深得上级的赏识,在进入中学后,便征召他加入“先进青年会”,负责领导校内的左翼学生运动——

成功在1955年,于老中中发动“330大罢课学潮”的左翼最高领导机构,砂拉越解放同盟,在学潮期间,发掘了很多表现杰出,政治正确的学生领袖,并经严密观察和筛选后,纷纷被吸纳入盟,从而使“解盟”的组织骤然间壮大了许多。

然而解盟毕竟是个结构严谨,门槛极高的核心领导组织,不可能把所有的“革命积极份子”都吸收进来,因此在1955年杪,成立了其卫星组织“砂拉越先进青年会”。

“先进青年会”旨在为实现砂拉越的自由与民主而奋斗,故此所有成员必须努力学习与应用马列主义理论,以及活用毛泽东思想来教育群众,确实地提高政治与思想水平,与群众共同成为无产阶级的一份子。

尽管先进青年会是解盟的外围辅翼,但要获批准入会的门槛还是很高,准会员首先得由一名会员引荐,经过特别小组的审核,鉴定申请人的历史背景清白,确认没有为“敌人”工作的嫌疑,社会关系单纯,具有良好的品德,和决心坚守岗位,以及服务劳苦大众,能遵守组织规章、服从决策和参与实际工作者,方能被纳为会员。

整个批准入会的稽查流程相当严谨,申请者亦被要求提呈书面自传,交待本身的历史背景,经小组审核通过后,再交由较高层的单位批准入会,过后新扎会员就得接受思想改造教育,做好准备随时奉派到不同的领域去工作。

地下先进青年会的高层领导人,除了有解盟领袖文铭权与黄纪作外,还有黄纪作的弟弟黄纪晓,而在成立之初期,先进青年会主要还是以“老中中”为起步的据点,在校园内招收进步学生入会。

沈耀辉被征召进先进青年会,成为左翼领导体系内的“O员”后,表现得更加积极,他在校园内发起组织形形色色的课外公开团体,好象文艺研究组、合唱团和各种乐器的学习班等等,藉此吸引更多学生的参与,再从中筛选和吸收新血,编入交由解盟盟员所主持的各个学习小组,接受有系统的思想教育,强化爱国主义、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学习,因此校内一度掀起了进步学生学习与思想改造的高潮,左派势力在校园里蓬勃发展,并起了绝对的支配性作用。

先进青年会组织庞大,渗透力和动员力都极强,于60年代初,很多左翼的社会运动,都是由“O员”领导和发动的。当中在1963年8月杪,联合国民意调查团抵砂,了解民众对大马概念的看法时,人联党曾号召群众展开“反大马计划”示威游行,而真正在幕后动员群众的,便是先进青年会。

在60年代,与镇暴部队对峙的社会运动场景内,几乎随处可见到“O员”的身影。

偏远边区村落的民众,是O员争取的目标。

“O员”资格被开除

就在耀辉君把全副精神用在搞学运时,中途杀出了个程咬金,“解盟”的一位盟员硬是要加入他的领导核心,而且以他在组织资历与地位,很自然就成了沈君的直隶上级。

实际上,先进青年会的组织与权力结构,延用中国共产党的所谓“民主中央集权制度”,即采用少数服从多数、基层服从高层、个人服从集体、支部服从中央的原则,并把解盟的直线领导方式搬了过来,也就是每名O员有一位直隶上级,并可领导三到五名的下级,形成一个小组。

自从来了这位直隶上级后,沈君发现在搞活动上处处受到牵制,他察觉这位上级爱耍特权,每次举行活动,都会刻意迟到,而且私生活糜烂,乱搞男女关系,所以对其领导感到不服,曾多次在检讨会上,向他进行批判,没想到他因此怀恨在心,一直想方设法要把沈君这颗眼中钉除掉。

在沈君快要初中毕业时,那位直隶上级以沈君不服从领导等莫须有罪名,开除了他的“O员”资格,就此沈君感到莫名的悲愤,多次向最高领导写抗议信要求平反,但都石沉大海,原来他的信函在中途就被人拦截,根本无法达到领导的手上。

获平反重新归队

后来他绕道透过马当区同志的协助,再给领导层写信,这回陈情信终于直达高层,于是便展开了调查工作,证实他所述全部属实,除了对沈君前直隶上级采取纪律活动外,还给沈君发了封平反和邀他重新归队的信件。

当时已经快20岁的耀辉君,每一阅读这封领导的来信,都会感动得泪流满眶,但见写着满是煽情词句的此封信这样写道:

“……组织过去错怪了你,把你当成弃婴般丢进了垃圾桶里,现在组织发现你是原来是如此的忠心,决定重新把你从垃圾桶里抱回来,将你培育成祖国的好儿女……。”

获得平反和重新归队的沈君,每读这封信一次,就被感动一次,同样也更深化了要为“祖国革命事业”,抛头颅洒热血的信念。

初中毕业后,他没有继续报读高中,一心一意等候组织领导给他分派任务,1960年间他获得指示,负责“将红旗插在祖国边疆的高原上”,于是他满怀热血,单枪匹马的深入加拉毕高原,在深山民族区居住了两年多的时间。

 

建筑发展商沈耀辉(15之3)